空间的奥秘

作者:梅花一点

蓝色的天空云磕碰复制空间牧草的绿色景观草坪高潮户外植物天空一步(fotolia)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 ,

隔墙有耳的猜忌、障碍视觉的空间保障着诡异的秘密,乱纷纷的并没有特别的降临到隔着墙壁的各个心思。唯独自己的我一无所有,一无所知。宇宙大爆炸的假设是说空间的意义在扩张着么?就像一个人的长大,体形也会跟随庞大。可是我们都没有任何的感觉,因为长宽高的变化不仅稳定,而且不变,空间直接成为了永恒的凝固,如同亿万年的化石残存的印记。然而,我们长大了,看到了更大的东西。

爱因斯坦似乎告诉我们了,在速度极快的时间里可以使得空间变形。可惜,这个怎比得铁拐李的葫芦所容纳的天地,里面全都是日月山湖、春夏秋冬。什么是大?什么是小?葫芦里有多大就多大,有多小就多小。你尽管直接怀疑的问吧:到底这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尺子们都在自己的空间里测量着,也测量着自己作为尺子的本质。难道没有超出这个空间的尺子在做神秘的测量么?就如同测谎仪打算去测量人心的真假,真真假假的游戏始终都分不出黑白棋子的落呯。

隔着遥远而陌生的空间属于隔肚皮的人心,黄粱一梦也就是美酒酣醒之后的感慨。不要用这个世界的尺子去测量吧,那是无法精确的算计我们这空间的事实的,误差才是永恒的事实。因为,时间和空间是一体不分的,而且在不断的变幻着甚至变形着那似乎可以连贯的历史真相。时间是变动不居的么?空间也是变动不居的么?我都没有看见过小溪的流水是一个模子般的漂流着一个永恒不变的图案和路线,她们要冲刷,连带着细沙和卵石。最后,那把最标准的尺子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都冲刷变形了,甚至都没有了。大浪淘沙,留下的金子,或许更加细腻精致。邵雍说:“天地亦物也,亦有数焉。”天地这个物是什么物,天地这个数是什么数呢?所有这些都是不得而知罢了,瞎子摸象的故事不要再去老调重弹了。

我们都知道,你可以乘坐飞机瞬间在千里之外来到心仪的恋人身旁。然而我们至今无法达到我们内心灵魂的深处,虽然我们每日通过我们的心意把脸上的表情褶皱得像刻了各式各样的花纹,把自己的肉体空间锻造成为一座空无的雕塑。可是,我还是无法忘记,我的肉体也是由无数的分子、原子、粒子带着无限困惑问号而组合在一起的。这个空间的巨大复杂,无法做出任何臆想和猜测,只好也称之为小宇宙。任何的爱恋,也将是爱恋一个小宇宙。可是,这还不是关于神秘莫测的灵魂的比喻,而仅仅是关于他(她)的身体而已。若能假设灵魂元神的存在,那么聚合粒子的身体就如同一张皮,却反而蕴含如此玄机莫测的空间奥秘,何者能造就呢?

我立于天地之间,看云海茫茫,苍穹无限。@*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随意的生成,如同路边的花草,丛生着而没有特殊的意愿。问题是,她们无所谓而奇异地来了,来到这个充满四处张望的神秘世界。我都在默默的猜测,是不是因为某种爱而生成了她们的呢?!
  • 我的活着,在漫言生命的存在,就如同界定我在活着的时刻或者瞬间。一切都意味着我在活着。逝去的瞬间就是逝去的逝去
  • 手,手指,四肢,人体的一部分,工作劳动的直接工具。如果你用的是钢笔写字,指尖变化为笔尖,是为延伸的指尖。所以,指尖是手的延伸,而手是人体的延伸,人体是人心的延伸。指尖的游移就是心的移动。
  • 路在脚下,名言一句。路过的都是脚底踩过的印迹。没有路过的,似乎也可以看见,那么,看见的所有也可以视为另外一种路过。如果要转弯,路过会遇见什么,只能是未知的想像起着重要作用,那属于视觉的障碍。
  • 很奇怪么,那么遥远吗?梦中也有真实吗?很令我惊奇的是,我自己在那天的夜里有一个梦,看见了一个词汇:十全十美。可是,我还是惊奇人们怎么会给自己的名字起了一个“梦”字?
  • 《红楼梦》有一句梦幻一样的名言:假做真时真也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真真假假,真去哪里?
  • 抱恨遗憾的感觉经常像隐秘的疼痛不断地袭来,因为世人的执著在象征着人类的行为方式。世人常常忘记了自己的未来可能出现的现实,努力地在争取着似乎是属于自己的东西,给它们起了各种各样的名字,叫做情感,叫做爱,叫做恨,叫做喜欢,叫做无聊,叫做名,叫做利,叫做现实,叫做生存,叫做感觉,叫做拥有,叫做无所不有……
  • 因为孔子他也知道,大美必无言。可以将此称为一种伟大的发明?一种奇特的发现?一种无尽的创造?毕竟都是一种假设而已。水过石上,皆因时间之水而流播、沉积、消失。
  • 到了此时,对坐着,似乎在互相倾听,是作为独立的朋友、真实的朋友在对话。有时候,话很多、很热烈;有时候却在垂头,或静静的对视,尽管桌子间的距离意味着理解间的距离,但生命间的宽容与支持比以往更为有力量。
  • 现在,我所能和你说话的,当然不是用摸不着边际的声音,而是用看得见的有形象的文字。以前曾有位友人曾写道:记忆是钟鸣,时钟铃那烦人的滴滴答答,自行车钟铃那吓唬人的哗哗朗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