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四)意义丛林

作者:梅花一点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在各种带着各类风格和诗情的意义丛林里,流浪着一群孜孜不倦的探索者。有些耗子在捉弄花猫,有些瞎子在探摸大象,有些小虾嬉戏鲸鱼嘴,有些老虎陷落野猪洞。可惜可叹的是,这些奇怪的发现至少都属于被遗失的记忆,而不属于我们想像到的遗忘。

穿过可能并且可计算的平行世界,好似那边有了另外的一个我?真的有那么多的“我”么?真正在思考的会是谁呀?为何梦中不再显现预见未来的梦兆?盗梦的想像若能假,我的梦来无影去无踪,又能何去何从?一个“梦”字,晕倒了看似繁华却无限苍茫的现实,当年行走天涯的剑侠在挥挥洒洒。

脚踏的大地,坚实而厚德载物,万物随之生机勃勃,如同静止的墙壁,阻挡万物之灵的眼睛的穿透力。花开花谢,流水风月,漠漠晨霭,昏昏夕辉,甚于不可止息的胡思乱想的内心,变幻着难以忘怀的每一瞬间。哪儿留有恒定的静止呢?当我们遇到它的时候才忆想起时间的过去。唯一不变的就在变化莫测。

还不止这样可笑的陷阱,探索者却以此做引以为豪的自信,虚假的漫游着自己感受到的心思,如同瞎子和盲人一起在做无畏且无知的流浪。因为在意义的丛林里,石头看不见石头,墙壁摸不着墙壁,鼻子翻转飘无极,朝天嬉戏。丛林里照样准则万般,百物生机,莫可意会。

心思可曾清晰如清溪,潺潺流动漂香瓣,直落天涯何处寻?犹如意念如何回到往年童真的淳淳?拖泥带水的探索者在流浪自己的心迹,不小心还喜欢糊弄在泥巴仗的陷阱里。因为还是那句:被遗失的记忆,不属于我们想像的遗忘,流浪的乞丐蜗居在意义的丛林里。

流浪的苏醒没有跟随遗忘,而在远远招手呼唤烂漫无忧草丛里一支小小的遗失的记忆,叫作:勿忘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时而,穿墙而来,笑语连连;时而,翱翔花丛,细细品味;时而,挥手而过,光艳四溢;时而,耸立肩头,扑之无影。若是前世的福分,积累今生的遇见,会是时间之神赐予的造化吗?
  • 歌德很欣赏德国画家鲁斯的动物画。有一回,他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鲁斯的版画册,里面画的是各种各样的羊。这些羊,在不同的情境中,现出不同的姿态:那含情的面孔,那卷曲的羊毛,都画得维妙维肖,逼真动人。
  • 梦想者在设计着一个来自可有可无的愿望吗?随手的抛掷,远远的入海无声,浪花四溢,潮水无情。祈祷开始了,刚刚的启程没有任何可靠的依据。
  • “文革”时,我上中学,学校三天两头搞运动。我们这些半大孩子也像中了邪,满脑子“斗争”的想法,天天想着开忆苦思甜会、批斗会看热闹,哪里知道学习。
  • 很快,上了岸,最先到达的不是你,也不是我,更不是他们,而是一无所有的无所不在。
  • 恰似音韵悠扬的笙箫声里,间或传出战鼓的隆隆;清雅温柔的琴瑟音中,时而传来洪钟的嗡嗡!——噫!这就是“笙箫夹鼓,琴瑟间钟”。我们的文学艺术作品,多么需要有这种相反相成的胜境啊!
  • 画鹰岂能似木鸡, 静态写真亦何奇? 须知丹青可贵处, 不在一毛共片羽!
  • 不过,无论如何,读书与写作二者之间的关系,还是密切的。一方面固然有借鉴的作用,而另一方面,还有继承别人的知识和经验,读书明理的作用。
  • 多读多写,应是古往今来著名作家取得成就的经验之谈。北宋欧阳修曾说:“文有三多:看多,做多,商量多也。”
  • (shown)读诗经,七月流火──是的,在沃野的深绿原野上,到处都流动着金色的火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