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英雄泪(17)奇袭顽寇1

作者:直言

天使。(Pixabay)

      人气: 239
【字号】    
   标签: tags: , ,

这部小说写于一九七六年,以作者父亲真实的人生历程为基础写成。一九九七年广西一家文艺杂志《西江月》以《壮士泪》为题连载了该小说。可是连载到十三期就被相关部门批评有“严重的政治问题”,被勒令停止连载。杂志社被责令停刊三个月整顿,主编也被撤换。二零零一年北京一书商以《极乐园》为题在团结出版社又出版该小说。初版10000册,但只卖出不到200册又被下令封禁。作者的作品被全面封杀,所有报刊不能发表他的任何文字,他的名字也不能出现在任何媒介上。作者被开除了中学教师的公职,还被责令任何单位不得录用。

第五章 奇袭顽寇

已是后半夜。

云儿没有了,星星出来了,虽然还看不见月亮,但能看到海上一粼一粼的银光闪耀。空中灰朦朦的,却没有一点儿声音,只闻到微风中吹来的一丝海雾的味儿。天,是多么高呵;海,又是多么宽呵!然而在这高的天中,在这宽的海里,却只看到一条船,船上十多个人也是静悄悄的。

这些人刚才还在狂欢啊!为了他们第一次的胜利。可是现在他们脸上又愁云密布了。有两件事使他们不能不忧心忡忡:

刚才审问了中村和太谷幸子时,中村狂笑道:“你们中国人要完了,我叔父松井大佐搞的 ‘一三七工程’将要成功!你们要完了,哈哈……”

太谷幸子也狂笑道:“到时你们中国人将会一个个神经错乱,互相残杀。最后你们将会都变成我们的奴隶。哈哈,我们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当然就应该有最多的奴隶…… ”

“你们不杀我们,是想从我们嘴里掏出些秘密吧?我就告诉你们了,我叔父他就在海上,在海底里。 我叔父正为你们中国人研制一种粮食,你们中国人吃了这种粮食,就再也离不开啦。你们没有这种粮食吃就会发疯,就会六亲不认。就象瘟疫似的,他们会一个传一个。哈哈,多美妙的粮食呵……你们想吃这种粮食吗?你们去找吧,去找我叔父吧,你们这些东亚病夫!你们有什么能耐呀?黑蝴蝶比你们强上十倍,她也落到我叔父的口袋里啦!她快成了我叔父的猪娃仔啦!哈哈……我们大日本皇军无往不胜……”中村叫着猛然一头撞在船舱那铁柱上,顿时一命呜呼。

那太谷幸子尖叫一声:“叔……”

她未叫完,却又猛一咬舌头,血很快地从她嘴里流出来。她也很快地瘫在地上,没有气息。

“霉气!”张得磊叫道。

大家心里很些沉重:

“一三七”是什么?真像中村说的那么恐怖?

松井在哪?“一三七”基地在哪?在海底?总要想法找到,总要毁灭它,虽然这无异于以卵击石呀!再说影子也不见。都象云似的,都象雾似的。

还有一件事使李明他们也坐立不安。刚才敌人向船上发来电报,说一小队鬼子和两个小队的伪军快到了,要他们做好迎接准备 。来的有鬼子二十五人,伪军二十八人,另有二个修船工。领队的鬼子叫姿三一郎,南京大屠杀中因比赛杀人出名。伪军的头儿姓郭,是个铁杆汉奸, 听说还是松井大佐的干儿子。

面对如此大奸大恶的敌人,不用说,将有一场血战。根本没有选择了。如何消灭这些敌人? 李明他们还没有一个可行的方案。

时间在一分一分过去,天就要亮了。海边天上,已经淡淡地拖着一条灰白色的带子,好长好长,象要把这大海都束合起来。接着慢慢又有一种酒醉了似的绯红渲晕在海面上,一抹沉重的灰色浓云从海边涌起,慢慢地推向那团绯红的云……

李世宏望着那团浓云,喃喃地说:“看来今天的天气也不很好。”

李明说:“我倒希望它象昨天一样又起一场大风暴呢!”

张得磊嚷道:“管它今天天气如何,能够多杀几个鬼子,若再能抓到几个日本女人就好!”

张铁强笑道:“你最好不要光想着女人,还是要注意鬼子的拳头吧。你再让鬼子那么一 下,另一个肩膀也歪了,就太不妙了。”

“小白脸你别净说倒霉话,”张得磊瞪眼道,“我本想今天要好好保护你的,你既如此就让你吃些苦头好了……”

刘红说:“今天可不能和鬼子动拳头,都用枪打,用炮打,让他连头也抬不了,让他糊糊涂涂就去见上帝了。”

“对!”李明终于想到了什么,他一拍手道,“我们用伏击的方法,把敌人打个措手不及! ”跟着李明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说了出来,大家都认为好。于是李明和他的伙伴穿上了鬼子的衣服,世宏和他的那些兄弟照样一副伪军打扮。

李明把那些刚解救出来的姐妹先安置到岛上的洞里。邹敏敏不愿去,她说:“我也跟你们一起打鬼子,从小我爸就教我枪法了,我打得准!”

李明说:“不行,这是拚命的事,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以后难向你爸交待。”

“我打鬼子,爸只有高兴。”敏敏固执地说:“我一定要留下,鬼子把我关了这么久,我要杀几个鬼子报仇!”

“你……”李明还想说什么,但邹敏敏却打断他的话:“你不要说了,谁也不能改变我的决定!”

她说毕就去拿了套鬼子的衣服穿上,又拿了一支德国式手枪。她很熟练地装上子弹,又学着鬼子的样子挥着手枪,嘴里怪声道:“你们良民大大的,我的奴隶的干活。”敏敏那样子,惹得大家都笑。

张得磊向邹敏敏伸长脖子尖声说:“你的小鬼子的干活,不是花姑娘的干活。”

大家又笑,邹敏敏瞪眼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张得磊忙拉长嘴巴说:“我们男人有一个好东西呀!”

“有谁?”邹敏敏哼声。

张得磊看了李明一眼,柔柔地说:“明哥是好东西呀,他冒死把你救了,你可不能忘恩负义说他是坏东西呀!”

大家又笑得更开心。

邹敏敏看了看李明,不由脸红红的。是呀,自从乍一看到他,她就感到自己的心跳得特别快。就好象自己和他有一种微妙的关系,好象和他认识了一百年,一千年,总想着他,总爱接近他,这是怎么啦?是不是爱情?不可能呀,和他实在是才认识呀!可是,想着他,感到快乐;看着他,感到快乐;和他在一起,更感到快乐……

邹敏敏越想脸越红,最后竟低下头来。

李明对张得磊瞪眼道:“你这人呀,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从没有正经话儿,留着精力打鬼子吧。”

他转过头对世宏说:“恐怕鬼子也快到了,叫你的弟兄们到岛上埋伏。我和我的伙伴留在船上,一会儿看我的号令行事,可以吗?”

世宏说:“我还是留在船上好,鬼子到了我先出面稳住他们。”

李明想了想,就说:“也好,等他们靠近一点,我们再打他个措手不及。”@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