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海棠诗社 (20)

第一卷 校园
作者:杨天水

海棠诗社 第一卷 校园。(公有领域)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续前文

王文贞说:“你毕竟不是文科生,能读懂那些书,也算是有功夫了。”

穆蓉说:“我看的是译本。”

杨红蔓说:“那也差不多了,我专门学文科的,看起来还嫌烦。有时埋怨古人,为什么不用口语写作,但转念一想,又觉得错怪他们了,一定是古时书写工具太宝贵了,学者们不得不以最简约的文字来进行著述。”

王文贞说:“对不起,我近来感冒,下次再谈吧。但有一点要声明,幸好古人留下那么多文言著作,否则当今的许多小文字贩子的垃圾般的东西,充塞所有书架那还得了?”

杨红蔓说:“黄琳已将我想说的话都讲了。我不再重复。”

王德茂问我:“老乡,你呢?”

我说:“引出这么多的话来,已是心满意足了。还是让鲍士奇拿出真货来,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

鲍也不推诿,迳直道:“首先我要借孟老夫子的话压压阵,他说:‘先立乎其大者,其小者,弗能夺也。’好,我们时代已到了这样的地步:几千年文明积累,积累了众多的精神财富。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打破门户之见,把宗派的、国别的、族别的界限一并打破。人类的文化遗产因地球已成小村而变得具有共同性。因此古今中外的真理,都是我们的文化遗产,必须继续之。

我们将古今中外人类发现的真理联合到我们的思想与行为中,先建立起宽容性的民主性的现代人品格,这就能‘先立乎其大了’。然后在具体的实践活动中,秉持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的精神,小事情就不会无功效了。我们必须循此程序,否则如何解决当今人类的四大难题呢?”

金芙蓉:“好像‘四’字很吃香呀,邓小平有四项基本原则,毛泽东有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讨论四大,鲍兄又添个‘四大’,请问,哪四大?”

鲍士奇说:“我与毛、邓可是两轨之车,他们的四项四大是中共权贵的,而我的四大难题是全人类的也是为了全人类的。”

古丽说:“快说呀,你光引而不发,哪成呀。”

鲍士奇说:“那就是和平、民权、发展、环保。诸位,由于世界上还存在着诸多非理性的极权政制,因而战乱不断,多少人饱受了战争的楚毒,可见和平,持久的普遍的和平是多么重要。然而没有民权,和平怎么能有保障呢?只有人民及他们选出的代表与政府才会反对不义之战,可是世界上多数人目前还没有决定自己务事的权利,这就需要我们当为民权奋斗。

民权还只是手段,它要解决的是民生即人民的生计问题,这样不发展自由的思想观念,不发展经济建设,怎么行?光讲发展也不行,如果工厂一味地只顾生产,不顾三废对我们人类家园的污染,那发展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如果百年以后,我们的地球到处是臭水沟、垃圾堆、江河湖海一片黑臭,那么,人类哪还会有光明前景?这样看,环保不是一大难题么?”

众人听了多表示叹服,唯吴安石说:“老兄,这人类文化遗产的国际性,我要提点质疑了。试民族性还要不要?难道你的情人也能是我的情人么?”

说后半句时,显然意在挑起轻松气氛。众人一阵快乐的笑声,逗得海棠微枝细叶也在风中摇头摆尾,开心异常。

我说:“我来回答你的问题,王安石的老乡,可以吧?”

众人与他一齐说:“有何不可?本来海棠园的精神就是言论自由呀。”

我说:“什么是我们文化遗产呢?照我看不能分地域、民族、种族、国家,只要我们感官接触到的,理性认可了的,人类制度的、精神的产品都是我们的文化遗产。尤其是思想遗产是精神性的,你的精神世界考察过对方,就具备化对对方为自己文化遗产的可能。

反之,就是我们祖宗,只要我们对他的言行、主张、见解一无所知,那也算不得真正的文化遗产了。比如说,我们整天读洛克、孟德斯鸣、卢梭,并接受了他们的民权主义,那他们的思想自然就成了我们的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如我们对孟子、墨子、王充、李贽、黄南雷的民权、民生、自由诸思想一无所知,那么他们的著作、思想就仍处在自在的状态,还没有对我们产生内在的影响,这时,他们的精神财富就没有成为我们的真正的文化遗产。总之企图以文化遗产的民族性抵御文化遗产的国际性,是那些当道者的别有用心。

鲍兄提倡先立乎其大,我们万万不可等闲视之。”

此时发现鲍面色苍白,有不适之态,遂低声问:“怎么又犯病啦?”

鲍说:“没事,老毛病,过一会就好。”

穆蓉说:“那我就短些吧,讲个阿凡提的故事。一天,阿凡提给一个财主剃头,那财主是个不义之人,便立意捉弄他,问道:‘要胡么?’,财主说:‘当然要’,于是阿凡提三五刀刮下,往财主手一甩,说:‘给你’。财主气得真翻眼睛。阿凡提又问:‘要眉毛么?’财主连连摆手说:‘不要。’阿凡提唰唰二二刀,剃掉眉毛,往地一甩,就走了。”

大家为之又是一阵开怀大笑。王德茂说:“我也讲个阿凡提的事。人皆言阿凡提是个智者,殊不知世间有一法则不可逃过,那就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话说阿凡提受妻之托前往店铺买油,持一碗,只能盛九两,店主问:‘余下的一两咋办?’阿凡提将碗一翻,说:‘底子这里能盛一两哩。’店主照办了。阿凡提端碗高兴回家,其妻问:‘怎么只有一两油呢?说好买一斤的。’阿凡提笑而答曰:‘另九两在底下哩。’言毕将碗一翻,结果上面的一两也撒到地上。”

大家又是一阵开心的笑。有人问:“那阿凡提没有挨他老婆的棍棒?”

王德茂连连说:“这个我不知道,要问新疆人才好。”

杨红蔓说:“等下次古丽来就问她吧。”@(待续)

(点阅小说:海棠诗社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宇宙任何事物间无不存在着联系,而有一种联系是内在的,相互影响的。我们人类文明,自产生到昌盛,先后间的联系不可等闲视之,谁见过宇宙过程中有前后截然不同的断裂呢?传统与现代之间,不应是断裂的关系,而应是继承与发展的关系。望诸位一道,研察传统文化,有用的成分发展之,无用的成分废弃之。请各位畅所欲言吧。”
  • 我望那信纸,只见那些字如断梗飘蓬,毫无生气,与昔日杨雪贞一手神清骨秀的王家行体相比,截然不同。几个女生嘤嘤抽泣。
  • 古人有中年而后不谈诗、不写诗的,可见为诗之难。历代诗人如云,一并搜肠括肚,好句子都让他们弄去了,我们这一帮小小书生,只得呀呀学语,收拾些残山剩水。
  • 只见秋空青湛,满园沉静,虽近萧瑟之季,却也到处碧绿,不过枝叶之生气有些不比仲秋时节。那丛丛菊花,虽不甚娇艳,然其清影丽色却使秋园添了许多清雅之气、俊秀之姿。
  • 头上青藤附满棚架,少许雨露,随风零落,海棠花果分外清香,广场两边园林中桃、李芳绯,杏吐丹霞,清气沁人肺腑。刚才筝、笛之声已沉,四周唯有清新一派。
  • 原以为这个贵州小女子不过是一活泼好动的少女,入诗社乃图耳目娱乐而已,至今方知其悯贫困之真挚,爱人类之深切,非一般庸庸学子能够相比。
  • 试想磁铁两极不是连为一体么?水草、鱼虫不是和平相处,彼此共存么?就是树林子,谁见过纯粹的桃林、柳林呢?那里总还有其它的杂草,有风雨、有雾露、有蜂蝶、有飞鸟等等。凡此种种,说明天地万物与人类,离不开和平共处的原则。
  • 实这诗,五言、七言、新诗、旧诗,各有各的优势,就如同镰刀与篮子,各有己长一般,无论什么形式,体裁,还必有立意与功夫作基石,才能产生好诗。
  • 悲哀悼亡的气氛完全隐退,大家都在寻找欢快的话题,当然谈话总是在靠近的两个人之间进行。
  • 虽无交往,只要闻知其人其事,有感而发,便可悼亡,譬如金玉,众人皆知其贵洁,然而真正见过,又有几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