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催眠X档案(1)

作者:高铭

《催眠X档案》(方智出版提供)

    人气: 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楔子〉

我的搭档

搭档表情平静而坦然地说:“是的,之前我并没有开过相关的诊所,也没有和任何人合作过。”

我:“哦……那你为什么对我感兴趣呢?你怎么能确定我们会有默契,并且有默契到能够共同经营一间诊所?”

搭档笑了:“我不会看错人的,或是说我看人很准。”

我:“若从心理学角度来看,你这句话很不专业……”

搭档点头表示赞同:“非常不专业。”

我:“……呃,我还没说完。另一方面,也许是你从自己的专业角度获悉了什么资讯,让你做出了这个决定,但是你并未说出来。”

搭档看起来似乎很高兴:“你有这种分析能力,就证明我没看错人,对吧?而且你也猜对了,我的确从你身上看到了一些我没有的特质,所以才会认为我们很适合做搭档。”

我:“嗯……谢谢夸奖,能举例说明吗?我并不是想听到你的称赞,而是需要判断一下你说的是否正确。也许你看到的只是假象,因为在接触陌生人或不太熟悉的人时,人通常都会戴上面具。”

搭档点点头,身体往前倾,十指指尖相抵,看着我:

“我是那种看似活跃、其实消极悲观的人,所以在大多数时候,我都会用一种乐观的态度来掩饰。而你相对来说没有我沉稳,虽然看起来正好相反,但你表面上的沉稳恰好暴露了你对自己的稳重缺乏信心。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并找到好的方式来应对,这是我所缺乏的。也许我知道的比你多一些、杂一点,但是在面对问题的时候,尤其是那种突发性问题,你一定能处理得更好。虽然你可能也会遇到意外,但你不会表现出来,这正是你自我克制后的结果。但我就缺乏这种特质。我正是因为知道的比较多,所以一旦发生出乎我意料的事,反而会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我已经自认思虑周密,却还是出现了意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虽然不清楚他分析自己是否正确,但是他对我的观察和分析却很精确。所以,我点了点头。

他面带微笑看着我:“你看,情况就是这样,并不复杂,对不对?我都告诉你了。”

我不由得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他,因为他令我感到惊奇。

眼前这个奇怪的家伙大概在两小时前就开始游说我,打算让我成为他的搭档,因为他想开一家具有催眠性质的心理诊疗所。

最初我并没太在意他说的话,因为在学校当助教这些年里,有太多同学和同行跟我提议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这种事没有半点兴趣,所以都一一婉拒了。不过,眼前的他却让我多少有那么一点动摇。

不只是因为他说的话,也包括我对他的某种感觉—我很难解释,但是我觉得如果和他搭档,应该会很有意思,也会遇到更多有趣的事情。那将是我之前无法接触到的东西,虽然我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事实上,我从未想过世上会有性格这么有趣的人。他一方面看起来像个大男孩,具有成人所不具备的坦诚和清晰;另一方面,他又有着极为敏锐的观察力及可怕的分析能力——只有心思缜密的人才能办到。经初步判断,我认为他是个生活简单、性格复杂的人,而且拥有我所不能及的惊人天赋——我是指在心理专业方面。

我想了想:“那么,除了你所说的这些,还有别的吗?”

他连想都没想:“当然!”

他回答得那么爽快,倒是让我很意外:“噢……例如?”

他:“我没有催眠的天分,而你有。”

我:“我……指的不是这个。”

他:“哦?嗯……那没有了,不过……”

我:“怎么?”

他:“我是想说,你真的打算继续做助教?真的不要试试看吗?也许会有更多的案例供你参考,也许会有你从书本和理论中根本学不到的知识,也许你会经历一些超出你想像的事情,那很可能会就此改变你的一生。”

我沉默了好一阵子,告诉他,我需要考虑。

他点点头,没再说下去,开始天南地北聊其他的话题。

一周后,我们又在这家咖啡馆见面了。我没再犹豫,直接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他听了之后,先是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然后笑了起来,并伸出一只手:“搭档?”

我点点头,也伸出手:“是的,搭档。”

回想起来,这件事已经过去五年了。

1.夜半惊魂

从摄影机的液晶萤幕中,可以看到一个年轻女人坐在对面的长沙发上,表情略微不安。而我的搭档此时正漫不经心坐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椅子上,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待续)

——节录自《催眠X档案》/方智出版社

【作者简介】

高铭

畅销作家,个人经历颇丰,学过木工、焊工,做过餐馆服务生、擦玻璃工人、电影院送片小弟,甚至一度流落在早市捡剩菜的“犀利哥”。《催眠X档案》是他花费三年深入催眠诊所及心理诊所,写成的一部心理推理纪实档案。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苏轼的学生秦观出身扬州,由于扬州“北据淮,南距海”,所以别号“淮海居士”。秦观是个很爱歌唱的人,也常常为歌妓写歌。
  • 王齐叟长得帅,个性豪迈海派,有气节,喜爱帮助人,平时最爱唱〈望江南〉词。他哥哥王岩叟曾经在乡举、省试、廷对都考第一,又称“三元榜首”,做人处事高风亮节,曾在朝中当副宰相,受到司马光、苏辙、吕公著等大臣名士的高度评价。
  • 会唱歌,真是上帝给人最好的礼物。只要轻轻张开口,如怨、如慕、如诉、如泣的歌声,流泄著浓浓的情感与心意,就能深深打动人的心。宋朝人尤其爱唱歌,上至皇帝、大臣,下至贩夫、走卒,每个人都爱写歌、爱唱歌。
  • 宋仁宗嘉祐三年,被誉为宋诗的开山祖师梅尧臣五十六岁生了一个儿子,在“三朝洗儿”的宴会上,欧阳修带头写了一首洗儿诗,表达祝贺之意。
  • 有一个寻常的动作,平常人可能不会注意到,牙医的两只手通常都不是悬空的,尤其是握著危险工具的那只手。我们都会寻求一个支撑点,最常用的是无名指,将手指轻抵在牙齿上或勾在嘴角,令工具不至于四处乱动。
  • 约斯维希亲自把我带进囚室。他敲了敲窗前的栅栏,按了按草垫。然后,这位我们喜爱的管理员,又仔细检查了铁柜和镜子后面我经常藏东西的地方。接着,他默默但很生气地看了看桌子和那满是刀痕的凳子,还把水池仔细瞧了一遍,甚至用手使劲敲了几下窗台,看它有无问题。
  • 我写这封信时,仍然难忍满目的泪水,几次坐在打字机前写了头一行,便写不下去。但我想到两位失去爱子的悲痛将更胜于我,下面的话我必须告诉您们,这股力量支撑着我写完这封信。
  • 调整好自己的身心状态之后,她开始在心底浮现苏青说过的那个完整圆满的“全人图”──一个大圆里写了一个正正的“人”字,把整个大圆分成了均等的三个区块,每个区块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一八七三年四月间的某个迷雾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纽芬兰岛”康赛普逊湾启航的蒸汽动力三桅帆船“雌虎号”(Tigress),正铆足全力从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岛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间通过。
  • 暑假的第一天,星期日。 听说今年夏天将是近年罕见的酷暑,但读美总觉得好像每年都听到这句话,大概是气温一年比一年高吧!埼玉县北部的熊谷市今年貌似又刷新了最高气温的纪录,就连这个幸魂市似乎也受到这波热浪的影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