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情意悠悠——古诗词中的江水意象

作者:高天韵

南宋马远 水图 长江万顷。(公有领域)

  人气: 8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自然的涛声,回荡在古典诗词里,带来久远的壮美与省思。悠悠流水,托付了多少深情厚意,交织着暂短与永恒。古代文人赞美与敬畏自然,敏锐地观察山川草木的万千动态,从中深刻地感知时间、体悟生命。

怀古与迁逝之感

江潮一片,缓缓地涌动,宁静而玄妙。初唐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展现了特定时空下的江水和月光。诗中写道: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皓月当空,水天相接。时光永无穷尽,人事世代更替,唯有江月依旧。作者暗问:江边上,何人最先见到月光?江月从何时起照亮人间?宇宙的奥秘、永恒,与江水和月光溶为一体。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念奴娇‧赤壁怀古》携江浪而来,气势雄浑,意象丰富,情感起伏。此词融汇激昂、沉郁,留下千古绝唱。

江水奔腾,激发怀古追思。苏轼首先铺陈江边之恢宏景观,继而遥想三国豪杰之英姿,最后回到现实,发出韶华不再、际遇坎坷的叹息:“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风流人物、传奇轶事都随浪而逝,人生飘忽,亦幻亦真。

南宋 马远 水图 云生苍海。(公有领域)

杜甫的笔下,长江亦是深不可测。其《登高》一首备受推崇,明代学者胡应麟在《诗薮》中评此诗“沉深莫测,而精光万丈,力量万钧”,“自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

登高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重阳之日,诗人登台于长江之滨,望秋叶纷落,起无尽怀思:“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工整的对仗描绘立体的动态画像,秋日肃杀跃然纸上。杜甫老病感伤,季节更添悲凉,而长江依然奔流不息。自然的无限反衬人生的有涯,诗人满腔感慨,冷峻、凄凉中仍见激越之意。

四百多年后,辛弃疾登上镇江的北固亭,眺望中原。“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词人化用杜甫的名句,抒发渴望收复失地的爱国情志。原句中的“来”字变作“流”,与“悠悠”合韵,意味深长。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辛幼安在《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中写道:群山遮挡了我的视线,但是挡不住向东而去的江水。对于此句,后人有昂扬和悲观两种解读,也有评析认为,词人虽然面对现实的无奈,但仍然抱有希望,遂以江水言志。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明代杨慎的《临江仙》,经典至极。长江东去、夕阳依旧、青山常在,而英雄已然隐没在历史的浪潮中。兴亡盛衰,世事代谢,尽为此滚滚“江水”所冲洗、收纳。古今万事,皆付笑谈。隐士的潇洒超然,比较苏轼的“惊涛拍岸”,似更胜一筹。

清周鲲仿古山水 仿许道宁澄湖泛月。(公有领域)

思念‧离别‧忧愁

宋‧李之仪《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词人以女子之口托言,融相思、离恨于江水,构思巧妙。读者仿佛看到,佳人凝神伫立江边,愁怀难解。此词音韵宛转,朗朗之声似水波流动,一起一伏,尽显深情。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
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
唯见长江天际流

李白的送别诗,意象华丽,豪放洒脱。春色绚烂,孤帆渐远,友人将要去到繁华的扬州。“唯见”二字凸显依依别情,江水蕴含深厚的友谊,流向天际。全诗明快流畅,语停意未尽。诗仙的气度,无人能及。

金陵酒肆留别

 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
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
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

暮春江南,花香、酒香飘满了酒店。欢声笑语间,友人举杯为李白送行。诗人说:请你们问一问那东流的江水,离别之意与它相比,谁短谁长?

这一首留别诗,恣意畅快,运用了拟人、对比、反问的手法,生动地表现了青年才俊的深厚友情,清新喜人。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南唐后主的春水情愁,乃词界绝唱。李煜的词风明净率真,无论富贵还是悲苦,皆可挥就华章。其被俘后,词作的主题由奢华安逸转为家国之恨,词境凄凉悲壮,感人至深。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以滔滔江水比拟愁情,将浓重哀伤推向极致,笔力空前绝后。王国维评曰:“李重光之词,神秀也。”

随岁月奔涌

古典诗词多融情于景。内在的心意与外在的物象结合,由此拓展了文字表达的范围,使得抽象的感情具体化、形象化,从而增强了作品的表现力和感染力。

江水意象的妙用,反映出古代文人的时间意识、历史认知、生命态度及其对自然的钟情与探索。豪迈、壮阔、悲叹、思念、离愁,都倾注于脉脉清流,且随岁月奔涌。唯有汉字及汉语的独特与非凡,方能成就如此开阔、深沉、灵动的意境。@*#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聚焦盛唐诗坛,以“惊风雨”、“泣鬼神”的笔触放射出万丈光焰的李白也留下了几多愁绪、愤懑和忧思。不过,在李白笔下,纵使是愁,也挥洒得率真灵动,卓尔不群。
  • 仙菊遇重阳,“吾家满山种秋色,黄金为地香为国。”不慕荣利、忘怀得失的靖节先生陶渊明与菊共鸣:“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秋天不能没有菊花,没有菊花的秋天不仅失色,而是失了正色;九月九日不能不道菊花,重阳无菊就无味了。
  • 每年黄历的九月九日是中国的传统节日——重阳节,又称重九节、晒秋节、登高节等。重阳节的历史由来已久,庆祝的活动也多彩浪漫,包括登高望远、饮酒赏菊、遍插茱萸等…
  • 相传远古的三皇,神农氏取法宇宙万物之理制作的了最早的琴。这琴可以与神沟通、引导万物和谐。在周朝时期,音乐教育被认为是贵族必修的“六艺”,任何一位贵族子第都要能弹奏。琴并非宣泄情感,而是用来纯净情感,清除邪念。
  • 一千多年前的山水诗篇,描摹了丰富、优美的原始物象,也同时记载了天理的脉动。物我交融,闲适无争,文人才子们尽情的溶入空灵、沉醉于自然,去体悟苍穹的浩渺、造化之神秀以及生命的真谛。
  • 唐代是中国历史上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世界上闻名的天朝大国。盛唐时期指的是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这段时间,这个时期政治清明,经济繁荣,文化开明,社会生活、文学艺术等各个方面所呈现出来的繁盛景象,被后世称为“盛唐气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