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往中国

连载:新书《为你而来》【第三章】

泽农‧多尔奈基
【字号】    
   标签: tags:

飞机在温哥华冲向云霄时,我从小小的飞机窗口俯瞰著海洋的波涛,落矶山脉变得越来越小,浮云越来越大。我在座位上坐好,感到在生活的众多伟大事物中我是那么渺小。生活是如此的伟大、无限,而我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是多么荣幸。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我直视前面的椅子,坚定地对自己说:“我要去中国的首都,给中国人带去这样的信息──整个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我想起了李翩翩。她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如果知道,她会为我感到自豪。

李翩翩是一位矮个子老年华裔妇女。我们有时早上一起在公园里炼功。我看过一部录影带,片中,五名妇女以约二十天的时间,刚刚完成了五百公里的步行活动,目的是呼吁全球紧急营救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李翩翩和这五名华裔妇女以及一名男士正在加拿大渥太华议会山上,准备向政府递交大约十万个加拿大人的请愿签名。其中有许多签名就是她利用一切机会收集来的。无论是雨雪风霜,都阻挡不了她的脚步。在救援活动中,李翩翩负责给其他步行者送饭以及提供各种后援。

她和我是那么不同,年龄、种族、身高、背景等等。

到达渥太华后,李翩翩因能够来到加拿大首都为法轮功呼吁而欢愉得像个小姑娘。然而她若是在中国就无法这样做。现在,一名加拿大年轻人要去她祖国的首都做同样的事情。我无声地坐在那里,感到这一切真是出乎意料。

记得当我坐在中国领馆前做为期十天的静坐抗议时,她是那么为我自豪。她快乐地来到我面前,使出她英文的最好水平说:“你,真好,真棒。”并立起了大拇指。其实,我没有做那么多。许多人为支持我而付出了更多的辛劳;我只是坐在那里,与媒体和过往行人交谈。我没有那么棒,但是根本无需解释,我也明白为什么她那么高兴。

这十天的静坐是从二○○一年七月十日到二十日。七月二十日是中国迫害法轮功两周年。好朋友乔尔当时替我与媒体联系,帮了不少忙。我们在多伦多一结束此事,就直奔美国首府华盛顿。法轮功正在那里举行许多重大活动,包括三千人游行穿越华府,在首都国会山庄举行集会,在华盛顿草坪举行震撼人心的烛光守夜。我和乔尔未能赶上参加大部分活动,但仍然赶上了修炼心得交流会,并有机会见到了许多同修。

正是在华盛顿特区我们下榻的旅馆里,我俩做出了去中国的决定。过去,我们曾经谈过此事,但是这次不同以往,因为这次他是认真的。

他看着我说:“我们行动吧,去中国。”
我答道:“如果想去,那就去。”
乔尔:“回多伦多后,我就去申请签证。当中国人到加拿大旅游时,看到我们在公园里炼功,他们脸上的表情简直惊讶极了。试想一下所有的中国人,如果他们看到我们在天安门广场上炼功,会有怎样的反应?”
我不禁想到所有那些有机会看到我们的人们:“好!我们行动吧。回去就申请签证。”

的确,回到多伦多后我俩都拿到了签证。我们禁不住笑起来,因为他是多伦多法轮大法媒体发言人,而我也刚刚被中英文媒体新闻采访、报导过。中国学员的护照往往会被中国使领馆取消;他们回国探亲时一到机场就会被跟踪,有些人刚到海关就被抓起来。我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拿到了签证。

当我和乔尔为这次活动做准备期间,我不断地问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整个准备过程中,我开始向内心去检查自己去天安门广场的动机是否有不纯的地方。我发现,在我心中我想要做英雄,想要他人赞扬我、记住我。当我看到自己这些潜藏着的执着心时,我为自己竟然想利用这样的条件来为自己取得名声而羞愧不已:中国学员正在以生命来保护法轮大法,而我却为了自己。

距离我们的最初计划大约一个月后,我们听说有其他两个国家的学员正在讨论去天安门广场静坐、举横幅。一些人认为这主意不好,担心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担心人们会误解我们。这些全都是我曾思考过的问题。我们讨论了一番。此时我确定我已没有了名利之心,我已经去掉了此心,如果没有去掉,我是不会去的。

我决定写文章讲明我的观点以备任何不测的事情发生,也可以防止人们误解我。其中一篇文章就是本书前言中那封写给全体中国人民的信。我的思想很明确:我要捍卫真理。中国人民需要有机会亲自见证他们被禁止看到的东西。我最终下了决心。

我坐在多伦多大学集体学法的人群中,审视我的心,想要再次鉴定我是否应该去。忽然间,我看到了在我身上存在的一个问题:恐惧心——我害怕自己会出什么事。我困惑了。过去,在我成为一名法轮功学员以前,我曾经从飞机上跳出、站在悬崖绝壁的边缘,或在高速公路上和其他车辆相距几英尺以每小时一百英里的速度飞驰。在所有这些例子中,我从未感到过丝毫的害怕。这回我为什么怕了呢?

经过几日的学法和向内心寻找答案,我看到原因了:这回我是真正地在为他人做一件事情而没有任何为己的目的;这回,我正在朝真、善、忍迈进一大步,而迈出这一步使我自私的那一面,没有修好的那一面畏惧了。当我看清这一点,我感到“害怕”也制约不了我了。内心的恐惧也阻止不了我做这件自己感到应该做的事情。我为能够看到自身不纯的东西而感到高兴,因为一旦发现不纯,就可以去掉它,从而达到精神境界的升华,对同化真善忍就有了更高深的理解。@(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机长的声音传来:“好了,看来我们已经解决问题了,十分钟内我们将会进入跑道。”
    当飞机进入跑道时,我靠在椅背上,回忆起我在香港度过的时光。对我而言,那一切是如此不可思议:当我们举著写有“真善忍”字样的横幅,穿越街头巷尾游行时,中国正在以“危害社会”的理由,迫害法轮大法。
  • 我睁开眼睛,觉得刚才并没有入睡。我听说人们在濒临死亡时,会看到他们生活的过去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我也是处于濒死状态吗?这也不像是闪现,有点不寻常的感觉。我疑惑,我在做什么?我怎么到这里的?一种紧张的情绪又控制了我。然后,我的回忆被机上广播中传来的机长的声音打断。
  • 为了不引起中国对乔尔的注意,我们决定各自去中国,因为我们接触越少,乔尔不暴露身份地离开广场的可能性就会越大。但我们觉得搭同一辆计程车到多伦多的皮尔森国际机场不会有什么问题。
  • 亲爱的全体中国朋友:
    我将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西人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天安门广场,展开一面写着“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们多数人将在那儿打坐,几个人举起横幅。
  • 1月24日,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继1月17日,18日在纽约首次登台之后,又一次受新唐人电视台邀请在首届全球春节晚会法国巴黎分会场演出,地点是巴黎的高贵典雅的加沃音乐厅。
  • 问:可否再具体一点说一说,到底是什么可以把一些很难改变的不好思想或习惯改变过来?
  • 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一位名叫泽农的加拿大男孩和另外三十五名来自不同国家的西方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打开了印有“真、善、忍”的巨型横幅,他们希望把共同信仰的法轮功真实的一面展现给中国人民看……
  • 大纪元1月22日讯】大纪元欧洲记者文婧报道/ 1月17日和18日晚上,由欧洲十三个国家八十几名法轮功学员组成的“为你而来”合唱团受新唐人电视台邀请,在纽约曼哈顿中心的首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上为1700多名观众演唱了四声部无伴奏合唱。他们真诚,纯净的演唱征服了很多中国观众的心,一些人还流下了眼泪。19日合唱团离开纽约旅馆时,他们又一次在旅馆大厅里展示了他们的歌喉,为工作人员进行了一次计划外的表演。
  • 大纪元记者辛言纽约报导/赵明﹐来自爱尔兰。陈刚﹐来自美国费城。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2001年11月在中国团河劳教所。世隔2年﹐他们竟在舞台上重逢。境遇天壤﹐心情不言而喻。赵明此次是受新唐人之邀代表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参加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演出。陈刚也是受新唐人之邀前来参加晚会舞龙表演。陈刚父母都是中国国家一级演员。陈刚的父亲陈汝棠是原中央乐团交响乐队队长。陈刚全家擅长音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