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米开朗基罗是忍者龟?戴高乐是积木?

李家同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我们做老师的人,应该好好检讨自己了,我们自己先要有相当好的人文素养,我们自己先要对音乐、美术和文学有兴趣,我们自己也先要关心世界大事。否则我们的学生是不可能知道阿拉法特是谁的,他们如果到了意大利,也无法了解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对米开朗基罗这个“忍者龟”如此有兴趣。

这次总统大选候选辩论会,有提问人问两位候选人有关“教养”的问题,这当然是个大问题,也没有什么标准答案,要回答得让人民满意,似乎很难,但是我想教养中一定含有知识的成分。有教养的人一定是很有知识的吧!

问题在于知识是否只是专业的知识,一个人拿到博士学位,多半在他的专门学问的领域中知道了一大堆的东西,你一问他,他就答出来,所谓应答如流也。我们能够说这个人已经受到良好教育了吗?

我们做老师的人,往往希望学生知识很渊博,不仅在专业上能够应答如流,对于一般的世界大事,或者大家应该知道的文学、宗教和艺术等等也都知道一些。大学不是强调通识教育的重要性吗?

究竟我们的大学生是否真的受到非常好的通识教育?我做了一个小小的测验。我设计了一份简单的考卷,里面含有三十个以下的名词:狄更斯、白先勇、京都条约、日内瓦公约、纽伦堡大审、双城记、柴可夫斯基、白鲸记、高尔基、基度山恩仇记、阿拉法特、恩隆案、王文兴、弥赛亚、黄春明、戴高乐、但丁、旧约、田园交响曲、张爱玲、维瓦第、德蕾莎修女、米开朗基罗、战争与和平、远藤周作、伯利恒、科索伏战争、卢安达、杨振宁、苍蝇王。

我的考试很简单,我只要求同学们在每一个名词后面写下一句最简单的解释。举例来说,狄更斯,只要写下“英国名作家”,苍蝇王只要写下“一本著名的英文小说”,戴高乐“法国总统”,就可以了。

我透过各种关系,在多所国立大学中考了好多学生,其中不乏明星大学的明星系学生。我以为他们一定认为这些名词是家喻户晓的名词,没有想到考试结果是一场大灾难,平均答对不到三分之一。

绝大多数的同学对于这些名词可说是一无所知,最令我吃惊的是大家不知道田园交响曲,维瓦第也是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科索伏战争是最近发生的事,这场战争中,中国驻南斯拉夫的大使馆被炸,使得国际情势一度非常紧张,这些孩子们居然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真是好福气。

最有趣的是一些答案,阿拉法特,好多同学说他是一种法国军舰;戴高乐很少人知道,但很多人认为他是一种积木;米开朗基罗是忍者龟,王文兴变成了王永庆的儿子。

为什么大家不知道这些该知道的东西?大多数学生承认他们平时是不看报的,即使看,也只会看影视体育版,所以他们都对某某歌星出了什么唱片知道得一清二楚,男生对于体育新闻,不论国内国外,都一概会背。如果勉强看看新闻,最多只看国内新闻,国外新闻一概不理。

难怪他们不知道阿拉法特了。阿拉法特已经红了几十年,我们同学还将他和拉法叶舰混为一谈。同学们也会看电视新闻,但是我们的电视新闻的确是不理会国际新闻,电视台宁愿播许纯美的故事,而不会播车臣战事。很多同学不知道巴勒斯坦在那里,他们还以为以色列的敌人是巴基斯坦。

当我出这份考卷的时候,恩隆案闹得天昏地暗,可是绝大多数管理学院的学生对此一无所知,他们也都不知道因为恩隆案而垮台的会计公司。

这份考卷中有不少名词和名著有关,经由这次考试,我发现同学们完全没有看课外书的习惯,有好多中文系毕业的学生居然没有听过《城南旧事》!还有一件怪事,有一位明星大学外文系学生不知道《苍蝇王》,他也不知道果陀的出典,他猜果陀是印度人。

这件事严不严重呢?我认为这的确是一件严重的事,如果大学生的人文素养如此一般,其他学生更不用谈了。最近有人投考管理学院的在职硕士班,他是一家著名电子公司的总经理,居然将Ireland(爱尔兰)翻译成了以色列。如果他和外国客户来往,岂不是会闹大笑话。

大学生的人文素养,不能靠大学的教育来解决。我们的国民教育就没有鼓励同学看书的习惯。以英美为例,他们的老师教英文课的时候,会强迫学生阅读好多小说和名著,我们没有,我们好像很强调课本上那些课文的解释,而且并不会叫孩子们小的时候就去看《水浒传》、《三国演义》等等。

我们整个社会看书的习惯是不够好的,赫尔新基有百分之六十五的人在市立图书馆借书,台北市只有百分之十三的人口在图书馆借书。我们虽然以诚品书店为傲,可是和其他国家的大书店比起来,我们差得太远了。就以小说来讲,美国一般书店所展示的小说数量绝对是我国的十倍。大家不妨注意在国际航线上旅客看书的习惯,西方旅客几乎一定在看小说,我们的旅客极少看书的,如果看,不是专业的书,就是理财的书。

在过去,大学生总以为自己是社会的菁英份子,因此大学生会自动地注意国际大事,也会自动地注意音乐、美术和文学。现在时代变了,社会里的菁英份子已不吃香,熟读经书不是一件有正面价值的事,强调自己注意国际大事,在选举时,恐怕还有负面效应。

通识不好,不关心国际新闻,吃亏的是老百姓。欧美国家补助他们农民的经费是三千亿美元,我们的政府对于此事一字不提;韩国的农民还为此而自杀以示抗议,我们可怜的农民完全不知道欧美国家有如此巨大的补助。政府也因此可以装聋作哑,假装不知道。走笔至此,我不禁怀疑是不是政府官员并非假装不知道,而是真的不知道。

国人的缺乏普通常识对我们绝对是不利的,我无意中发现学生中居然以为民主国家一定会有总统大选,他们居然不知道欧洲绝大多数国家都采用内阁制。

我们做老师的人,应该好好检讨自己了,我们自己先要有相当好的人文素养,我们自己先要对音乐、美术和文学有兴趣,我们自己也先要关心世界大事。否则我们的学生是不可能知道阿拉法特是谁的,他们如果到了意大利,也无法了解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对米开朗基罗这个“忍者龟”如此有兴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