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干员没有下什么结论,他只提醒了我们:陈教授没有看到有车子来,他的狗没有叫……
在过去,他不觉得他多有钱,现在他忽然感到他是非常有钱的人。他知道六百元对他毫无价值,但是对一个穷小孩子而言,这就是一个月的午餐费用。七百五十元也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对一个非洲家庭而言,这是可以使他们免于饥饿的钱。
讲到人生,我有一个奇怪的经验,我有时被人请去演讲,都有听众问我一些大问题,比方说:“人生的目标是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又不是哲学家,学的是电机,如何能回答这个问题?可是我常常问,谁的人生最有意义?每次想到这个问题,我就立刻想到德兰中心那些修女们,她们的一生,都贡献给了需要照顾的孩子身上,当她们去世的时候,她们一定可以毫无畏惧的去见天主,对我来讲,这种人生是最有意义的。
我最近偶然间看到一篇爱因斯坦写的短文,文章中,爱因斯坦说他一直心怀愧疚,因为他的一生,得到别人的帮助实在太多,所谓别人,他特别强调包含已经死去的人;他又说,他觉得他向社会借了很多的债,因此他说他必须提醒自己,要为别人而活,这篇文章的题目就是“人人都应该为别人而活”。
为什么吴教授会对咳嗽如此敏感呢?我知道吴教授曾去过非洲,果真在他的日记中,发现了一段可怕的经验,他照顾的一个难民小男孩,病死在他的怀中,临死以前,这个小男孩不停的咳嗽。吴教授的日记中清楚的记录了这件事。我注意到,吴教授非洲之行的日记到此事件为止,以后就不再记了,可见吴教授心灵受创伤的严重性。
我决定帮助吴教授解这个谜。我给吴教授一个小小的录音机,叫他白天用这随身带着的录音机,一旦头痛就对著录音机将当时周遭的情形描述一下。
很多人以为只有学文法科的人需要有好的语文能力,其实学理工的同学一样需要语文能力。
我们常常看到年轻人在烈日下打球,他们之所以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地打球,绝不是为了要锻炼体魄来报效国家,而是为了打球是很有趣的事。
我们看到这么多穷人争相掏出腰包来买彩券,已经感到十分不安,再看到一些聪明人在电视上公开骗人,更是难过到极点。
对于赤贫如洗者来说,每一天都是灾难,我们所要救的灾难,并不是大自然所造成的,而是人为的。
好莱坞已经快变成了一个邪恶帝国,正在向全世界传播邪恶的文化。糟糕的是:世人已经慢慢地接受了这种邪恶的文化。美国是一个所谓的“基督教”国家,一个标榜基督教文化的国家,居然拍出人吃人的电影,而且卖座奇佳,就可见美国的善良文化已经投降了。
我建议教育部每年都举办一次全国性的会考,考试题目务求简单,其目的只是看看全国各级学校的各个年级学生中,有多少人根本没有达到最低标准。
一个家庭缴不起一个月六百元的午餐费用,很有可能这个家庭的晚餐也不丰富了。孩子正在发育阶段,营养不良一定会对他们的健康造成永久性不良的影响。
任何一所学校,行为偏差的学生都是少数,我们应该还来得及拯救这批可能变成社会边缘人物的青少年。
我们一再强调教科书必须很薄,这是错误的。好的教科书恐怕一定会很厚,但厚的教科书不代表学生有沉重的负担;如果这本厚的教科书里有很多好的例子,事实上是减轻了学生的负担。
我深信我们的社会仍然是很单纯的,我们没有什么奢侈的欲望,我们只希望我们人类的社会是一个充满爱与关怀的社会。
她发现林教授心肠非常好,只是有时有点狡猾,可是狡猾都是为了开玩笑,没有任何恶意,一个如此有慈悲心的人,将来一定会是个好丈夫,于是就结婚了。
我年岁已大,记忆不太好,趁我记忆犹新之际,我要将我遭遇到的事情写下来。
当年,这座钟是用来传递信息的,有人生孩子,钟敲十下,有人去世,钟敲十二下,有人生重病,快去世了,钟敲十七下
到了这一时刻,他忽然非常后悔他是个优秀的医生。如果他不知道他的病无药可治,他一定会过得比较快乐。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
这个小银盒子离开了它的主人,却带来了中东的和平。
我越来越虚弱了,连痛都没有感觉了,我知道枪战仍在进行,但我已听不见了。我用了所剩下的全部力气,请爸爸告诉妈妈,我数学考到了九十分。
陆教授准备了一些书签送给我们,书签上只两句话,一句中文:“天意难测”,一句英文:We may never be able to understand the language of God .
我们最近流行一种想法,认为我们只该提倡那些风头出尽的所谓高科技产业,而将那些民生工业,一概列为夕阳工业,这真是大错特错,我们家家户户,每周去一次大卖场,买的东西不都是民生工业的产品?
科学的重要性使得科技有了它自己的动力,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它。就在今天,人类正在花二千亿美金制造一座新的太空船,荒谬的是,没有人知道这座太空船要做什么用。
我们应该建立一个观念:攸关人类幸福的科技应该属于人类全体,试想如果有一家公司掌握了可以改变气候的技术,我们该怎么办?
我一直认为网路的无政府现象是不正常的,我们人类连大自然都要管制,举例来说,我们有时要使河流改道,我们也要筑堤防,为什么不能管制人造的系统呢?可是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个正确的观念:管制的目的在于维护国家社会的权益,而不是某些大公司的权益。
在编这本字典的过程中,贡献最大的义工却是一个疯子,而且是一个杀人犯。为什么他变成疯子,为什么他杀人,我想还是让读者自己去看看书吧!对我来讲,他的经历太可怕,我是写不下去了。
我们可以在很多事情上让步, 我们也应该积极地作出可以缓和两岸紧张情势的善意回应,可是我们更应该全国上下一心地团结在民主自由的大旗之下。 我们的侨胞在世界各地抗议示威,不应该再表示他们在统独上的意见,而应该只提民主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