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网路狂热者的矛盾

李家同
【字号】    
   标签: tags:

我一直认为网路的无政府现象是不正常的,我们人类连大自然都要管制,举例来说,我们有时要使河流改道,我们也要筑堤防,为什么不能管制人造的系统呢?可是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个正确的观念:管制的目的在于维护国家社会的权益,而不是某些大公司的权益。

最近,每次参加什么座谈会,与谈人总是会说“这是个网路的时代”,或者是“网路的时代来临了”,每次听到这些话,我都感到这些话有些太重了一点,因为我们现在所有的网路,并不是我们人类精心策划出来的科技产品,而是科技界横冲直撞所产生的结果,它的负面后遗症是可以想像得到的。

网路狂热份子的最重要信念就是要有一个不受各国政府管制的网路,网际网路彻底地摧毁了各国的主权,在过去,外国的讯息要到达本国,是要经过本国政府同意的,所谓“着陆权利”(landing right)就是这个意思。网路网路使我们进入了无疆界的时代,我们可以将信件送给任何一个地区。在政府讨论三通的时代,大陆和台湾之间事实上早已经由网路而通邮了。

这种使政府无法管的现象有好处,也有坏处。政府固然从此不能控制人民的言论,但一些色情业者也因此而大肆张狂。在美国,推销种族仇恨的网站公开成立,而且效果非常好,很多本来心理就很不正常的人现在更不正常了。

尽管很多人对这个现象感到忧心,网路狂热份子却永远反对任何形式的政府管制,他们认为网路讲究的就是民主,就是自由,我们就是要让网路呈现某种程度的无政府状态,虽然美国国会曾经通过在网路上打系色情犯罪的法案,他们仍然告到大法官那里去。他们害怕一旦政府介入,网际网路的民主自由就会不见了。

可是最近一连串的骇客行为,却又使网路业者想法改变了,克林顿总统将经由国会的拨款,来打击电脑骇客的入侵。

当初,当色情业者利用网路来危害世人的时候,网路业者反对政府干预,现在却要在美国成立一个全国电脑安全中心,这充份显示了网路正逐渐被一般大公司所控制,他们所关心的是他们自己的利益,而不是社会大众的利益。

对于网路狂热份子,最近的发展是应该令他们冷静一点了。你们使各国政府无法管制外来的讯息,无法抵抗强势文化的入侵,你们一再强调“开放性”的系统,现在却要采取一些措施来使系统越来越“封闭”。

我一直认为网路的无政府现象是不正常的,我们人类连大自然都要管制,举例来说,我们有时要使河流改道,我们也要筑堤防,为什么不能管制人造的系统呢?可是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个正确的观念:管制的目的在于维护国家社会的权益,而不是某些大公司的权益。

我也要在此提出严正警告,如果网路没有管制,电子商务绝无成功的可能。@(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编这本字典的过程中,贡献最大的义工却是一个疯子,而且是一个杀人犯。为什么他变成疯子,为什么他杀人,我想还是让读者自己去看看书吧!对我来讲,他的经历太可怕,我是写不下去了。
  • 我们可以在很多事情上让步, 我们也应该积极地作出可以缓和两岸紧张情势的善意回应,可是我们更应该全国上下一心地团结在民主自由的大旗之下。 我们的侨胞在世界各地抗议示威,不应该再表示他们在统独上的意见,而应该只提民主和自由。
  • 我建议我们天主教会至少应该多多地使我们教友关怀全世界,祈祷的时候也不能只提到“国泰民安”为止,我们应该替全世界祈祷。
  • 我仍有一个梦想,在我的梦想里,这个社会里充满了好人,爸爸一定是个好爸爸,妈妈一定是个好妈妈,官员是个好官员,民意代表是个好民意代表,谁也不会用造谣方法获利,更不会作出凶残的事。更重要的是,这个社会里的媒体工作者,都不会做出使人犯罪的媒体。
  • 这个世界如果有很多穷国家存在,他们的国人一定会对耗资亿万美金的奥运会感到不舒服的。奥运会的丑闻提供了一个人类反省的机会,在这个大批穷人处于饥饿状况的时候,我们该举办任何如此豪华的活动吗?
  • 我最喜欢的推理小说,应该就是“童谣凶杀案”了,理由很简单,这本书的确充满了创意。
  • 我们对于已经到了末期的病人,应该有一种特别的看法,我们无须再给他们做各种试验,各种治疗,我们最主要的工作乃是要尽量设法减少病人的痛苦,给病人爱与关怀,使病人在有尊严的情况之下离开人世。
  • 美国有二亿人口,民间有二亿枪支,看起来,连才出生的小婴儿都可以配到一枝枪。当年美国人推翻英国暴政,就因为当时的美国人人人带枪,因此宪法保护美国公民带枪的权利。理由很简单,如果美国政府又变成了独裁政府,老百姓还有机会,推翻政府。他们忘了美国政府武力强大,老百姓有这种枪是无法推翻政府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