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集》之冬天里的棉花

苏凰

(clipart.com)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我读小学的时候,家里其实很贫穷,作为一个小孩子,我当时的幸福的概念是很奇怪的。

记得有一次,父亲带领着学生参加劳动,因为那个时候的学校都有自留地可以种一点什么东西,而在那个季节种的是棉花。

我看见他们从山坡上收割下来我平时没有见过的东西,绿叶上挂着累累果子,我起初认为是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后来被告知是棉花,我坐在旁边看他们一次一次的把它堆高,心里感到一阵很莫名其妙的幸福,因为它的花蕾还有点说不出来的清香。

我从木楼上来来去去,手里还拿了一枝棉花的花蕾——现在想来也不知道当时我为什么会这么快乐,而这种快乐,只在那往日的青瓦屋檐、萧瑟的天空、北风与土里土气的我才能遇到,虽然它并不是什么不容易见的妙果——有时,人也真是很奇怪的生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皇尊位主斗枢
    术合天地致平成
    五德灵长何所为
    众部辅台拱紫宸
    龙光八极生日月
    道佑四海持圣神
    ……
  • 这有一朵绛云儿似的花朵,
    有如她儿童样的羞涩。
    应该有点微冷的小雨,
    洒在花瓣,
    却不至于掉颜色。
    我悄悄走近她的身旁,
    不希望任何人来偷折。
    又默默的站在那里,
    再为她轻轻的哼了一首夜歌。
  • 中共伪政府这几天正给自己张罗著一件“大事”:那就是十月一日的阅兵,中共要炫耀自己的武功,而所有的媒体也在大张其鼓的宣传,此中共伪政府的武功到时候可能都要拿出来给大家显摆显摆。
  • 中共长期以来以所谓“主权高于人权”之极权政府的国家主权学说来作为其现实的愚民实践,并由其伪学者们予以胡乱解释把人权弱化成一个低位的所谓“伦理概念”,由此证明其“主权高于人权”的正确。
  • 对于一个我已并不觉得怎样的邪党,其实我也没有再对它继续说三道四的兴趣。因为我以为在以前我已经把中共说的很清楚了,它不过是一个在人类社会道德低下时代所出现的对人类的劫数。至于说现在的中共“扫黑”,那几乎就是一场闹剧。只不过它尚能迷惑一些升斗小民,如此而已,如是而已。
  •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如我君将去斯卡布罗市场

    Parsel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那有芜荽、鼠尾草、迷迭香还有百里香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请顺便代我问候居住那里的一个人儿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她曾我的真心爱慕过的姑娘

  • 近日因为静处无聊所以出去游玩了几天,再次亲历了一些山水之胜,而此处景物与以前却大不相同,因此把这几天的经历写出来,我想或许还有一些意义,至于此山水之为淡远或与妖艳则在于读者的感受了。
  • 莲花郎,采莲房,
    秋水无痕奈如何?
    当撷白花如此玉,
    美人窗前述颜色。
    乌云不堪侍儿剪,
    愿结同心水明瑟。
  • 幼年的我有时爱在河边想一个古老而奇怪的问题——“我是谁,我到底来人间干什么? ”,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最后让我否定了达尔文的EVOLUTION论,因为如果其说成立那么无论人类基因的ATCG的排列,在复杂的自然生态环境的演变下,作为现在“我”的这个意识有可能在若干年之前存在过,也甚至有可能现在也有另一个人感到与“我”是同样的一个意识与存在、感受,他可能就是“我”。但我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譬如我们在一起交谈、饮茶、吃饭,甲与乙无论到底如何的类似与相同,可是甲还是感到自己祗是“甲”而不是乙,乙呢,也感到自己祗是“乙”而不是甲。
  • 幼年的我有时爱在河边想一个古老而奇怪的问题——“我是谁,我到底来人间干什么?”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最后让我否定了达尔文的进化论(EVOLUTIO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