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義(233)

第一一九回 臥牛山小英雄聚會 上院衙沙員外獻圖(下)
石玉昆
【字號】    
   標籤: tags: ,

  這日遠探來報,大人歸武昌,一個個整官服迎接大人。知府帶領同城文武官員,出了武昌府府城門外,一同來到水面,迎接大人,請大人下船。二義韓彰、公孫先生、賽管輅魏昌、池天祿、玉墨見大人道驚請罪。大人就把沈中元的事說了一遍,道:「眾位何罪之有?」然後再見大官人帶領著白芸生、韓天錦、盧珍、徐良、鬧海雲龍胡小記、喬賓見大人。大人連大官人都不認的。有二義韓彰挨著次序,一一的把他們體身之事說了一遍。大人一見這些人,高高矮矮,相貌不同,也有白面書生,也有醜陋的豪傑。見他們虎視昂昂,搓拳摩掌,各各全有不平之氣,恨不得此時與襄陽王打仗才好。大人一見這番光景,不由的歡喜贊歎,與老五報仇,正在用人之際。岸上預備著轎馬,大人棄舟登岸。後面眾人是擁擁塞塞,直奔上院衙門。

  大人轎子一走,玉墨的引馬,後邊就打起來了。什麼緣故?認得的都見禮,不認得的,或韓彰,或智爺,或蔣爺給見見。單單的有韓彰與徐良見他父親,令人看著難過。

  未見之先,徐良就緊打量他天倫,自己聽著娘親說過是怎麼個樣式,並且早托付下韓二伯父了,天倫要是來了,讓他給見見。韓二爺說:「三弟,給你們爺們兩個見見,這是你兒子,你不認的?」徐三爺一聽一怔。徐良過去說:「天倫在上,不孝的孩兒與你老人家磕頭。」徐慶說:「起來罷,小子。」用手一拉徐良,上下緊這麼一瞅。盧爺說:「三弟好造化。」徐慶說:「小子,給你與眾位見見,這是你大大爺。」徐良過去說:「伯父在上,姪男有禮。」盧爺用手一攙:「賢姪請起。」徐慶說:「給你二大爺見過了?」徐良說:「見過了。」徐慶說:「這是你蔣四叔。」蔣爺說:「你們哥幾個瞧瞧,三哥憨傻了一輩子,積下了這麼一個好兒子,真不愧是將門之後。」徐慶說:「讓你哥們恥笑我。」蔣爺說:「怎麼?」徐爺說:「人家的孩子都水蔥兒是的,瞧我們這孩子這個相貌,看他這個樣子就沒造化。」蔣爺道:「據我瞧著更有造化。」徐三爺說:「你們哥們瞧著這孩子,像我的兒子不像?可是我打家裡出來的時候,他娘身懷有孕,今年算起來整是二十餘年,正應這孩子的歲數。我瞧他這個相貌,可不像我的長相,這麼兩道不得人心的眉毛有點不像,可就是這嘴像我的四字口。」蔣爺說:「三哥,你還要說什麼?胡說八道。」盧爺說:「你再胡說,我就給你嘴巴了。」

  語言未了,就聽那邊就嚷起來了,二義韓彰一腳將小諸葛沈中元踢倒,上前去用手一揪胸膛,回手就要拉刀。雲中鶴扭項一看,念了聲「無量佛」,說:「這是怎麼樣了?」蔣爺看見,叫大爺、三爺把二爺拉開。蔣爺親身過去,勸沈中元。小諸葛沈中元微微的冷笑,說:「你就是這個能耐,姓沈的不懼。」韓二義說:「你把大人盜去,要我們大家的性命,你如今還敢把大人送回來,韓某與你勢不兩立!」說畢,也是哼哼的冷笑。蔣爺勸沈中元說:「沈賢弟,咱們可是君子一言既出,如白染皂。先前咱們是怎麼說的?今日可到了,將才只顧見我們徐姪男,還沒容我說話哪,你們就鬧起來了。還是看我。」

  徐良也不知是什麼事,先給師傅磕頭,給師叔磕頭。蔣爺一套話安置住了小諸葛,再勸二義韓彰,說:「二哥,你不是了。沈爺把大人盜走,可是他的不是。你和三哥,你們不是在先,他的錯處在後。我這個人,一塊石頭往平處裡端,沒親沒厚。拿鄧車,準是你們哥兩個拿的嗎?人家棄暗投明,說出來王府人,特來泄機,你們不理人家,故此他才一跺腳走的,他才把大人盜將出去,訴他不白之冤。其錯,這可是他的錯處。把大人盜出去,訴明瞭他的冤,他可不管咱們擔架的住,擔架不住。再說起來,他棄暗投明,口口聲聲說的是與咱們老五報仇,衝著這一手也不該和人家相打。再說起來了,問短了比打短了強。」韓彰說:「我不能像你那兩片子嘴翻來覆去,我們兩個人勢不兩立,有他沒我!」蔣爺說:「二哥,你可想,人家師兄弟都是請出來的,給咱們老五報仇,得罪了一個,那個也就不管了。二哥,殺人不過頭點地,我橫豎讓你過的去就截了。」韓二義說:「怎麼叫我過的去?你說我聽聽。」蔣爺說:「我把他帶過來給你磕個頭,這就是殺人不過頭點地。他磕頭也是頭顱點地,把腦袋砍下來也是頭顱點地。」

  韓彰說:「他肯磕嗎?」蔣爺說:「人家那肯磕?我央求人家去罷。」韓二義說:「只要他磕,我就點頭。」

  蔣爺復又轉身與沈中元說:「將才我二哥得罪你,就是我得罪你。咱們在黑水湖說的言語,到如今還算不算?」沈中元說:「你算我就算。」蔣爺說:「我沒有什麼不算的。磕頭哇,我先給你磕一百,換你一個。我先說給你磕頭,是在山灣呢,你不願意;你要在眾目之下,這可是眾目所觀。」沈中元說:「你真給我磕嗎?」蔣爺說:「要是說了不算,除非是臉搽紅粉。我這個人是個實心的人,人家說什麼,我也當永遠不假。」

  隨說著,他就屈膝跪倒,嘴裡仍然還說著:「我這個人是個實心眼,磕一百,你們可計數。」剛要一磕,小諸葛想著:「他不能給磕,那知道真磕。」沈爺也是一半過意不去,就說了一句謙虛話,說:「算了罷,不用磕了。」蔣爺就站起身來,說:「這可是你說的,我這個人是實心認事,說的那就應的那,人家和我說,我也信以為實。說了不算,就是個婦人。你可是不讓我磕,該你給我二哥磕了。」沈爺心裡說:「這個病鬼真壞透了,我說了句謙虛話,他就不磕了。」問蔣爺說:「你這算完了?」蔣爺說:「不是你不讓我磕了嗎?我這個人實心認事,說了不算,臉上就搽紅粉。」沈中元說:「你真利害透了,就截了我。索性給你二哥磕罷。」蔣爺帶著過來,說:「二哥,可別的話沒有,我把沈爺帶過來給你賠個不是。錯可是你在先哪,人家可不是怕咱們哥們,人家是淨念著死鬼老五,為是給老五報仇。」沈中元一屈膝,說:「別怪乎小可了,前番盜大人是我的不是。」說畢,將要磕頭。蔣爺在旁說:「就這麼受人家的頭,咱們還怎麼稱得起是俠義?」韓二義也就覺著不對,又有蔣爺在旁一說,也就一屈膝,說:「事從兩來,莫怪一人。先前是韓某的不是。」蔣爺說:「從此誰也不許計較誰。」一天雲霧全散,眾人俱是哈哈一笑。就見對面慌張張跑來一人,說:「眾位老爺們,大人有請。」眾人這才回奔公館。

  倒了公館見大人,把君山的花名呈上去,讓大人閱看。大人看畢,擇日上襄陽。池天祿又把武昌的公事回了一回。書不可淨自重絮。

  到了第三日,預備轎馬起身,文武官員護送。到了棄岸登舟的時節,讓他們文武官員回衙理事,眾文武官辭別了大人。大人的船隻奔襄陽,路上無話。直到襄陽,棄舟登岸,早有預備的轎馬,金知府預備的。文武官員俱各免見,上院衙投遞手本。獨見金知府,問了問襄陽王的動靜如何。金知府說:「這幾日王府倒消停,不見什麼動靜。」問畢。知府退下,暫且不表。

  單說大人到上院衙,下轎入內,主管二爺迎接大人。將到屋中,更換衣巾。忽然有眾俠義圍繞著一人,原來是鐵臂熊沙老員外背著一宗物件,有人帶著見大人行禮,回明大人陣圖畫得清楚,請大人過目。觀看陣圖,破銅網,且聽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雙錘將郭宗德出世以來,沒有見過這個樣的寶物,那麼壯的錘把,「嗆啷」一聲,錘頭落地。不敢往西,直奔正北。一看正北合歡樓烈燄飛騰,火光大作。
  • 智爺裝著鄉下人,仍像前套上盜冠的時節,學了一口的河間府話,滑拳淨叫「滿堂紅」。有陪座的客問:「他怎麼淨叫『滿堂紅』?」
  • 有一宗物件就能要他性命。什麼東西這麼要緊?也要看看虛實。就見打箱子裡頭拿出來是極微小的東西,見崔德成接過去在燈光之下一瞅,如同珍寶一般
  • 朱家莊,北俠等分頭踩道,到了雙錘將家門首,好惡霸,懸燈結綵,聽裡面刀勺亂響。瞧看明白,幾位使了個眼色,歸奔朱家莊來。到朱家門口,進了朱文家庭房
  • 智爺說:「老翁你先請起,有話咱們大家計議。」老頭將要起來,忽然闖進幾個人來。智爺一拍巴掌,說:「咳!我的膀臂來了。」又把溫員外嚇了一跳。
  • 賴頭鼋搶人這個事傳揚遍了,這朱德剛打南鄉回來,也是帶著一名從人。他是武夫,好走路。正遇見有人講論呢,可巧讓他遇上了,過去一打聽,人家說明天瞧搶人的,就讓朱德聽見了。
  • 朱文慌慌張張,手中拿定打馬藤鞭,打外邊跑將進來。從人趕著給大爺跪下磕頭,說:「大爺從那裡來?」大爺也不理論那些從人,過來先給溫員外行了個禮。
  • 溫員外那個意見,就打算給大爺、二爺送信為是。正說話間,甘媽媽從後面過來,也是皺眉皺眼,甘媽媽也添了煩了。員外說:「甘媽媽請坐。」甘媽媽說:「員外請坐。」
  • 溫員外出來開門,一看就是一怔,知道雙錘將是一惡霸,素無來往,到門必沒有好事。只可滿臉陪笑,一躬到地。
  • 正說話間,一宗咤事,就見那船忽悠忽悠直奔東山邊而來,把大眾嚇了一跳。怎麼這船自己走起來了呢?大人問:「什麼緣故?」蔣爺知道底下有人,轉身躥入水中,才把胡列、鄧彪叫將出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