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港和街道的故事

文/葉倫會
國際郵輪停泊基隆港的景觀,成為基隆港的觀光賣點。圖為昔日世界夢(右)與盛世公主(左)齊聚基隆港。 (基隆市政府行政處新聞科提供)
  人氣: 9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基隆古名雞籠,位於台灣北端,原名雞籠,清朝時改名基隆,面積132.76平方公里,人口36.8萬(至2019年12月)。95%為丘陵地形,東、西、南三面環山與新北市相鄰,僅北面有少量平地與東海毗鄰。基隆港擁是條件優越的天然深水港,台灣北部的航運樞紐,有台灣頭、台灣北玄關之稱,因多雨而被稱為雨港雨都

1723年,福建漳州移民入墾雞籠,興建崁仔頂街,為基隆市街創建之始。仁三路的奠濟宮供奉開漳聖王,基隆夜市即由該宮向外擴充。1889年,台灣巡撫劉銘傳請林維源總辦基隆築港事宜,奠定築港基礎;1906至1912年的第二期工程,使基隆港粗具規模,再逐步擴建,有通往日本、中國、東南海等地的定期航線,但以往日本為主。基隆開港後,除了漁業外,因為附近曾是台灣最大煤礦產地,礦業及運輸成為重要的商業活動。追溯台灣鐵道史,多半以劉銘傳興建基隆到台北段客貨運鐵路為台灣第一條鐵路。台灣真正的第一條鐵路,是由八斗子煤礦至基隆海濱的運煤鐵路;第二條鐵路也在基隆,台灣最重要的幾項商品煤礦、茶葉、樟腦等亦經由基隆港運輸,奠定基隆在台灣經濟的關鍵地位。

基隆港在基隆市中心區,是港灣城市的特例。現有七個行政區,七個附屬島嶼,分別為和平島、中山仔嶼、桶盤嶼、基隆嶼、彭佳嶼、棉花嶼及花瓶嶼。惟和平島(舊社寮島)、中山仔嶼、桶盤嶼三島已連為一體,即今日的和平島。

基隆市市鳥「黑鳶」,俯瞰基隆港的雄姿。(基隆市野鳥學會提供)

黑鳶Milvus Migrans是基隆市市鳥,俗稱老鷹、老鵰、黑耳鷹,體長約58~69公分,翼長約157~162公分,壽命約28歲。嘴黑色,足灰色,腹部有白色縱斑,尾的形狀和魚尾很像。飛行時,雙翼狹長,尾略呈開剪形,常利用氣流在上空翱翔盤旋,在海洋廣場上,曾有十幾隻老鷹在天空飛翔,景象極為壯觀。疫情發生前,國際郵輪停泊基隆港的景觀,成為基隆港的觀光賣點。

從獅球嶺俯瞰基隆市中心及港區。左方三根煙囪為協和發電廠,市區環繞的水域為基隆港,中央之高架道路為中山高基隆端,遠處外海島嶼為基隆嶼。街道命名與台北不同,主要街道以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等為路首,並依序加上數字。和、平兩字開頭的路名位於和平島,百、福開頭的街道在百福社區,這種命名方式在台灣各都會中屬於特例。

基隆市的田寮河是台灣第一條人工運河,長約3.5公里,興建工程始於劉銘傳時期,1887年完成水道工程。原本有十座橋,少了十二生肖的牛和兔,2011年再增建2座橋,湊足12生肖的橋名。十二座橋樑建造的年代自日治迄近代都有。歷經三位市長修繕改建,故風格迥異。橋名更改見證了台灣歷史進程的縮影。

日治時期,橋名偏好「天、幸、壽……」。屢屢因政治因素而變動地名。財鼠橋連結原名東明橋,許財利市長時改建,並改名財鼠橋。旺牛橋為張通榮市長建的新橋,橋頭沒有設置雕像,只有在橋上圍欄以紅磚砌成牛的抽象圖騰。福虎橋日治時代命名幸橋,台灣光復,改名尚勇橋,李進勇市長改建,改名福虎橋,由書畫大師陶一經執筆,並書刻「河畔疏林靜、園花耀碧空、夜闌孤月白、不過夕陽紅」的詩句。

玉兔橋是張通榮市長建的新橋,12生肖終於全數湊足。橋頭沒有設置雕像,只有在橋上圍欄以紅磚砌成兔的抽象圖騰,形成張通榮的獨特風格。祥龍橋原名崇仁橋,民進黨籍市長李進勇主政期間進行改建,改名祥龍橋。銀蛇橋建橋歷史久遠,日治時代命名天神橋,光復後改名崇智橋,許財利市長改建,並改名銀蛇橋。寶馬橋國民黨政府時代命名達德橋,許財利市長改建,並改名「寶馬橋」。

吉羊橋日治時代命名壽橋,光復後,改名平等橋,李進勇市長改建,改名吉羊橋。美猴橋原名達道橋,許財利市長改建,並改名美猴橋。金雞橋清領時期名為義重橋,日治時代改名日新橋,光復後,更名自由橋,李進勇市長改建,改名金雞橋,由書法家李梅庵題字:「田寮河上雞、從不向人啼、豈敢辭風雨、甘為指路迷」。富狗橋原名博愛橋,李進勇市長改建,改名富狗橋。喜豬橋原名中正橋,許財利市長改建,改名喜豬橋。@#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讀國小時,每天穿「皮鞋」沿牛車路到學校,牛車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過兩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減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雖然農田主人好心的將田埂做得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 每個星期一是成衣市場的固定批發日,來自各地的小販帶著超級大袋子,穿梭在各家商店中,比較衣服品質的好、壞,價錢也在你來我往的喊價中降至合宜價位。
  • 1760年,郭錫瑠引新店溪河水建瑠公圳,灌溉台北盆地一千兩百多甲土地。最初,一年兩次收熟的稻子,利用太陽晒乾後予以保存,晒稻穀的地方叫稻埕,稻埕有大、有小,約定俗成地將其命名為大稻埕。
  • 鄧雨賢和大稻埕的關係密不可分,創作歌曲的合作者以李臨秋為主,他長期住在貴德街旁,家族的親戚朋友以大稻埕人居多。
  • 父母去世二十餘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隱痛。其實我與父母的情非兒女情,乃是質疑人生的一種縈繞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話說這王喜的師兄荊軻功敗身殞,消息傳來燕國,舉國譁然,人人自危,都想滅國之災在即。隔年,秦軍果然攻破薊都(今北京),燕王為解秦王之怒,斬下太子丹,將首級獻給秦軍。
  • 中共病毒肺炎發展到現在已經進入一個紛亂的狀態,部分人士認為疫情已經減緩,尤其有些人士已經迫不及待要出門活動甚至遊覽了。
  • 旅行時滿載的夢想,卻總在回到自己家中打開冰箱看到空無一物的那一瞬間,回到了現實。那些被盈滿的靈感和經驗,總能讓自己決定勇敢地丟棄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什麼,掏空後,重新再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