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賞】集賢賓.退隱(一)

(之一:集賢賓)
作者:歲寒

圖為清 金廷標《品泉圖》。(公有領域)

  人氣: 147
【字號】    
   標籤: tags: ,

王實甫《[商調] 集賢賓.退隱 (之一:集賢賓)》

拈蒼髯笑擎冬夜酒,
人事遠老懷幽。
志難酬知機的王粲,
夢無憑見景的莊周。

免饑寒桑麻願足,
畢婚嫁兒女心休。
百年期六分甘到手,
數支干周遍又從頭。

笑頻因酒醉,
燭換為詩留。

【作者簡介】

王實甫,一說名德信,大都(今北京)人。中國著名劇作《西廂記》的作者。散曲今存的只有小令一首、套曲三套(其中一套不全)。

【字句淺釋】

這首套曲真實而形象地描述了王實甫晚年退隱後的閒適生活。圖為清 謝遂《仿宋院本金陵圖》局部。(公有領域)

商調:元曲宮調之一。
集賢賓:曲牌的名字,也是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們將分五次向讀者介紹。
退隱:這首套曲的題目。
解題:這首套曲真實而形象地描述了王實甫晚年退隱後的閒適生活,表現了他當時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藝術上有很高的欣賞價值,在文學史上也有很高的參考價值。
蒼:灰白。
髯:兩頰上的長鬍鬚。
老懷:老者的情懷,因作者已經過了六十歲了,故自稱「老」。
機(本為「幾」字):事物細微的動向。「知機」就是善觀事象。
王粲:三國時人,因預料國家將亂而不受官,後投奔劉表。
莊周:即莊子,曾夢到自己變為蝴蝶,醒來說不知是自己變蝴蝶還是蝴蝶變自己。
桑麻:指農家事務。
百年期六分:即六十年。
甘:情願、樂意。
支干:即「干支」,十二「天干」和十「地支」互配的記年系統,可以產生六十個不同的記年名稱,因此說六十年是「一輪甲子」。數支干周遍:也就是挨個數完一輪甲子的意思。

【全曲串講】

遠大抱負成夢,就像夢裡變蝴蝶的莊周。圖為明 沈周《寫意冊.莊周夢蝶》。(公有領域)

冬夜裡笑瞇瞇拈著灰白鬍鬚舉一杯酒,
遠離紛紜人事老來情懷清幽。
雄心壯志未酬才學王粲機敏避難而走,
遠大抱負成夢就像夢裡變蝴蝶的莊周。

只要男耕女織不受饑寒我已足夠,
兒女們男婚女嫁成了家我就甘休。
人生百年我很高興六十年已經拿到手,
數完了一輪甲子我現在又從新來開頭。

頻頻微笑因為有些醉酒,
為寫詩換支蠟燭並保留。

【言外之意】

年過花甲的老頭,笑瞇瞇的一手拈著灰白的長鬍子,一手舉著酒杯。圖為清 金廷標《品泉圖》。(公有領域)

這首套曲是一篇直抒懷抱的抒情詩,而這第一支曲子一開頭就給人閒適、愉快和滿足的感覺。年過花甲的老頭,笑瞇瞇地一手拈著灰白的長鬍子,一手舉著酒杯,越喝越高興,因為他終於走出了心路的迷途,心安理得地選擇並實現了「退隱」的高蹈之路。回顧過去,他也像許多人一樣,曾經有過雄心壯志和遠大抱負;也像許多人一樣,遠大抱負和雄心壯志都成了夢影。

不過他沒有像許多人一樣:至死不悟,始終放不下人世間的物質表象對人心的牽引。他看透了,悟到了,開始放下對物質的執著和追求了:在生活上只有不受饑寒的最低要求;對兒女們只要他們自己長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就行了,至於成龍上天還是成蛇鑽草,自己全不在乎;自己的生命,若以百年為期,則已經活過了六十年了,所有不同的記年干支,自己都數過一遍了,現在又從頭再數,這是很令人高興和深受鼓舞的事情。

可見此曲作者的注意力已經完全從物質轉移到了生命過程的本身。在這樣一個生命的重大轉折點,作者作出了明智的選擇,他怎能不高興呢?有什麼不滿足呢?他很高興,特別是有酒可喝,還能寫詩,實在是太好了。作為詩人,他在後面的曲子中還會反覆吟誦詩和酒。

這第一支曲子是全篇的「序言」,對自己選擇的歸隱生活的愉悅,作了一個概括的描述。在後面的曲子中,他就要以獨白式的開朗口氣,細節性地描述自己退隱生活的情趣和思想了。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東邊村子裡母雞生了鳳凰;馬兒變牛兒,發生在南庄;六月天里緊裹著毛皮衣裳; 樹木最好栽在房頂瓦楞上……
  • 煉丹 中國畫
    人生短暫,每天都在消耗著生命,得有一個長治久安的辦法。因此作者希望有一天能自由地進山修道,煉成仙丹,永離煩惱。至於常人不能理解、譏諷嘲笑,那又何足掛齒,由它去吧!
  • 登高望遠,臨風觀濤;青山綠水,極目迢遙。人生能有幾多回?此曲作者在登臨此景時生出歸隱的念頭,也是自然的事;並且最終能在七十三歲時「告歸」,則正應了此曲中歸隱的念頭。
  • 擺脫官場桎梏,遠離世間囂塵;在白雲中自由呼吸,在林泉中陶冶性情;一身輕鬆,心曠神怡。如此種種,又全都融入意蘊深長的「一笑」之中。平生得此一笑,從古至今,世上能有幾人?
  • 雁 中國畫
    沒有典故和華豔文詞,只用白話口語作白描,淺近平易、自然流暢;加之巧妙的比興、淋漓盡致的鋪排,確如後人評價的「如空谷流泉」一樣帶著天籟似的天然純真之美。
  • 山水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