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博览
说到刺客,很多现代人脑中马上浮现的是没有善恶之分的冷面杀手。其实,出现在春秋时期的中国的早期刺客,其行刺动机较为单纯,往往因感激委托人的恩德而去行刺,因此带有一些侠义精神,其中《史记》中刻画的以“士为知己者死”作信条的四大刺客专诸、聂政、豫让和荆轲最为有名。秦朝之后的刺客,虽然行刺动机多了金钱、名声、仇恨、政治等因素,但仍有一些刺客保持着侠义精神。
当别人对自己不好,公开或在背后使坏,甚至造成了某种损失的情况下,我们是以同样的方式回击,还是以德报怨,想办法化解双方的矛盾和怨恨呢?古人的两则故事给出了答案。
六、以居地为姓 若干氏族迁徙到新居地后,便以所居住地方的地名或特色为姓,例如战国时齐国的陈仲子,本为齐国世家,后来他辞去爵位,举家迁到于陵这个地方,从事耕读生活,于是他的后裔便以“于陵”为姓。
直言之臣似针砭,直言又善谏之臣则是针砭中的美玉瑰宝。本文举了两个智慧善谏的例子,成人之美又达到起死回生的作用。
中华古代医学水准是现代的实证科学望尘莫及的。西医解剖人体,也找不到、证实不了经络气脉的存在。然而,经络气脉实实在在存在于人体中,而且历代有许多名医神手的医例流传下来。
“一字千金”比喻文辞精当,价值极高,这成语的典故出自《吕氏春秋》完成时的一个“广告”。《吕氏春秋》是怎样的书呢?真的是“一字千金”吗?
一个二十岁浪荡儿怎样脱胎换骨变成晋朝的大儒者?在晋朝着书之多无人能出其右,他的称号“玄晏先生”成了后代隐逸高士的代称。他是谁呢?
楚庄王围攻宋都,已经窥知对方城中之人“易子而食”,楚军胜券在握了,却仅仅因为一句话弃攻,班师而返。什么话有这么大的力量,为两国迎来和平令终呢?
现代人走过一段实证科学的路,又发现了中国传统文化星空中的一些亮点,奥妙无穷。比如,针灸医学彻底证实了看不见的空间层次——脉络、穴道的真实存在。
一石才中的八斗才给了曹子建,那么另外两斗才在谁那里呀?可能和最早赞美他有八斗之才的人有关系吗?
在日本传统文化中,每个月份都有别称雅号。4月的雅称有:卯月、鸟来月、花残月、清和月、下半月、献梅月、纯阳月、朱明月等等。这些雅称,不但多具时节感,还颇富诗情画意,给人带来一丝清雅的审美愉悦。 樱花绽放,拉开了东瀛4月的帷幕,也给日本人...
纽约的林肯剧院,华盛顿DC的肯尼迪艺术中心,悉尼帝苑剧院,伦敦大剧院,意大利罗马歌剧院……,这些表演艺术场所的新贵、或是曾今在人类历史上上演过艺术经典的传奇,都迎来了神韵演出的盛典。神韵艺术团每年在全球约20个国家150多个城市巡回演出。2019年,在全球上演了近670场演出,覆盖百万现场观众,所到之处一票难求,缔造了全球表演艺术界的奇观。
现代人大多终其一生,“写字”尚未入门,高谈“书法”却大言不惭。书法爱好者将不同人群的墨迹分为“文人字”与“书家字”,“文人字”强调实用,虽也美观但并未上升为艺术。“书家字”是进入艺术境界的墨迹,是借助线条的流动,传达气韵直抒胸臆,乃至在笔墨之间流露出书法家的情绪与个性。
司马懿面对四门大开的空城,与陆逊面对空无一人的石阵,他们俩的心态是那么的相似:如临大敌,困惑犹豫,急忙撤退。陆逊为何撤军十里?因为他看到了阵阵冲天而起的杀气。那司马懿呢?他没有看到杀气,可是他听到了动人心魄的琴声。
中世纪始于西罗马帝国灭亡的476年,通常被人们称为“黑暗时期”。为什么在这漫长的“黑暗时期”,竟会诞生人类最早的大学?甚至在人类文明史上,诸多思想巨人、艺术与科学巨匠也在这“黑暗时期”涌现?对这一问题的思考,无法绕开基督教在中世纪存在的事实。
“学富五车”的成语来自庄子说“惠施多方,其书五车”,然而,这话不是真赞美惠施好学问,到底要表达什么真意?
晋元帝任用邓攸为太子中庶子,后又任命他为吴郡太守。邓攸自己带着米粮前去就任,不肯接受俸禄,只饮用吴郡的水而已。当时吴郡正闹饥荒,邓攸上书请求朝廷赈济,但没有得到朝廷的回复。为了不让百姓饿死,邓攸私自下令开仓放粮。这时朝廷派来赈济灾民的官员也到了,同时来了解邓攸从政的好坏。有人弹劾邓攸私自放粮之罪,但是朝廷很快赦免了他的罪过。
晏婴是春秋后期齐国著名的贤相,后人习惯上多尊称他为“晏子”。春秋时鲁昭公三年(公元前539年),齐景公认为晏婴的住宅太差了,就对晏婴说:“您身为宰相,不宜再住在这么寒酸的房子里了。我为你建造一座明亮高爽的住宅,如何?”
为了醒世化民,张三丰给不同悟性、不同根基的众生,撰写了《天口》,共计24篇,涉及五德、孝行、淫恶、爱人、敬神、医药、相卜等内容。他以《天口》道人生,为不同根基的人指点迷津,从中讲述做人之道,处世之道,殷切劝人重德行善,告诉人们吃亏是福,“吃尽亏时劫巳除”等普世理念。
这些贤官的为人和从政的境界,怎样让天下雨、让猛兽离开、让灾害避开他们守护的地方呢? 史书上记载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真实故事和“异象”。
回到公元前四世纪,孟子回答梁惠王问题时,反问他:“你说,百步真的不如五十步吗?” 孟子这样反问梁惠王的用心何在呢?其实五十步笑百步,两个都是输家。
天上的一盘棋,相当于人间的一个世纪。神仙的一生,相当于人间无数次沧海桑田的变换。“烂柯”、“沧海桑田”、“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这些深入人心的传说,成为含义深奥的词汇与俗语,带着不可抹灭的对美好天界的向往,铭刻在中国人的心底。
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第一回有一首《好了歌》,诗中写道:“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一首诗道尽了无数人在人世间执著的追求,但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有多少世人明白人在世间不过是匆匆过客,所谓的功名利禄皆有定数?
古人认为瘟疫乃神鬼所为。道教《太平经》上说:“阴气胜阳,下欺上,鬼神邪物大兴,而昼行人道,疾疫不绝,而阳气不通。”
“四十九年非”同于“蘧瑗知非”这个典故,主角叫蘧伯玉,卫国人。卫灵公和夫人一天夜里听到一阵车声辚辚,从远趋近,到了宫阙前,车声停了一会儿才又响起,这时车已经是进了宫阙了。卫灵公就问夫人:“知道是谁吗?”夫人答说:“此人一定是蘧伯玉。”何以知道是他?
花木兰的故事被记载在南北朝时代流传下的民歌中,花木兰本是闺中少女,适逢乱世征兵,木兰可怜父亲年迈,于是女扮男装,替父从军,奔赴战场。2009年,神韵以纯正纯美的中国古典舞艺术形式将这一深入人心的故事生动再现在舞台上,舞剧《木兰从军》获得全世界观众的赞赏。
中国古典舞是五千年庞大中华文化基奠中,艺术体系里面的一支肢体表演形式。几千年来,它在民间、宫廷以及传统的戏剧中世代相传,历经各朝文化的基奠和淬炼,最终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完整、庞大的舞蹈体系之一。
“三人成虎”典出何时?“三人成虎”是怎么造出来的呢?相信吗?不管是古代还是今天,人人的智力和定力都面临“三人成虎”的考验。众口铄金,人言可畏!教训真的太多了。
“飞天”一词是跟随佛教一起传入中国的,“飞天”在佛教中的含义是天上掌管音乐和舞蹈的神,每当天上举行盛大的佛会时,她们就凌空飞舞,以舞蹈、音乐和鲜花礼赞神明。在敦煌壁画的创作过程中,她们的形象被虔诚的工匠亲眼目睹并描摹、雕刻、记录下来流传后世。
艺术是人类文明的智慧结晶,追溯历史,艺术的起源往往与信仰有关。当人们的某种思想感情太过强烈时,就会将其表达出来,用歌声、用图画、用舞蹈。在上古时期,人们对神明的敬仰之心、虔诚之意超越于其它的任何一种感情,因此,在任何一种人类艺术的滥觞阶段,我们最常看见的就是描绘天国神佛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