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美術 文藝復興盛期

米開朗基羅(2)《聖悼》

作者:周怡秀
  人氣: 5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藝術生涯初期

1492年羅倫佐去世後,米開蘭基羅回到自己家中。這段期間他在佛羅倫斯聖神教堂院長的協助下,他得以利用教堂醫院(l’hôpital Santo Spirito de Florence)的屍體進行解剖研究,一窺人體結構之奧秘。為此米開朗基羅雕刻了一件木製的耶穌像(wooden crucifix,1492-93)回報給教堂。

然而,薩弗納羅拉的末世佈道的陰影逐漸籠罩佛羅倫斯。他批判教宗亞歷山大六世,更嚴厲指責美迪奇家族的奢華虛榮將會為佛羅倫斯帶來災難。他鼓動佛羅倫斯民眾摒棄一切人間財富和享樂,以求得救贖。他的預言在當時佛羅倫斯面臨法軍的威脅下很有說服力,整個城市人心惶惶。米開朗基羅也處於內心的矛盾中。他信服薩弗納羅拉的講道,但對薩弗納羅拉嚴厲指責希臘羅馬藝術中的人體美又十分為難;他也期待佛羅倫斯以共和制度取代權貴統治,但又感到愧對美迪奇家族。

1494年10月,就在法王查理八世入侵、美迪奇家族被逐之前,敏感而警覺的米開朗基羅擔心受牽連逃離了佛羅倫斯,先後抵達威尼斯、波隆納,並為波隆納為聖道明會(又譯聖多明我,拉丁文Ordo Dominicanorum)大殿完成最後的部分雕像,和聖多明尼克陵墓的《聖普羅鳩魯像》等作品。《聖普羅鳩魯像》被認為是他的自雕像,這個看來叛逆的少年像雖也表現出力量,卻缺少後期作品的沉著與莊嚴。米開朗基羅也為接待他的Gianfrancesco Aldofrandid 製作一尊天使燭台作為回報。(Aldofrandid也收留過流亡的美迪奇家族,事實上,米開朗基羅獲得禮遇還是沾了美迪奇家族的光。)。

一年後米開朗基羅回到漸趨平靜的佛羅倫斯,此時薩弗納羅拉已經掌權,但他並未委託米開朗基羅創作,雕刻家不得不向美迪奇家族的尋求工作機會 (註13)。為了賺取較多的錢財,米開朗基羅甚至將作品沉睡的邱比特雕像偽裝成古董 (註14),由中間人賣給了紅衣主教拉斐爾.瑞裡奧。後來主教發現是贗品,要求中間人償還費用,但希望認識手藝出眾的創作者。或許因為佛羅倫斯前景不明,1496年米開朗基羅便應紅衣主教拉斐爾.瑞裡奧之召喚前往羅馬。

第一次羅馬之行

在羅馬,米開朗基羅在寄宿的銀行家雅格布‧加里(Jacopo Galli)府中,為紅衣主教創作了一尊酒神巴卡斯像。雕像呈現出一個醺醉、站姿傾斜,肉體渾圓、表情呆滯頹廢的青年,腳邊年幼的牧神(satyr)捧著葡萄貪癡憨笑。或許米開朗基羅想藉此批判縱欲的粗俗可鄙,但表現手法畢竟過於露骨,瑞裡奧主教拒絕接受,這尊雕像便成了加里花園中的收藏品。

《酒神巴卡斯像》(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酒神巴卡斯像》(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酒神巴卡斯像》局部 ─ 年幼的牧神(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酒神巴卡斯像》局部 ─ 年幼的牧神(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然而羅馬之行對米開朗基羅而言是非常有利的﹕一是遠離了佛羅倫斯的「薩弗納羅拉風暴」﹕這位狂熱修士使得政治和社會的緊張局勢升高,加上他對藝術採取嚴格審查,甚至焚毀大量不合教義要求的藝術品,嚴重扼殺了藝術的發展。二是羅馬有大量古蹟提供了米開朗基羅觀摩、學習的機會,而富人和知識精英組成的文化圈也提供他獲得新知、結識未來雇主的可能。

成名作﹕《聖母悼子像》

《聖母悼子像》(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聖母悼子像》(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1497年11月,法國駐聖座大使瓊.畢雷主教(Jean Bilhères de Lagraulas.)透過蓋裡委託米開朗基羅創作雕塑《聖殤像》(Pietà又譯《聖悼》、《聖母哀悼基督》、《聖母憐子》),原是為主教在Santa Petronilla 禮拜堂的墓地訂做。兩年後這件作品完成,當時的米開朗基羅只有24歲。

端坐的聖母將受難的耶穌擁在懷中,如金字塔般的穩重、莊嚴。人物造形氣勢與內涵、肌肉與布褶的質感,每個細節體的轉折銜接,無不體現出藝術的動人力量。瓦薩利這樣描寫耶穌﹕『不能想象還有比這更真實的死亡景象了,柔軟的頭部姿態,與手臂、身體和腿部的肌肉如此和諧一致,手腕細節到血管的精緻刻畫,令人驚嘆於一個凡人能在極其短暫的時間內創作出如此神聖可敬的作品。』並認為聖母悼子像『揭示了所有雕刻藝術的可能』,『能從一塊巨石裏展露出血肉中亦復難見的自然美感,委實是項奇蹟。』另一位米開朗基羅傳記作者如此描寫聖母﹕『聖母坐在豎立十字架的岩石上,扶著橫躺在膝上的聖子,以如此偉大又罕見的美感呈現,令觀者無不動容。』

這件作品突出之處在於,一是展現了藝術家無與倫比的精湛手藝和人體解剖知識,精確無暇又刻畫入微;其次,人物本身的高貴的美感和所傳達的情意,表現出深刻而雋永的內涵。特別是聖母的部份,理想化的容顏與情感的內斂事實上與希臘藝術的古典美學一脈相承。有一些人質疑聖母的面貌似乎太年輕了。聖母米開蘭基羅的回應是﹕『堅守貞節的婦女總能永保青春的,上帝也會利用這一點來證明她的美德。』此外,悲傷的聖母並未像一般喪子的母親那樣涕淚縱橫。除了不破壞美感,米開蘭基羅可能也藉此表現了聖母超然的神性,就像古典時期的希臘神祗那樣平靜沉思。然而,這平靜無言也是一種極致。唯一流露出情感的是聖母的一隻無力的、向上微微攤開的左手,仿佛已經無法承受那極致的悲慟…正所謂《言有盡而意無窮》,《無聲勝有聲》。

作品面世後立即得到群眾的激賞,然而卻一度被誤傳為米蘭雕刻家克裡斯多弗羅.索拉裡(Cristoforo Solari)所作。於是米開朗基羅利用晚間在聖母胸前的肩帶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從此,「米開朗基羅」這個名字再也不是無名之輩。這件米開朗基羅唯一署名的作品 ,為他奠定了偉大雕刻家的名聲。
@*

註13:洛倫佐‧迪‧皮爾弗朗切斯科‧德‧美第奇(Lorenzo di Pierfrancesco de’ Medici)委託米開朗基羅創作一尊施洗約翰像。

註14:據傳記作家阿斯卡尼奧‧康迪維(Ascanio Condivi)稱,施洗約翰像的委託人洛倫佐‧迪‧皮爾弗朗切斯科‧德‧美第奇建議米開朗基羅把丘比特偽裝成出土的古物,以謀取更高利潤。也有學者認為偽造古物是米開朗基羅自己的主意。

註15:據瓦薩利記載,作品完成後受到許多贊賞和議論。一次米開朗基羅在現場聽到有人詢問誰是作者,卻有人回答﹕「是米蘭的克裡斯托浮羅.索拉第。」於是夜間米開蘭基羅就帶著鑿子和小燈,在聖母的肩帶刻上﹕「佛羅倫斯的米開朗基羅.波那洛提所作(MICHAELA[N]GELUS BONAROTUS FLORENTIN[US] FACIEBA[T])』。(日後米氏為自己的莽撞和自大感到後悔,發誓以後不再在任何作品上簽名)。這件作品至今保存在梵蒂岡的聖彼得大教堂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藝復興盛期另一位與達芬奇勢均力敵的藝術巨擘是米開蘭基羅 。他們先後出生、成長於佛羅倫斯,是同鄉也是競爭對手。米開朗基羅比達芬奇晚23年出生,卻多活了45年,是文藝復興盛期最長壽、影響力最大的大師之一。他一生跨越了文藝復興的早期、盛期到晚期,看到了羅馬的興衰,也引領著藝術的變革,直接或間接影響著矯飾主義和後來的巴羅克風格。
  • (大紀元記者鍾元台灣台北報導)1512年文藝復興時期偉大的藝術家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Buonarroti)在意大利羅馬梵蒂岡西斯廷教堂(Sistine Chapel)歷經4年5個月時間,完成傳世巨作穹頂壁畫《創世紀》;24年後,他以將近6年的時間,在西斯廷教堂繪製了撼人心魄祭壇畫《最後的審判》。台灣歷史博物館即日起展出《米開朗基羅:文藝復興巨匠再現》特展,呈現他創造世界藝術史上奇蹟的傳奇人生。
  • 【大紀元1月25日報導】(中央社記者徐卉台北25日電)「米開朗基羅:文藝復興巨匠再現」特展明天登場,真跡原作翻模製成的「大衛」雕像聳立史博館外,民眾紛紛駐足欣賞。
  • 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基羅手稿來台展出,今天下午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將舉行開箱記者會,大師真跡手稿首度在台亮相。
  • (大紀元記者馬有志美國加州沙加緬度報導)2013年1月2日,美國加州首府沙加緬度的社區中心劇院。大幕拉開若天國之門大開,身著無縫天衣的仙子,每個指尖、每個細胞都傳遞著純美與純淨,繽紛鮮妍的色彩也將美好撒向觀眾。神韻,表達了中國五千年文化和神的慈悲感召。天幕合攏,觀眾們的天國之旅結束,回到了現實世界。
  • (大紀元記者韓婕編譯)梵蒂岡博物館主任包露奇(Antonio Paolucci)說,每年到梵蒂岡的西斯廷教堂(Sistine Chapel)參觀的大批遊客,身上攜帶的灰塵和汗水,造成對米開朗基羅精典名作的破壞,今後參觀者需先吸塵、降溫。
  • 米開朗基羅是神的寵兒,他就是為讚美神、儆醒人,恢復人類的正統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間來的。一天清晨,米開朗基羅獨自攀登上羅馬郊外的一座山的峰巔,頓感心曠神怡、思如泉湧。他回想起聖經《創世紀》,上帝創造天地,「上帝是創造宇宙的最偉大的藝術家」米開朗基羅頓時茅塞頓開:西斯廷教堂穹頂那個位置就是為榮耀神而準備的。
  • 米開朗基羅是神的寵兒,他就是為讚美神、儆醒人,恢復人類的正統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間來的。
  • 〔自由時報編譯羅彥傑/綜合報導〕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最偉大的畫家與雕刻家之一的米開朗基羅,在他的壁畫裡藏了密碼?兩位美國神經解剖學專家相信,米開朗基羅把一些解剖圖隱藏在他最出名的作品之一—梵蒂岡西斯汀教堂壁畫,但對這個舉動的意義,專家看法不一。
  • 大約在設計《安加里之戰》的同時,達芬奇已在著手另一幅氣氛完全不同的作品,也就是被稱為《蒙娜麗莎》的著名肖像畫。這也是達芬奇在第二次佛羅倫斯時期流傳下來唯一完整的作品。關於這幅作品的創作動機,有這麼一種說法﹕達芬奇看到年輕氣盛的對手米開蘭基羅創作《大衛》後廣受愛戴,心中頗不是滋味;激起了他也想在繪畫領域創作一幅驚世之作的野心,於是有了這栩栩如生的《蒙娜麗莎》。不論事實如何,達芬奇確實對這幅作品十分看重,在日後遷移時總是帶著它。這幅畫最後隨著終老於法國的達芬奇到了異鄉,達芬奇死後歸法國王室所有,最後成為盧浮宮的鎮館之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