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雅樂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蓬萊的音樂大師

作者:文逸飛    

元.王振鵬〈伯牙鼓琴圖〉。(公有領域)

  人氣: 3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伯牙成連學習彈琴,經過了三年,雖然掌握了彈琴的技巧,但總沒法完全融入樂曲的意境中,達到心凝神寂的境界。

成連伯牙說:「我的老師方子春,現住在東海蓬萊山上,他最善於教導情致,我送你過去請教他吧。」

於是,兩人一起乘船到了蓬萊山。成連讓伯牙住下來,告訴他:「你先留在這裡練習,我去迎接老師。」便撐船離去了。

成連始終沒有回來。
…………………。

清 袁耀〈蓬萊仙境圖〉
清 袁耀〈蓬萊仙境圖〉。(公有領域)

伯牙一個人待在孤島上,眼看四周空曠遼闊,一個人也沒有;日子一天又一天過去,每天只聽海浪沖激岩岸的崩裂般響音;遠處山林幽寂,鳥兒們徘徊碧藍的海面,悲傷地鳴叫著。

突然間,他忘卻了自我。

伯牙嘆息道:「原來哪有什麼太老師呢?是老師要讓我放下情感與人心呀!」於是他拿起琴來開始彈奏,四周的一切彷彿都消失了,只剩下琴音充滿在整個天地間。

頤和園長廊上的彩繪:子期聽琴,圖中人為伯牙,繪畫年代大約於19世紀末。(Shizhao/維基百科)
頤和園長廊上的彩繪:子期聽琴,圖中人為伯牙,繪畫年代大約於19世紀末。(Shizhao/維基百科)

他不斷地彈著、唱著,時間悠然而逝;一曲終了,老師(成連)回來了。

成連微笑:「伯牙啊!這偉大的自然便是你最好的老師呀!」於是,成連把依然沉浸在音樂旋律之中的伯牙,引到船上,乘船破浪回去。

自那以後,伯牙便成了天下無與倫比的琴師。@

《獨釣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紀元讀者購書優惠 https://goo.gl/27qA1k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浩瀚的時間長河中,人類的生命如此短暫。悠悠萬代,世間的輝煌,不過如一粒粒瞬間碎裂的沙塵,甚至留不下一片漣漪!生命究竟為何而來?又將歸往何方?在無盡的蒼穹裡,如此微渺的自我,卻總苦苦追尋著一個或許永遠也得不到的答案!
  • 王昌齡的好友辛漸準備北上洛陽,詩人特地陪伴著他,直送到潤州,在芙蓉樓作別。〈芙蓉樓送辛漸〉: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
  • 人稱「詩佛」,在他的詩中常常看不到作者個人的形象,只是如畫般描繪出自然的本來面目。由於長年修佛,王維的詩總表現出一種「無我之境」,沒有過多的情感,只是靜觀萬物紛陳而已。〈竹里館〉一詩卻打破了這個常例,詩中不但出現了主角清楚的自我,而且還是一個極度孤獨的形象。
  • 王維羈旅在外,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位剛從故鄉來的客人,想打聽家鄉的近況;沒想到滿腹鄉愁的他,千頭萬緒,不知從何問起,最後,卻提起了梅花。
  • 賈島對韓愈再三拜謝,兩人變成了好朋友;韓愈騎上馬,與賈島一路討論著詩文回去。一如月下劃破寂靜的聲響,賈島與韓愈的相逢,也敲開了他人生與仕途的大門。賈島後來以韓愈為師,並正式還俗參加科擧,只可惜內向孤靜的性格,使他鬱鬱不能得志,一生在排擠、貶謫,與謗議間度過。
  • 離別,給人的印象似乎總是悲傷的,壯年時離別,是一種沉痛的割捨;暮年時離別,是一份對逝者的自傷;然而,離別發生在意氣風發的青年時代,卻可能於殷殷相送中,寄託了更多對未來的美好憧憬與祝福。
  • 盛唐,是帝國領土最為擴張的時期;塞外遼闊的風光,英雄策馬的景象,拋頭顱、灑熱血,建功立業,是每個好男兒心中都有過的夢想。在這個時期也產生了許多傑出的邊塞詩人,他們的作品得到百姓的普遍共鳴,也被人們所廣為傳唱,而其中最傑出的當推王之渙。
  • 李白應是深具仙根的,據《李太白全集》裡記載,他與東巖子在山中養了一千多隻珍禽,並能召喚牠們;這段時光想必也奠定了李白詩文中具有的「神仙氣息」。
  • 孟浩然年長李白十二歲,當時已經是名滿天下的詩人了,而年輕的李白才初出茅廬呢。他們一見如故,時相往來。李白彷彿像見到了一座高山,一心只想親近與登攀;孟浩然的胸懷磊落,恬淡自然,讓李白寫下了「吾愛孟夫子」的滿腹欽仰:
  • 宋神宗元豐二年(公元一○七九年),御史何守正等上表彈劾,言蘇軾詩句譏諷朝政,暗藏不軌;神宗大怒,將蘇軾逮捕入獄待死,史稱「烏臺詩案」。這是蘇軾政治生涯的重大轉折,他在獄中歷盡折磨,三不五時接受嚴刑拷打,「詬辱通宵不忍聞」,幾度將要命絕;……所幸最終免死,改謫黃州團練副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