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夜半鐘聲在說什麼?

作者:文逸飛  

東漢 袁耀〈綠野堂圖〉。(公有領域)

  人氣: 45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清代文學家張潮曾於其《幽夢影》中說道:「在月光下,要欣賞簫聲;在山林間,聆聽松濤聲;在水際,該聽漁人的欸乃聲;如此,才算不虛此生。」(註1)那麼,在客遊他鄉的孤獨夜晚,又該聽什麼聲音,才最感觸良深呢?唐朝詩人張繼,敲響了千古不朽的夜半鐘聲。

張繼,字懿孫,出身於書香門第,家中世代都是詩人;他自幼習練弓箭,可說是文武雙全。

天寶十二年(西元七五三年),張繼考上了進士,正是前途大好的時候,不料,還沒來得及當官,安史之亂就發生了!天寶十四年,張繼為了避亂來到南方,在江淮之間飄蕩著。有一天,他泊舟於楓橋畔,夜裡輾轉難眠,於是寫詩來消解憂愁,就創作了這首千古絕唱: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月亮西沉,烏鴉啼叫著,霜氣布滿了天空。
江邊的楓樹,漁舟中的燈火,
與不能入眠的我相對發愁。
姑蘇城外的寒山寺呀,
半夜裡敲響了鐘聲,
一聲一聲地,傳到了我客居的船上來。

清 禹之鼎〈月波吹笛圖〉。(公有領域)

這是一首七言絕句,描寫旅人夜宿舟中的情景,也是張繼的代表作。張繼一生,就以這首詩留於後世,即已名垂千古。

全詩情景交融,充滿了迷離的色彩和淒清的氛圍:夜半、烏鳥的黑,江楓、漁火的紅,霜氣、月色的白,交織成水鄉秋夜的清冷畫面;而那迷濛搖曳的景象,又彷彿暗示了旅人離鄉漂泊,沒有歸屬的感受。通篇直抒胸臆的情語只有一個「愁」字,卻已充分表達了失眠旅客的落寞情懷,手法高妙,是為絕唱。

寒山寺,相傳建於南朝梁武帝時,原名叫「妙利普明塔院」。唐朝貞觀年間,名僧寒山與拾得從天臺山來到此地作住持,從此改名為寒山寺。

寒山寺的夜半鐘聲,也是整首詩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它不單營造了巨大的張力,以動襯靜,更如警世禪語,將讀者帶入悠遠的意境中。

明 商喜〈四仙拱壽圖〉,現藏於國立故宮博物院。畫中拾得踏著帚,寒山踏著蕉葉,李鐵拐踏著拐杖,劉海蟾騎著三足金蟾,騎著鶴是壽星。(公有領域)

寒山與拾得曾留下許多發人深省的對話。

昔日寒山問拾得曰:「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相傳,寒山與拾得兩位高僧後來是雙雙乘鶴離去的,更有人說,寒山是文殊菩薩的化身,拾得是普賢菩薩的化身,他們來此世上,就是要點化世人,凡事遇到矛盾和問題,要向內找自己的心。

寒山寺的鐘聲,在這靜謐的深夜裡,傳入詩人耳中,是否也如迷霧中乍現的光亮,提示了張繼於離亂飄零後的生命徹悟呢?

宋代大文學家歐陽修曾經懷疑「夜半鐘聲到客船」一句與事實不符,他在《六一詩話》中提到:「詩人貪求好句而理有不通,亦語病也。」認為寺院自古以來都是晨鐘暮鼓,寒山寺又怎會半夜敲鐘呢?

然而考諸典籍,唐朝寺院是有半夜敲鐘風尚的。唐朝詩人皇甫冉在〈夜宿嚴維宅〉一詩中曾寫道「夜半隔山鐘」;白居易在〈宿藍橋對月〉一詩中也有「半夜鐘聲後」的句子。

宋朝詩人陳正敏更在其著作《遯齋閑覽》中談到,曾經借住姑蘇城中的一間寺院,夜半聽見了撞鐘聲;他詢問院中僧人,僧人回答:「這叫做分夜鐘呀,這是姑蘇城中寺院普遍都有的呢。」(註2)陳岩肖《庚溪詩話》也提及:「然余昔官姑蘇,每三鼓盡四鼓初,即諸寺鐘皆鳴,想自唐時已然也。」

分夜鐘,也就是夜與晝相交時刻所敲的鐘,敲完便是次日了。或許,是要為世人驅離黑暗,又或是在人們酣夢時將他突然驚醒,好看清楚浮生大夢的虛幻呢?

寒山寺的夜半鐘聲,不但劃破了夜的寧靜,更成了〈楓橋夜泊〉最具神韻的詩句。

它撞擊了孤身在外的詩人的心靈,在剎那間窺見了除去雜念後的真實自己。或許,只有在夜半無人,萬籟俱寂的時候,人們才最想不起名利與情感的追尋,這時的鐘聲,能夠穿透層層的遮蔽,敲醒我們反躬自省,想起生命的本源,來世的最初意義吧!

註:
(1)、張潮《幽夢影》:「春聽鳥聲,夏聽蟬聲,秋聽蟲聲,冬聽雪聲。白晝聽棋聲,月下聽簫聲。山中聽松風聲,水際聽款乃聲。方不虛生此耳。若惡少斥辱、悍妻詬誶,真不若耳聾也。」

(2)、吳曾《能改齋漫錄》「半夜鐘」條引陳正敏《遯齋閑覽》:「嘗過蘇州,宿一寺,夜半聞鐘,因問寺僧,皆云:分夜鐘曷足怪哉?尋聞他寺皆然,始知半夜鐘惟姑蘇有之。」@

《獨釣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紀元讀者購書優惠 https://goo.gl/27qA1k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浩瀚的時間長河中,人類的生命如此短暫。悠悠萬代,世間的輝煌,不過如一粒粒瞬間碎裂的沙塵,甚至留不下一片漣漪!生命究竟為何而來?又將歸往何方?在無盡的蒼穹裡,如此微渺的自我,卻總苦苦追尋著一個或許永遠也得不到的答案!
  • 王昌齡的好友辛漸準備北上洛陽,詩人特地陪伴著他,直送到潤州,在芙蓉樓作別。〈芙蓉樓送辛漸〉: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
  • 人稱「詩佛」,在他的詩中常常看不到作者個人的形象,只是如畫般描繪出自然的本來面目。由於長年修佛,王維的詩總表現出一種「無我之境」,沒有過多的情感,只是靜觀萬物紛陳而已。〈竹里館〉一詩卻打破了這個常例,詩中不但出現了主角清楚的自我,而且還是一個極度孤獨的形象。
  • 王維羈旅在外,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位剛從故鄉來的客人,想打聽家鄉的近況;沒想到滿腹鄉愁的他,千頭萬緒,不知從何問起,最後,卻提起了梅花。
  • 賈島對韓愈再三拜謝,兩人變成了好朋友;韓愈騎上馬,與賈島一路討論著詩文回去。一如月下劃破寂靜的聲響,賈島與韓愈的相逢,也敲開了他人生與仕途的大門。賈島後來以韓愈為師,並正式還俗參加科擧,只可惜內向孤靜的性格,使他鬱鬱不能得志,一生在排擠、貶謫,與謗議間度過。
  • 離別,給人的印象似乎總是悲傷的,壯年時離別,是一種沉痛的割捨;暮年時離別,是一份對逝者的自傷;然而,離別發生在意氣風發的青年時代,卻可能於殷殷相送中,寄託了更多對未來的美好憧憬與祝福。
  • 盛唐,是帝國領土最為擴張的時期;塞外遼闊的風光,英雄策馬的景象,拋頭顱、灑熱血,建功立業,是每個好男兒心中都有過的夢想。在這個時期也產生了許多傑出的邊塞詩人,他們的作品得到百姓的普遍共鳴,也被人們所廣為傳唱,而其中最傑出的當推王之渙。
  • 李白應是深具仙根的,據《李太白全集》裡記載,他與東巖子在山中養了一千多隻珍禽,並能召喚牠們;這段時光想必也奠定了李白詩文中具有的「神仙氣息」。
  • 孟浩然年長李白十二歲,當時已經是名滿天下的詩人了,而年輕的李白才初出茅廬呢。他們一見如故,時相往來。李白彷彿像見到了一座高山,一心只想親近與登攀;孟浩然的胸懷磊落,恬淡自然,讓李白寫下了「吾愛孟夫子」的滿腹欽仰:
  • 宋神宗元豐二年(公元一○七九年),御史何守正等上表彈劾,言蘇軾詩句譏諷朝政,暗藏不軌;神宗大怒,將蘇軾逮捕入獄待死,史稱「烏臺詩案」。這是蘇軾政治生涯的重大轉折,他在獄中歷盡折磨,三不五時接受嚴刑拷打,「詬辱通宵不忍聞」,幾度將要命絕;……所幸最終免死,改謫黃州團練副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