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漫談】書法家的對話(三)瘋狂的藝術

明訓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祝枝山看得真切,只見此人作書有如狂風驟雨,氣勢奪人。粗曠的線條如舞蛇走虺,波瀾起跌,縱意馳騁。

此作書人乃明末書家徐文長 ¹。

祝枝山一開始讚不絕口,但越看來越不對瞄頭,“這般作書,這…這簡直發瘋、發狂了嘛!”

文徵明接著說:“枝山兄您說的沒錯,其實這樣的書寫狀態主意識已不清楚,是完全喪失理性地任筆揮灑。”

“可這樣的書法卻是完全的自由,是最具震撼力的全新風貌。”

“是啊,是獨具特色了,在很多人看來,這種突破傳統觀念、狂暴式的展現是最前衛的藝術。但完全反叛理性式的激情,瘋狂式的忘我,任由自我意識模糊不清,這和放縱魔性又有何差別呢?況且,如果藝術的成就是建立在無理性的放縱,沒了主念,沒了自我,那我們要這種著了魔的藝術成就做什麼?”

祝枝山這時明白,原來自己在標榜抒發個人性情,解放人性的創作觀中,不自覺的已落入無理性的恣意狂放。“看樣子,我若在人間多縱意揮灑幾年,也會像眼前這位書家一般,著迷於瘋狂的藝術而不自知吧!“

註1:
徐渭(1521—1593年),字文長,號天池山人,又號田丹水、天池生、天池漁隱、青藤老人、金壘、 金回山人、山陰布衣、白鷳山人、鵝鼻山儂等。晚年號青藤道士。徐渭少年屢試不第,恢心仕途。中年因兵部右侍郎兼僉都禦史胡宗憲提拔,招至任浙、閩總督幕僚軍師,頗有經世之才,也得到明世宗的極大賞識。後來胡宗憲被彈劾為嚴嵩同黨,被逮自殺。徐渭深受打擊,後曾因精神失常,蓄意自殺,又誤殺其後妻,被捕入獄。最後在潦倒窮困與精神異常下終其一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