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常识(八):词律

文思格
  人气: 271
【字号】    
   标签: tags:

词本来是配乐的歌曲,因此词的最初全称为“曲子词”。词作者依照曲谱填写词句,曲名就是词调的名称,也叫“词牌”。后来词的音谱散失,词乐失传,词就逐渐脱离音乐而成为一种长短句的诗体,以格律严整的特殊形式流传下来。以后的作词者就只能依据前人作品的句读、平仄和押韵方式来写词,词的调名(即“词牌”)也就成了文字格律的一个标志。因此,一首词的“词牌”与该词的内容通常是没有关系的,它只表示该词在句读、平仄和押韵方式上的具体格式,而描述和规范这些格式的文字便叫做“词谱”。许多人不说“写词”而说“填词”,就是因为作者是在把自己的字句“填”到那个格律严整的“词谱”中去(曲谱没有散失前就是“填”到曲谱中)。早期词作一般都只写词牌而没有题目,后来的作者开始在词牌后加写一个题目,用以概括全词的内容。

词可以根据其长短而分为“令”和“慢词”两大类:字句不多的小词叫做“令”,又称“小令”;篇幅较长、字句较繁的词则称为“慢词”。就像文章的分段一样,有些词可分为两部分、甚至三部分,其每一部分就叫做一“片”。如果一首词有两片,则分别称之为“上片”和“下片”。一首词的上下两片可能具有完全相同的句读、平仄和押韵方式,但也可能稍有不同或很不相同。

从广义上讲,词是属于诗的一种。正如我们在前言中所说,格律诗本身就是自带音乐的,有其音乐美的固定模式。词的格律要求比诗更严,变化更复杂,因此词实际上携带了更多、更复杂的音乐因素。

词与格律诗比较,主要有如下一些不同的特点:

1. 句子字数:格律诗每句的字数整齐,一般是五、七言,没有像古风或乐府诗中那种“杂言诗”;而词则是以“杂言”为基本特征的,所以词又叫“长短句”。这一区别很明显,任何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但它却是格律诗和词的一个重要的区别。

2. 句读:格律诗的句读方法,不论五言或七言,都只有两种固定的句读法(参看“句读”篇)。但词的句读要丰富和复杂得多。比如五言句,格律诗里只有2-2-1或者2-1-2两种读法,但词里会有1-2-2的读法。试看下面的句子:

念累累枯塚,茫茫梦境,…… (陆游:〈沁园春.有感〉)

其中的五言句要读作:念–累累–枯塚;又如: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柳永:〈雨霖铃〉)

其中的五言句要读作:竟–无语–凝噎

3. 平仄:格律诗中句子的平仄结构只有四种基本模式,而词句的平仄结构变化很大,有的是格律诗中没有的。比如:

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白居易:〈长相思〉)

这里的五言句的平仄结构为:仄平平仄平

而且不像格律诗中的句子,其平仄可以“一、三、五不论”,词句中许多句子的平仄结构是确定不变的,不能改动的。比如上面的五言句的平仄结构“仄平平仄平”就是不能改动的。

4. 押韵:格律诗一般都押平声韵,而且不能转韵(从一韵变到另一韵)。但许多词都押仄声韵,而且一首词中不但可以转韵,还可以在平、仄韵之间多次转换。比如:

菩萨蛮.闺情
李白

平林漠漠烟如织, (仄韵)
寒山一带伤心碧。 (仄韵)
暝色入高楼, (平韵)
有人楼上愁。 (平韵)

玉阶空伫立, (仄韵)
宿鸟归飞急。 (仄韵)
何处是归程, (平韵)
长亭连短亭。 (平韵)

5. 对仗:词不像律诗或者排律那样必须包含对仗结构。但一首词中如果刚好有两句字数相同、句读相同、平仄相反,则可以构造一个对仗结构。比如:

浣溪沙
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
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注1] 诗中“无可奈何花落去”与下一句共同构成一个对仗结构)

为了与不满足格律诗要求的词句相区别,人们常把满足格律诗的句读、平仄的句子称为“诗句”。在有一些词牌的词里,全部句子都是诗句;但在多数词牌的词中总会有一些不是诗句的句子。

例子: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
念往昔豪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王安石:〈桂枝香.金陵怀古〉)

其中两个五言句“正故国晚秋”和“叹门外楼头”都不是诗句,因为它们的句读都是1-2-2的读法,不满足格律诗的句读规则。

◇◇◇ ◇◇◇

上一次练习的参考答案:

塞下曲
李白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此诗第二联不是对仗的,因此严格说来不是律诗。但因为有一些诗人写律诗时也不严格按律诗对仗的要求来作,因此有些人把这种诗叫“五律别调”。

春夜喜雨
杜甫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此诗是一首五言律诗,中间两联是对仗结构。

江村
杜甫

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
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
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
但有故人供禄米,微躯此外更何求?

此诗是一首七言律诗,中间两联是对仗结构。

无题
李商隐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此诗是一首七言律诗,中间两联是对仗结构。

无题
李商隐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此诗是一首七言律诗,中间两联是对仗结构。

关山月
李白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渡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思妇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此诗是一首五言古乐府诗,不是律诗,因为第二、四两联不是对仗结构。

──转载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管五言或者七言的格律诗,其句子都只有四种基本的平仄结构,一旦第一句确定了,并且每一联都满足“粘对”原则的话,则全诗每一句的平仄结构也就完全决定 了。因此律诗的平仄结构(无论五言或七言)也只有四种基本的格式……
  • “对仗”为诗歌带来了具有深刻内涵和微妙影响的“对称”美。“对称”是宇宙显现给人类的最基本法则之一。它在包括科学、文学和艺术在内的人类活动的各个领域里都有着丰富多采的反映和表现。
  • 为了找到“诗”应该有的声律结构,我们不妨从“歌”的特点来分析一下。歌的每一乐句有声音的高低变化,对应着诗句的平声和仄声字的交替应用。
  • 从三岁起就可能读一些诸如《声律启蒙》或者《训蒙骈句》之类的诗词启蒙书。小孩子扯开喉咙大声读“云对雨,雪对风,大陆对长空,雷隐隐对雾濛濛”[1]或者“天转北,日昇东。东风淡淡,晓日濛濛。”[2]天长日久读得多了,再加上做对子的练习,自然就知道哪些字押哪一个韵,哪些是平声字、哪些是仄声字。
  • 但我们讲平仄只是为了“用其精神”,把它作为一种调节诗词音乐感并使内容和形式更加和谐的一种手段…
  • 中国古代没有标点符号,写起字来一个接一个地没有间隙,因此读一篇文章时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断句”(找出从哪里到哪里是一句话)。
  • 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诗集是由孔子删订的《诗经》。它由“风”、“雅”和“颂”三部分组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