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地母(2)

老街。(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2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石板沿着古老的小巷铺去,石板岁月凿出了一条深深的蜿蜒的槽印,这是无数的日子里农夫们推着独轮木车,吱吱呀呀走出来的。街道两旁的老房子,全是木头搭就的房梁,墙面用青砖砌成,都有了上百岁的年纪,历经了江汉平原无数的黄梅雨,早就老朽而松垮了。可就是这样的老房子,走进去深深的一进又一进,祖宗们的魂灵就在深色的屋梁上游走,孩子的摇篮摆在堂屋里,阳光透过天瓦照进来,黄黄的一团光。襁褓和小虎头鞋晒在低檐上,天井里支着竹竿晾衣衫,旁边的水井边栽了夜来香,丝瓜秧和牵牛花顺着竹竿牵起了藤,爬到屋顶的鱼鳞瓦上,开出艳艳的黄花儿、红花儿。前面临街的门面儿,就留着做些营生,开茶馆、卖花线、写对子、算命打卦、炸油货、煮馄饨、蒸元宵、开个南货铺等等,都是点滴的生计,细水长流地。

鸭母沿着老街往家打转,两旁的早点铺早已收摊,黄泥矮灶蹲在檐下,灶膛里熄了火。南货店前人声鼎沸,收割过菜籽又要插早谷秧,这些活计都需要家家户户相互帮衬着,因此农家屋里都要准备些香烟果子茶食。鸭母在南货店门口又遇见了娘家台上的乡亲,于是又停下脚,长话短说也说了半晌,还要拉着家去吃个便饭,乡亲婉拒了半天,这才又开步朝前。茶馆里的老汉们纸牌早就上桌了,鸭母的叔伯公公探出头来,问鸭母这会儿提篮买菜,是要烧早饭呢还是要烧中饭?鸭母这才惊觉,时间真的不早了,大庭广众之下提着一只菜篮子实在不好意思,便快快往家走。茶馆里的银针坐在檐下择菜,笑嘻嘻招呼道:“跑这么快,是要赶去抢火么?”她抬起身子:“我给你舀一盅甜酒尝尝,新米酿的。”

银针这个女人,长得很是漂亮,家里又开着茶馆,来往的客人多,自己又最是心软的,男人一央求,自己就觉得不答应他不好意思,对不住人家苦苦央求一场。如此一来,女人家的名声悄悄就坏掉了。唉,她真是一个没有心计的女人,又喜欢和鸭母在一起,视为知心人。鸭母心直口快是全镇第一,交际范围又广得很,常常会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鸭母这回没有停脚,一是要赶回去给晨晨爸爸烧饭,二是刚刚在桥头集会时又说漏了嘴……。此时,她心里觉得一千个一万个对不住银针,就哈哈哈地,粗声大气笑着,说再不回去的话,怕是一顿好家伙已经等在屋里了。于是晃着她重重的影子,快快地走了。其实谁都晓得,晨晨爸爸哪里敢动鸭母一小下子?鸭母这个女人,年轻时候是有武功的。

等到灶里的饭菜赶急赶忙上了桌,晨晨爸爸也回家了。他今天下湖田割菜籽,大清早一个人就割了三亩地,此时汗水淋漓地敞着怀,坐在檐下的穿堂风里。晨晨爸爸貌丑,相当的丑,却是个贤良的人,屋里屋外无所不能,是个种地的好把式,闲月里他给老街的酒酿坊开车,往周边的城里运送此地出产的米酒。家里养了一棚鸭子,他还会用竹子编竹椅。鸭母是个会享福的女人,平日里只管一日三餐,此外便是扯长腿四处玩,扯闲话,打牌,去相好的妇女们家里吃喜酒,劝架,做媒等等。白日里烧完饭就火急火燎地走掉了,夜晚睡觉还是千千负责找回来的。

鸭母这一家人,长得都是相当有创意的,鸭母黑且胖,晨晨爸爸黑且瘦,矮得直比武大郎,三寸丁。千千呢,小小的瘦身条儿,秀气的尖尖脸,清水眼,小红嘴儿唧唧咂咂能说会道,摆起道理来无人可敌,她就像停在鸭母肩上的一只小喜鹊。

晨晨爸爸坐下来,呼噜呼噜端起碗来喝粥,一筷子绞起半盘子肉丝,张开腮帮子,有滋有味地嚼呀嚼,伸手端起酒盅,和鸭母干杯,然后一扬脖子底朝天。年轻的时候,晨晨爸爸也是江湖道上的人,镇上风云一时的二流子。而后却甘拜鸭母的下风,主要是鸭母这个女人着实厉害,像一个男人一样,有一股子霸气。夫妻二人打架时,一般都是男人将女人赶着打着,女人哭着喊着拍着翅膀飞,而晨晨爸爸在毕生第一架就败下阵来,鸭母拿了一把菜刀,二话不说,日地一声凌空旋转着,当头飞将过来,晨晨爸爸的江湖经验,此时只够他偏一偏头,闪过风声,再定睛看时,全场的看客们齐齐喝采,又咂咂啧舌,满心的后怕:菜刀稳稳当当插在大门上贴的财神像上,入木三尺。想想吧,如果不是财神爷而是晨晨爸爸?(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物换星移、沧海桑田”来形容新竹北埔小镇,可说是相当贴切。二十年前这里对外唯一的联络要道“台三线”大约只有今日的三分之一宽。
  • 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试点项目。雷州石狗最早可追溯到二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它历经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呈祥灵物、保护神的发展过程……这与雷州先民的生活习性和精神信仰有关。雷州石狗系以雷州半岛当地所产的玄武岩石雕刻而成,其雕工粗犷,纹饰简练,造型古朴,形态各异;雷州石狗盛行城乡,通常镇守村头、巷口、河旁、庙侧,其历史悠久,内涵丰富,是研究雷州半岛古代民俗、民族融合、雕刻艺术的重要历史资料。现广东省雷州市建有雷州石狗博物馆。
  • 1966年的那幕情景我永生难忘:我在古街上玩,忽然远远看见一大队工人,踏着青石板路而来。他们背着大刀、红缨枪,还有步枪和机关枪,昂首阔步,神气十足。队伍的最前面,走着我的父亲,还有他的一些同僚。
  • (大纪元记者徐亦扬综合报导)7月21日,北京遭遇暴雨袭击,北京房山是重灾区。当天上午10时起,房山区普降暴雨,截至22日上午8时,房山区平均降雨281.1毫米。暴雨引发了洪水,受灾现场一片狼藉。有民众在微博表示,灾情过后,政府并未及时开展救援工作。
  • 记不起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阿Q是个酒汉,整日喝得醉醺醺的,近来他好像有满腹的委曲与牢骚没处发泄。于是,他急不择日地买了些冥币、香纸等一些用物,想去给母亲和鲁大人烧些纸钱,大哭一场,以解心头之闷。

  • 今年“五一”黄金周,贵州一批新景点闪亮登场。贵阳郊区古镇青岩,更因为著名演员姜文、宁静在此合拍影片《寻枪》而人气陡升,抢足风头。
  • 《大腕》的序幕刚刚拉开,华谊兄弟影视公司的又一部巨作《寻枪!》将于5月10日开机。这部曾令诸多导演心仪的题材最终还是由它的编剧陆川自己执导,著名演员姜文、宁静皆因看好该片不惜降低片酬出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