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催眠X档案(3)

作者:高铭

《催眠X档案》(方智出版提供)

    人气: 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1。”

她的双手开始紧张起来,并且慢慢地捂住胸前。

“2。”

此时,她的身体已经有了很强烈的痉挛反应。

“3!”

她猛然坐直身体,睁大双眼愣愣地看着我。

看来我的时间算得正好。

此时的她早已泪流满面。

“你觉得她的情况只是小时候被虐待造成的吗?”搭档压低声音问我。

我转过头看着另一间屋子里的年轻女人,她正蜷缩在沙发一角,捧著一杯热水发呆。显然,房间里轻柔的音乐让她平静了许多。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

“嗯……比我想的稍微复杂了一点。”搭档皱着眉摸著下巴,若有所思,“不过,我认为……那层迷雾拨开了,今天也许能水落石出。”

我没吭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我的强项是让患者进入催眠并进行催眠后的诱导,而我的搭档则擅长在患者清醒时提问和推理分析。虽然有时候他的分析过于直觉,甚至听起来有点天马行空,但我必须承认,那与其说是他的直觉,倒不如说是他对细节的敏锐及掌握—这是我望尘莫及的。

他眯着眼睛抬起头:“看来,该轮到我出马了。”

我们把年轻女人带离催眠室,去了书房。关于在书房提问的这个做法,是我搭档的主意。

“在书房那种环境中,被询问者对提问者会有尊重感,而且书房多少带有私密性质,这也更容易让人敞开心扉。”他这么说。

其实我觉得,真正的原因是他很喜欢那种权威感。

年轻女人:“刚才我说了些什么?”

搭档:“等一切都结束后,我们会给你刚刚的录影。”

年轻女人:“嗯……算了,还是算了。”

搭档:“好吧,接下来我会问你一些问题,你可以选择回答或不回答,决定权在你,好吗?”

年轻女人点点头。

搭档:“你家里环境不是很好吧?”

年轻女人:“嗯。”

搭档:“所以你独自跑到北部生活?”

年轻女人:“嗯。”

搭档:“辛苦吗?”

年轻女人:“还算好……我已经习惯了。”

搭档:“自从你睡不好之后,工作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吗?”他小心避免使用会令她有强烈反应的词汇。

年轻女人:“嗯……还好……”

搭档:“那么,能告诉我你的职业是什么吗?我们只知道你从事金融行业。”

年轻女人的眼神变得闪烁不定:“我……一般来说……”

搭档:“银行业?”

年轻女人:“差不多吧。”

搭档:“你是不是经常面对大客户?”

年轻女人点了点头。

送走她之后,我们回到书房。

我:“你不是说今天会水落石出吗?”

他坐回椅子上,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纪录:“嗯。”

我:“嗯什么?答案呢?”

他抬起头看着我:“我们来讨论一下吧?有些小细节我不能百分之百确定。”

我坐在他斜对面的椅子上:“开始吧。”

搭档:“你不用倒数计时?”

我:“去你的,说正事。”

搭档笑了笑:“关于她童年受过虐待这点可以确定,在催眠之前我们猜测过,对吧?”

我:“对,我记得当时我们从她的性格、穿着、举止和表情动作等分析过,她应该是那种压抑型的性格,她那种压抑本身有点扭曲,多数来自童年的某种环境或痛苦记忆。”

搭档:“嗯,童年被虐待这件事很重要,而且还不可或缺。假如没有这个因素,我的很多推测恐怕都无法成立。”

我:“你是指心理缺陷?”

搭档:“对。我们都很清楚童年造成的心理缺陷会在成年后扩大,和儿时的缺陷程度成正比。这个女孩的问题算是比较严重的。一般来说,父亲是女人一生中第一个值得信赖的异性,但是她没有这种环境,对吧?”

我似乎隐约明白了我的搭档所指的是什么问题了。但到底是什么,我并没有想清楚,所以只是迟疑地点了点头。

搭档:“这样的话,这部分的欠缺,她就会想办法去弥补……”

我:“你是说,她会倾向找年纪大自己很多的对象来弥补?”

搭档:“没错。不过,她始终不承认自己有男友,而且拒绝谈论前男友……我认为,她……没有前男友。”

我想了想:“有可能,然后呢?”◇(节录完)

——节录自《催眠X档案》/方智出版社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人说用看书替代滑手机,会增加幸福指数。那用手机看电子书,虽然闻不到书香,但或许比在各种社交媒体上游走要有营养一些。现在大都会捷运署(MTA)和纽约公共图书馆合作,为通勤族提供免费的电子读物。
  • “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没办法说出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当我们饿了、热了、冷了、痒了、痛了,我们期待有人能够知道,并且立刻照顾我们,满足我们的需求,当我们被这样对待了,我们就会感到安全舒服。”
  • 今年2月甫落幕的台北书展,首度邀请二手书商参展,并举办了台湾首次的珍本古籍拍卖会,最后拍卖总金额2,232,500元,共拍出37本珍本;所得扣除成本后,将全数捐给家扶基金会。拍卖会策划人同时也是资版出版人傅月庵表示,希望藉由活动让民众重燃对书籍的热情,让纸本书继续流传下去。
  • 凯洛想得一种病。不要会致命的那种病,也不要会留下永久伤残的那种。话说,她并不渴望把车停在残障停车格的权利,虽然那真的很方便。凯洛从公车站赶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邻居的生活习性、努力不去在乎这整座城镇其实是个通往死胡同的迷宫 ──要说这里是让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说是个“公共培养皿”还来得贴切些。今天晚上,凯洛就要切断自己和这个地方的联系;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离。
  • 在大自然面前,所有的科技都苍白,需要切切实实的求生知识和本领;而我面临的仅仅是一个真实冒险的开始。这一天我们在暴雪里,骑行了十小时才到达营地,超过预计时间六小时以上⋯⋯
  •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 有时候就是会发生这种事,一群人仿佛只为了衬托一个人而存在,让应该被看见的人更为显眼。现实中很少像电影演的那样,满屋子的人无意让出一条路,让女主角瞥见男主角,或让男主角望见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体会过类似这样的神奇时刻,明明转身要望向一群人,却只看得见那个人。
  • 我无法张开眼,眼皮犹如千斤重,愈想张开,就愈是张不开。我已经不晓得自己到底是在作梦,还是睡着,又或者是清醒?对于周遭、支撑身体的床、将我缚绑在床的束带、外界的声音……我的感知逐渐模糊,仿佛遭到某种未知的力量拭去。我在水底下,在一个阴暗的世界,一种前所未见的明暗对比里,一切都显得如此熟悉,却又陌生。我在这片奇怪的宇宙中,带着如同婴儿第一次站起时的笨拙,摇摇晃晃地趋前。
  • 亲戚们一筹莫展地相视无措,但没有任何人能义正辞严地站出来反对。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