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最是春意浓重时

作者:宇新

放眼原野,满眼的生机。(Shutterstock)

  人气: 101
【字号】    
   标签: tags:

四月的乡间,春意浓浓。

一声鸟鸣,就把亮丽植入内心,春天便在心中荡漾着。希望的种子,同芽苞一样日日地膨胀、生长。

徜徉在四月的郊野,满鼻的清香,那是只有春天才有的味道。如开启封存多年的陈酿,空气里,清香四溢。总有各种花的芬芳,草木的清爽更要浓些。有谁不陶醉其中呢?

放眼原野,满眼的生机。柳是最灵动的,最先带给人心底的感动。屋子里不再是人们留恋的地方,一切都在催逼着人,走出屋子。阳光如神仙的大手,随意一抹,便绿了一片,幸福漫溢心间,惬意、自得。随意地拾取,便成一幅画,一首诗。

小草最可人,春天的色彩是从小草开始的。先是朝阳的地方,几株或几簇,没几天,便浅浅淡淡成了一片,长出满地的生机。昨天还是“远看还青近却无”,今早一出门,满眼浓绿。于是,春天的惊喜便接踵而至。

燕子也从南向北,一路呢喃,它们也在追赶春光吧?

最是春意浓重时,花儿在次第开放,草木在一天天拔节生长,鸟雀也在找寻窝巢,孕育儿女……整个世界都在忙碌着。农民更懂得播种的时机,“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家家都不闲着,唯恐错失这个播种希望的时机,那样也就错失了收获的季节。

在四月,在乡间,在田间地头,在农户的庭院,在人们往来的乡道……农民是这个季节独特的风景,更让人感动。在这个播种的季节,更少不了播种人类希望的大法弟子,他们或结伴,或独行,和善的话语,如春风,把大法的真相传遍千家万户,把幸福的种子撒在农民的心里。

在这幸福的季节,行在如画如诗的春光里,心便醉了。

——转载自 正见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是人间种,移从月里来。广寒香一点,吹得满山开。”诗人杨万里的《咏桂》,是桂花诗篇里,最为点题的了。桂子是月宫里的那棵树,伴随着广寒宫里的仙子嫦娥。是仙子的一念慈悲,方得广种人间。于是,桂花的香,亦格外的体恤、可亲。桂子嗅起来,前调是一种温温的油气,仿佛烧柴火的灶头油烟,有一种温敦的暖。而后,桂花那种醇厚、馨甜的香,就浸润而来,一整个秋光里,空气里都是桂子在香。
  • 水芹是中国南方独有的一种植物,出自造物之手,大抵开天辟地就有了的罢,古早的时候,清亮的河水汤汤漫流,岸芷汀兰,临岸的浅水湿沼边,生长着一丛丛水灵灵的青色芹菜,根株生长在沙土中,柔曼有节,茎叶在水中亭亭伸张,随水招伏。
  • 雷州歌也称雷歌,是广东省四大方言歌之一,雷州半岛的民歌。以雷州话演唱的雷州歌,自古以来就是雷州半岛地区劳动人民的精神食粮。
  • 或许,我从小就做着一个描绘世界的文字梦。若真是如此,它就快到而立之年了。
  •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读崔颢的诗时认识黄鹤楼,一直认为诗人是个道家“粉丝”,“乡关”绝不是童年时的故乡,而是生命原本的故乡。
  • 油菜花是东方大地上,最寻常、最芬芳,诗情画意的植物,她是阳春三月时的花开成海,也是万户千家的稼穑生计,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油的来源。清朝乾隆皇帝对油菜的赞誉最是明亮,“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 大陆歌手李健在最新一期的《歌手》比赛中,自弹自唱一首《父亲写的散文诗》,追寻父辈的记忆。其娓娓道来的演唱丝丝入扣,诠释了父亲对子女的爱与责任,以及子女在察觉岁月流逝、父亲已老后的无奈,令人动容。
  • 散文诗:颂李洪志大师救度洪恩
  • 秋风渐凉的时节,在我天天过往的路旁,总能看到一簇簇盛开的的野菊,或黄或蓝或白,竞相开放,好不热闹!令我心添喜悦,在落寞的季节,心间融入暖意与振奋,日子也不失生趣。
  • 时光就如同细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们总是等着,等着人生的奇迹,等着成长,等着学习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