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三○)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22日讯】我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希望我出事,就像我也不希望我的父母也被关进去一样,不过我非常敬佩那些有勇气说真话的人,他们并不是为了他们自己。经理,我知道您刚刚买了栋房子,还买了辆车。物质生活方面确实是在进步。但是人们的生活却越来越没有安全感,过去是装防盗门,现在要装防盗窗,出门怕受骗,买东西怕买到假货,因为我们都知道社会上坏人太多,大环境越来越差了。其实许多人敢于做坏事就是因为社会的正气得不到弘扬,人人明哲保身,坏人也就有了各个击破的机会。前几天我开车路过阜成门那儿,看到中国人民保险公司的大楼就在想,其实保险就是每个人做一点小的付出,所有投保人帮你共担风险。在社会生活中也是需要这种保险的,每个人只要付出一点,讲一句真话,邪恶就没有容身之处了。我知道我自己一介书生,没有什么号召力,只能从自己做起。”
张斌沉默地看着我,目光中的焦虑慢慢消失了。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他接起电话,“赵总你好。……对,杨帆和我在一起,……我正在和他谈……好,我让他马上过去。”

张斌挂了电话,对我说,“赵总让你马上过去一下,你……”张斌停了一下,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赵总,您好,”我进了总裁办公室说,“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会惊动您。”

赵总和善地笑了笑,“我一会儿有事要出去一下,库尔兹在他办公室里等你。”

库尔兹是我们公司的德方总裁,以前只有做非常重大的决定时才和我们一起开会,从来也没有私下里和我谈过话。

我走进库尔兹的办公室,意外地发现居然老柯也在。

“早上好,”我说。

库尔兹示意我坐下,然后说,“我们正在谈你发的这封信。我想问你,你现在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没有,”我说,“非常对不起,这是一封中文信件,而且这件事情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

“没关系,我非常理解你,”老柯说,“我在东德的独裁统治下生活了将近四十年,这些事情我都能明白。我和你一起在尼泊尔出差,很欣赏你的能力,公司也很需要你。我希望你能保持沉默,否则就会有危险。”

库尔兹看了老柯一眼说,“杨先生,有关法轮功的事情,我从德国的报纸中也知道一些情况。我找你来是想告诉你,我们公司和德国大使馆关系很好,我和大使的私交也不错。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的话,请马上给我打电话,我会尽量为你提供保护和方便。”

“谢谢您,”我感激地说,“我觉得我该做的已经都做了,该我承担的责任我也不会逃避。”

库尔兹递给我一张他的名片说,“上面有我的住址和移动电话。最近厦门那里公司有一个会议,如果你想去的话,可以去那边呆一段时间。”

“不用了,谢谢。”我说,“我感谢公司的厚爱。在公司工作这七年,我深感对公司贡献很少,而从公司获得很多。我会更努力为公司工作的。”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下班的铃声刚刚打过,同事们纷纷站起来关掉电脑的电源,收拾起桌子上的文件准备回家。
  • 你们都知道《圣经》里面说善良的人会进天堂,邪恶的人会下地狱。其实每一种真正的正教都叫人做好人。法轮功要求修炼的人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修炼。我们尽量使自己的说话做事都符合这三个字的要求
  • 我和璐璐站在潭柘寺的正门前,请璐璐的两位瑞典朋友给我们合了个影,我让他们一定在取景时照下我身后墙上的八个字“法轮常转,佛日增辉。”
  • 我们报了父母的名字后,这个小伙子说“好像有点印象。”他随手拿过桌子上的一个本,查了一会儿说,“一个关在了24仓,一个是14仓,都是十五天拘留。”
  • 当天晚上,爸爸妈妈仍然没有消息。我打电话到岳各庄的派出所找管片民警陈光,他敷衍我一阵子之后,让我到丰台的拘留所去查一查。
  • 丹顶鹤又叫“仙鹤”,它的身影翩翩、姿容华丽,给予人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印象,尤其在日本积雪盈尺的北海道里,更觉出尘脱俗。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我和璐璐结束打坐睁开了眼睛,相视一笑。“璐璐,”我说,“我刚才打坐的时候忽然间明白个事儿。”

  • 宿舍楼下传来小孩子的笑声,同事们互相打招呼的声音,和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下班的时间到了。虽然我知道父母此去凶多吉少,但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有一个意外的惊喜,然而电话振铃了许久,一直无人接听。
  • 几天以后,我到月坛附近听一个技术讲座,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我打开手机,看到有一条留言,就站在楼道里打电话到业务中心查询,留言是爸爸的声音“我和你妈妈一会儿就去天安门,你们不用惦记我们,自己多保重,”留言时间是上午10:00左右。
  • 】“现在警察还看着你们吗?”我问妈妈。
    “不像春节那几天那么严了,要不我和你爸怎么出得来。”妈妈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