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月:观云

寒江月
【字号】    
   标签: tags:

细数平生所爱,皆平凡无奇,独特的是:观云。

喜欢凝望天边,细观那一片片,一丝丝,一缕缕,一团团的云。天阴天晴,日出日落,空中的云只是不管不顾地缠缠绕绕,牵牵连连,舒舒卷卷。

漫漫长夜,星稀月明。何处飘来一片云,遮星掩月,投一片阴影?忽而又去了,现一片幽光。月在云中,如颠簸小船,载浮载沉;云在月中,似一缕秋思,纤纤卷卷。是云中有月,还是月中有云?观者仰首,无语问苍天。苍天静默,相对无言。

清晨,旭日欲出未出之际,霞光染透万里长空,如火彤云烧红半天。任是千呼万唤,那边厢总是迟迟延延。直要到半壁天宇烧得如同泼洒的鲜血,一轮红日方浴血而出,腾空直上,带着初生婴儿般的洁净,毫无保留地将一腔热情遍洒人间。

风暴将临,黑云为导。千军万马,铺天而来,压城城欲摧,坠地地欲折。忽一道电光划过,硬生生撕破长空。大风起兮云飞扬,摧枯拉朽,飞沙走石。两军当阵,金戈铁马,刀枪如林。陡然相遇,催出惊天雷鼓,一时间江河倒卷,白浪滔天,洗彻长天,荡尽大地,还我干干净净的一片大好河山。

又几曾,乌云蔽日,电闪雷鸣,摆出惊天动地的架势,却是空有其境,未入其情。转瞬间掩旗息鼓,百万大军不战而降,只留下满天尘土,遍地残枝,辜负了万里长空摆下的战场。

黄山观云,观的是浩翰云海。黄山云海一如人间知己,可遇不可求。非要苦等到雨后初晴之日,阳光从千山万峦收来袅袅水汽,汇聚成云。山风牧云而来,千辛万苦将离合聚散的丝丝缕缕一一收拢,驱入群峰环抱的山谷,聚成一片浩浩大海。独立峰顶,远眺天边,如海的白云舒展而去,与天上白云相接,令人疑惑海天相接之处,应是别有洞天。望得久了,山峰幻做海上仙屿,白云变为浪尖泡沫,恍惚间直欲飞身跃下,博浪击涛,—浑然忘却温柔的底下,是万丈深渊。

庐山。仙人登临之处,凭栏远望。山下,一带长江蜿蜒西来,缓缓东去。山居点点,山路盘旋。微风清凉,如水般拂过。突有人叫道:“快看快看,那片云!”转头望去,一片淡云从山后转出,漂漂浮浮,乘风而来。转眼间,白云化为一团雾气笼身而过。刹那间遍体清凉,衣裙飘飘,悠然若仙,几欲乘风归去。浑然忘机之际,脱口而出的不知是“快哉好风”,还是“快哉好云”?

地中海旁,海天一色碧蓝。黄沙似金,游人如织。海上白云朵朵,如诗如画,如梦如幻。曾与人并肩携手,笑言空中白云如征帆,乘风而去,未可乘风而归。

谁知一语成签。海天虽如故,昔人渺无踪。

说是“仁者爱山,智者爱水”,低仁而无智者如我,爱云。观云可忘尘,亦可疗心。
是哪一年的哪一天?胸中块垒如山,无物以浇。换上泳衣,驱车直飙海边而去。沿海公路飙到底,是大西洋畔。

找了块远离人群的沙滩,铺上毛巾,草草抹点防晒油,戴上太阳镜,将自己沉沉地扔到滚烫的沙滩上。默默凝视蓝天。

巨大的云毯上,一点一点地,游出一条硕大的鱼。
鱼从容地游著,突然脊背一耸,化成一峰骆驼。
骆驼跪立,巍然不动,沉默庄严一如正在冥思的智者。
智者淡然物化,轮回为一匹骏马。
神驹难敌永恒的片刻,摧山动岳般倒下。
抖擞著,战战兢兢地走来一头小鹿。
骤然一惊,小鹿扬蹄,飞窜而去。
散乱破碎的云中,蹦出一只兔子。
兔子如飞箭流星,幽灵般一闪遁形。
海上风起,乱云飘逝。阳光如剑,无遮无挡。隔着太阳镜,依然刺痛了眼睛。
闭上眼,静听涛声。任它风起云涌,只是不看也罢。

阳光渐渐温柔。怒海狂涛化做喃喃低语,那是小人鱼含泪的诉说。她以语言为代价去换取爱的希望,却在王子的婚礼之夜,孤独地坐在甲板上,以长发遮体,暗洒珠泪。真爱如神,小人鱼终于抛去姐妹们所赠弑爱的匕首,黎明时分,化为海上的泡沫。泡沫在海上永恒地漂流,无以为系,无以为家。海中逐浪的少女,可曾听见小人鱼的诉说?

睁开眼睛,重新望着天空。

一双无形的手,正在铺展一卷雪白的蕾丝。那蕾丝并非千篇一律的机器织造,而是村女的纤纤素手于月下灯旁,千百度抛梭而成。每一段花样自是不同,却总是千丝万缕,丝丝相结,缕缕相连。蕾丝越铺越长,如同悠悠思绪,漫空里任意舒卷。

一把无形的剪,竟自如许粗暴,毫不容情,将蕾丝铰成两段。一段飞了,另一段残了,那剪兀自不饶不休,追上来又是一剪,蕾丝仓皇飘去,花残丝断,剩漫天丝缕,再不能成形。来一阵风,搅乱了一天残片。

美丽的,终是脆弱。
白云渐渺,彤云初生。落霞满天,红日西沉。
海上生明月。月旁寂无云。观云人披巾水边漫步,踏一路沁心的清凉。
海水低吟,白色的泡沫仍在倾诉。
她说:片刻即永恒。拥有了鲜活的片刻,又何需苍老的永恒?
回家的路上,见空中一轮澄月,万里无云。

2003-04-02纽约(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是一棵嫁接过的樱花树,一半开白花,一半开粉红色的花。
  • 日子来了又去了,不知不觉间,园里的那棵双色樱花已花事阑珊。白樱花叶浓花稀,枝头只剩下一簇一簇细长的花柄,撑著一丛丛淡黄色的花蕊,晨风中落英纷纷扬扬飘落如雪。粉红樱花仍然开着,可是花枝低垂,花瓣半合,昂扬的生气已然不再。
  • 要搬家了,从遍地凌乱的杂物中,不知怎地一眼看到了它。
  • 快到四月中旬了,纽约为什么还是这么冷?前天下了一场暴风雪,金灿灿的迎春花刚刚盛开,又被埋在了冰冷的白雪下。雪很快就融化了,寒意却迟迟不去。今早出门,天低云黯,空中飘着细细的雨。雨丝若有若无,走进雨中,脸上一片凉意。


  • 终于下了晚班,该回家了。出门来却见漫天浓雾。街上人影绰绰,行人似在雾中飘动;不远处,教堂的尖塔若有若无。教堂前的那座高楼,楼顶上的红字洇开来,看不清笔划,只见一团团红色的水汽,像女人脸上被热汗化开的胭脂。


  • 严寒的冬夜,一家老小围坐在厨房的“火塘”边烤火,小火堆上挂着铁吊子,里面煮着什么,熬着什么,火炭边的热灰里煨着地瓜,当灰烬里飘出香味时,刨出一个,剥去皮,一边叫烫,一边丝丝哈哈地吃下去,香甜软烫,一直暖到心里。日后离家读书,尝到旅人的苦楚,方知道苦寒之夜,能与家人围着炉火,分享一块热乎乎的地瓜,实在是一种幸运。


  • 那年夏季,我独自一人来到以色列。我是由学校出资,到希伯来大学的夏季“乌尔潘”-短期语言班——来恶补希伯来语的。我的指导教授也希望我这个来自中国大陆,从来没有见过犹太人,也没有接触过犹太文化的犹太历史研究生到以色列去感受一下犹太人的文化之源和历史情结。

  • 河岸边,我遗世般伫立。两岸枫叶如火,烧得半天赤红,一河滔滔白浪,穿过层层秋色,越过一万二千年的时空,向我奔腾而来。
  • 第一次见到她时,真是惊艳。那样的一树淡红,或是雪白,独立小园,美的不仅是色,更是姿态。树型高大而不臃肿,树枝层层叠叠,平平地伸展,一层枝托著一层花,优雅地开着。花色粉红,然而看只是淡红,如同初起的晚霞,并不以浓艳夺人眼目,天然的优雅和柔美,却令人无法忽略。


  • 母亲节那天,与几位朋友在寺庙里禅坐。起座之后,朋友告诉我,她家的牡丹花开了。朋友家门前栽了一株牡丹,那牡丹年年都是在母亲节这天开。 “原以为今年母亲节不会开的,”朋友说,因那花一向由她母亲照顾,而她母亲去年往生。然而,今年的母亲节,一清早,花照常开了。真是好花知时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