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集贤宾.退隐(四)

(之四:梧叶儿、后庭花)
作者:岁寒

图为清 黄钺《征符康阜册.晓露烹茶。(公有领域)

  人气: 122
【字号】    
   标签: tags:

王实甫《[商调] 集贤宾.退隐(之四:梧叶儿、后庭花)》

第八支曲[梧叶儿]:

退一步乾坤大,
饶一着万虑休。
怕狼虎恶图谋。
遇事休开口,
逢人只点头。
见香饵莫吞钩,
高抄起经纶大手。

遇事休开口,逢人只点头。图为清 金廷标《濠梁图》。(公有领域)

第九支曲[后庭花]:

住一间蔽风霜茅草丘,
穿一领卧苔莎粗布裘。
捏几首写怀抱歪诗句,
吃几杯放心胸村醪酒。
这潇洒傲王侯,
且喜的身登身登中寿。
有微资堪赡赒,
有亭园堪纵游。
保天和自养修,
放形骸任自由。
把尘缘一笔勾,
再休题名利友。

【作者简介】

王实甫,一说名德信,大都(今北京)人。中国著名剧作《西厢记》的作者。散曲今存的只有小令一首、套曲三套(其中一套不全)。

【字句浅释】

这首套曲真实而形象的描述了王实甫晚年退隐后的闲适生活。图为清 黄钺《征符康阜册.晓露烹茶。(公有领域)

商调:元曲宫调之一。
集贤宾:曲牌的名字,也是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们分五次向读者介绍。
退隐:这首套曲的题目。
解题:这首套曲真实而形象地描述了王实甫晚年退隐后的闲适生活,表现了他当时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饶:让,宽恕。
香饵:钓鱼时钩在鱼钩上有香味的食物。
抄手:把两手放在袖管里,即“袖手”,表示不参预、不卷入某事。
经纶大手:指处理国家大事的超常能力或人才。
丘:这里指众人聚居之处。
领:衣领,引申为衣服的件数。
苔:又名地衣、青苔,一种苔藓植物。
莎:即莎草,根部就是中药香附子。
布裘:裘本来是皮衣。用布仿照裘而作成的夹衣就叫布裘。
歪诗:不合格律或以游戏态度随意而作的诗,这里作者是以调侃的态度谦称自己的诗作。
醪:读劳,混有酒糟的酒,引申为浊酒。
傲:轻慢,不放在眼中。
中寿:说法不一,这里指六十岁。
赡:读善,供养。
赒:读周,周济、救济。
天和:合于自然的气。
放形骸:即“放浪形骸”,指不受世俗礼仪的拘束。
尘缘:因执著六尘(色、声、香、味、触、法)而受到六尘的牵累。

【全曲串讲】

喝几杯可以开阔心胸舒畅胸怀的村酿浊酒。图为明《写意人物倪元璐题识册.写意人物一》。(公有领域)

冲突中退一步便觉天地广阔,
争斗时让一着免去万虑千忧。
防恶人似虎狼对你阴谋下手。
遇到事情不要随便开口,
碰到人时只管微笑点头。
莫乱吞香饵,它包着致命鱼钩。
算你经天纬地最好还是抄起双手。

住在一间仅能遮蔽风霜雨雪的茅草房里头,
穿一件可以卧青苔躺莎草的粗布作的布裘。
手里拿着几首抒写自己心胸怀抱的歪诗句,
喝几杯可以开阔心胸舒畅胸怀的村酿浊酒。
这等潇洒生活真可笑傲王侯,
而且更可喜的是我已经年过六十,身登中寿。
还小有资产可周济亲戚朋友,
又有座简陋亭园可随心畅游。
自我修养保住自然祥和之气,
不拘世俗礼仪放任身心自由。
把感官对世间的执著全勾消,
不再交往那名利场中的朋友。

【言外之意】

第八支曲[梧叶儿],表面上看是教人退让为先,守口避祸,缩手得闲,不贪不占、防人暗算,一派好好先生消极处世的原则。其实,这些看似消极的话后面,深藏著作者对人生与仕途的领悟。

因为过去不懂得“退一步”、“饶一着”而吃过苦头;“遇事”喜欢“开口”,“逢人”不会“点头”,导致祸从口出、让人记恨;“见香饵莫吞钩”很像作者自己的经验教训:不知“香饵”里有“钩”就上别人的当了;“高抄起经纶大手”就更像作者自己的表白而不像是劝勉一般人了,因为称得起“经纶大手”的人实在太少了。作者曾经因为不明白这些道理而招来“红尘黄阁昔年羞”的遗憾,因此才把这些教训提出来让人们注意。人生艰难,仕途难料,历来如此,不过不说大家也都明白。

从过往的经历中,作者悟出了这些理,毅然归隐。对归隐的价值有深刻的认识,所以对归隐的生活就特别的珍惜和欣赏:住茅屋、穿粗布衣、吟诗、饮酒、修养身心、割断尘缘、绝交追名逐利之徒,自己觉得比王侯都更自在呢!

──转自正见网(内容有删节)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东边村子里母鸡生了凤凰;马儿变牛儿,发生在南庄;六月天里紧裹着毛皮衣裳; 树木最好栽在房顶瓦楞上……
  • 炼丹 中国画
    人生短暂,每天都在消耗着生命,得有一个长治久安的办法。因此作者希望有一天能自由地进山修道,炼成仙丹,永离烦恼。至于常人不能理解、讥讽嘲笑,那又何足挂齿,由它去吧!
  • 登高望远,临风观涛;青山绿水,极目迢遥。人生能有几多回?此曲作者在登临此景时生出归隐的念头,也是自然的事;并且最终能在七十三岁时“告归”,则正应了此曲中归隐的念头。
  • 摆脱官场桎梏,远离世间嚣尘;在白云中自由呼吸,在林泉中陶冶性情;一身轻松,心旷神怡。如此种种,又全都融入意蕴深长的“一笑”之中。平生得此一笑,从古至今,世上能有几人?
  • 雁 中国画
    没有典故和华艳文词,只用白话口语作白描,浅近平易、自然流畅;加之巧妙的比兴、淋漓尽致的铺排,确如后人评价的“如空谷流泉”一样带着天籁似的天然纯真之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