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我们的社会会产生凶残的文化吗?

李家同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为什么凶残文化没有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原因很简单:社会的主流人士仍然没有感到这种压力。的确,我们一般人被凶杀的机会不大。就像那两位中学生吧,对于建中同学而言,他们一定会觉得,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一女中的同学更加不会有这种恐惧了。我们大学教授中有不少是社会学专家,可是他们也都不会亲身地感到这种凶残事件的可怕性,因为他们极少去KTV,也根本不会去酒廊。

只要常和任何一种媒体有接触,就不难觉得我们的新闻中越来越多含有“凶残”的成分。有一天,一连串的三个凶杀新闻,使任何一个读者都会感到不舒服。有一位先生去一家KTV,他的朋友和人起了口角,好像也和人打了起来,这位朋友一溜了之。这位先生发现同学怎一直不回来,跑出去看,被那些和他朋友打架的人杀掉了。另一个案子发生在酒廊,一位男士糊里糊涂地被人用西瓜刀杀掉。另一个案子,更不可思议,两位中学生被人砍伤了耳朵,在急诊里,砍伤他们的年轻人居然赶来,这次将他们砍成重伤。

这几天,报纸上一再报导受虐儿童的故事,会大家不能理解的是: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残忍的人?

在过去,我们不是没有凶杀案,但是频率低得多,而且手段也没有如此之残忍。最该让我们提高警惕的是:过去的凶杀案,凶手和被害者通常都互相认识,现在越来越多的凶手和被害人素昧平生。像我所提到的三件凶杀案,凶手虽然非常残忍,可是并不知道被他杀的人是何许人也。

这就是我所担心的事,我们的社会里,已经有越来越多凶残的人,我们也不妨坦白的承认,我们已有一种次级文化正在形成之中,而这种文化可以说就是凶残文化。

为什么凶残文化没有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原因很简单:社会的主流人士仍然没有感到这种压力。的确,我们一般人被凶杀的机会不大。就像那两位中学生吧,对于建中同学而言,他们一定会觉得,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一女中的同学更加不会有这种恐惧了。我们大学教授中有不少是社会学专家,可是他们也都不会亲身地感到这种凶残事件的可怕性,因为他们极少去KTV,也根本不会去酒廊。

的确,凶杀文化所影响的是社会非主流人物。社会上一般男士,看到厨房里的刀都会有点害怕,他们如偶然去KTV唱歌,绝不会随身带了西瓜刀去。凶杀文化之所以形成,其实是因为社会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社会边缘人。这些社会边缘人始终不可能进入社会主流,他们的价值观完全有别于一般人,他们的行为当然也会完全有别于社会一般人的行为。

任何一个社会,有很多社会边缘人是不幸的事。社会主流人士不一定都是在道德上有高水准,但他们通常对自己有很大的期许,他们感到自己只要认真地工作,他们就能过很好的生活,也能在社会上得到一定程度的尊敬,他们更知道,如果他们做了错事,他们会失去很多他们所拥有的一切。

社会边缘人最严重的问题是,他们没有感到任何来自社会主流的尊敬。我们可以讲得更明白一点,他们大多数人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因此他们才会随身带西瓜刀,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是犯法吗?他们难道不知道用西瓜刀砍杀人可能要坐牢吗?他们知道,但他们不觉得坐牢的损失非常大。

试问,如果一个人有好的工作,也感到有相当不错的未来,他会带西瓜刀去KTV吗?

有社会边缘人已属不幸,政府不重视这种现象更属不幸,而社会主流人士对他们之完全不能了解才是最大的不幸。

我建议政府重视社会里有凶残文化的现象,我建议政府有一个由学者和政府官员组成的研究小组,好好地研究社会上为何有如此多的人不能进入主流?我们所谓的社会主流人物也应该设法多多地了解社会边缘人,不能因为他们的思想和生活和我们相差太远而对他们不理不睬。

我们不希望再有白晓燕案子,也不希望再有彭婉如案件,我们不希望再看到凶残的事件,可是如果我们对社会边缘人产生的原因毫无了解,我们将会看到更多这类的新闻。

各位不妨注意,即使那些喜欢讲大话的政府官员们,也不再说我们的社会是一个祥和的社会,多悲哀。

(原载于 06/03/1999 微风细雨集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很多家长不鼓励孩子多看课外书,认为看课外书会耽误正课,其结果是这些孩子一定写不出好的文章出来的。
  • 我认为我们不该过分地自己吓自己,我们也该听听电脑专家的说法,他们会告诉我们,大多数重要的电脑都是非常安全的。
  • 美国人让枪支泛滥下去,结果是无辜的人受害。我们如果不能铲除黑道的势力,我们如果不能大量减少暴力色情电影的流行,我们如果不能执行公权力,以阻止人们用不正当方法取得财富,我们就会看到接二连三的凶杀案件,我们应该知道,下一个受害人就可能是我们的家人。
  • 有一位受刑人告诉我一个故事,他说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牧师在他被判死刑以后去看他,他对牧师说:“牧师,我很惭愧,我没有听你的话,才弄到这个样子。”那位牧师没有一点责备他,反而说:“是我才该惭愧,是我做得不够好,才使你没有接受福音!”
  • 我希望新政府能够注意到一个基本原则:一切的措施都要顾及到考生的权益,尤其弱势考生的权益,我也希望各大学的校长和教务长们注意一件事,以大学目前教务处的人力,能够将入学招生事务做得十全十美吗?
  • 有一部老电影叫做“鹿苑长春”,剧中女主角是农夫的太太,窗外下着大雨,女主角一脸无奈地说“又下雨了”,对很多文人而言,雨是极有诗意的。对于中部灾区的人来说,我们看到窗外的大雨,想到的是更多山坡树木的消失,更多的坍方和土石流。
  • 我们应该互相勉励,不要太拘泥于面子,以致于我们不能放下身段来替别人服务,不要忘了,我们人是有一个爱人的欲望的,这种欲望一旦得到满足,我们就会感到快乐,这种欲望如果不能得到满足,我们就不会快乐。
  • 台湾地方很小,处理废弃物很困难,所谓合法的公司也有可能最后会做不合法的事的。
  • 也许我们应该在公民教育中,将这种有关人权保障的观念讲清楚。如果整个社会都期盼警方办案要讲证据,一案两破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