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阿婆

文/王金丁

(photos.com)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这一条街道跌跌撞撞的商店招牌,红红绿绿的遮蔽了整片天空,一路迤逦向街尾的北门口,下午软软的阳光不争不闹的铺洒在市街上,菜摊子、行人塞满了街道,一辆机车后座堆了高高的蔬菜,把骑车的人都遮住了,噗噗的弯来转去,闪过一堆人后,带着一股白烟,钻进了路口那家文具行旁边的窄巷里。

过了中午,阿婆就把装满各式饮料的车子推到街上来了,车子里装了养乐多啊、红茶啊、冬瓜茶、菓汁、运动饮料等等,多的阿婆记也记不清,还好这些瓶瓶罐罐的东西都是孙子打理的,车子也只是一辆过时的藤编婴儿车,要说重吗,对一个七十好几的老婆来讲,是真重了,阿婆从住家趔趔趄趄的推到这里,至少也要半个钟头,不管刮风下雨,头上还是那顶斗笠,脚上拖着布鞋,就一步一步的推过来了。

这辆婴儿车停在路口三角窗这家手机店的玻璃橱窗边,阿婆自个儿静静的坐在矮凳上,任凭一辆一辆的车子开过来开过去,一群一群的行人来来往往,她也不去理会,几个年轻女孩从手机店里叽叽刮刮的钻了出来,一个女孩手机贴着耳朵,另一只手还捧着一大瓶饮料,斜着乌黑眼睛瞅了阿婆一眼,后边两个女孩推了她一把,呼啦一阵就飞过去了;有个妇人站在阿婆的婴儿车前好久,弯下腰拿了两瓶菓菜汁问阿婆多少钱,阿婆也没看她,举起青筋突起的手臂比了两只手指头,“只要二十块?”阿婆就又多伸了一只手指,这位妇人从手提包里掏出三十块钱给阿婆,用同情的眼光问阿婆说:“阿婆您几岁了,这么大岁数了还赚钱。”

阿婆心里只是好笑,也没回她的话,一会那妇人抱着东西就走了,其实阿婆每天推着婴儿车到这里来倒不是为了赚钱,只是心里想着那几个学校下了课的孩子,要提起这些孩子,阿婆肚子里可都是他们的资料,就说那个叫“小胖”的男孩,父亲是做面条的,调皮的很,总喜欢作弄叫亭亭的小女生,亭亭这孩子乖乖巧巧的,父母都在学校当老师,还有那个叫什么的,皮肤黑黑的,对,就叫宏声,宏声喜欢打篮球,父亲在一家公司里开卡车,那个长的高高叫永智的,应该五年级了吧,背着书包站在面前挺挺正正的,看起来就是读书的样子,还有谁呀,还有阿辉,有一次阿辉拿着一张打了一百分的考卷,硬是要阿婆给他奖品,阿婆只是心里乐着,说是一百分,自己哪看的懂,隔天阿婆就弄了个布偶送给他,最叫人担心的是阿秀,她不太说话,只慢慢的喝着饮料,大伙走了,她也静静的跟着走,问她也不答话,不知心里想的什么。

“阿婆!阿婆!”想着想着,这一票孩子们都来了,阿婆正要站起来,却给阿辉搀着了,还躬着腰,阿辉就咬着阿婆的耳朵叽叽咕咕的说了什么,让阿婆高兴的笑出了眼泪,大家一窝蜂往车子里抢着自己喜欢的饮料,那小胖额头沾满了汗水,拿着咖啡瓶仰头咕噜咕噜的灌了几口,就向阿婆打起小报告:“阿婆阿婆,阿辉今天被老师罚站了。”阿辉就要赶过来捉小胖却给阿婆的话挡住了:“慢慢喝慢慢喝,不要呛了喉咙了。”阿婆忙着翻找车里的饮料,被这一群孩子给团团围住了,孩子们不时的暴出笑声、嬉闹声,引的经过的行人都不住的望向这里;闹过了,孩子们渐渐的都散了,宏声忽然又跑回来,拿着一个硬币放进车子的空铁罐里,向阿婆嚷着:“我忘了给钱,阿婆再见!”
孩子们都走了,阿婆弯着腰满意的把车子推到路上,望住家的方向推去,车子是轻了,傍晚金黄色的阳光却重重的贴在她背上,把她的身影长长的拖在街道上。

晚上,孙子又帮阿婆料理好了这些瓶瓶罐罐的事,阿婆安心的早早就睡了;到了半夜,却被窗外的一只猫给吵醒了,阿婆昏昏沉沉的上完厕所回来,忽然想起今天怎么没看到阿秀来喝饮料,她躺在床上,整个下半夜就没再阖过眼。@*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跳下骡车后,小三子从车上抛给我一个大香瓜,指着朝南的黄土路说:“青河村从这里走,个把里路就会有个歇脚的地方,这几年不怎么太平,您自己保重吧。”他坐在骡车上,扬起长长的皮鞭朝骡姑娘我下了西凉山
    我一边担着葱一边担着蒜
    我摇晃着两条长辫子
    我摇晃着一身的俏模样

    姑娘我下了西凉山
    我一头担心着爹一头担心着娘
    我心里头摇晃着家乡
    我要去集上找阿兄的俊模样

  • (大纪元记者王金丁报导)巡回三十多个国家、展出逾百场的“真善忍国际美术展览”,在民众的殷切期盼下,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来到台湾嘉义县,在朴子市的“梅岭美术馆”揭幕,展出日期将延续至二十九日。嘉义县长陈明文、立法委员林国庆、蔡启芳,嘉义县议长余政达、朴子市长黄丽贞、嘉义县美术协会理事长黄洒淑,及多位县议员、地方仕绅等均致赠花蓝花圈,表达热烈欢迎之意。
  • 尖锐的钹声中,金色闪电划过天幕,霎时一个白面书生型的布袋戏偶从天而降,在台前被偶师接住了,头顶黄色纶巾正待飘落,耳边只闻劲风疾至,一团黑影已迎面奔来,白面书生心里暗叫不妙,后台硬鼓声急如大豆落玉盘几古几古敲起时,书生一记“日月腾空”身体倏然跃起,紧接着一个扁鱼翻身,脚下劲道已穿透黑影,“哎呀!”一声,黑衣恶煞已飘落地上,正躬腰叫痛,书生一阵风赶到:“恶贼休逃!看我来收拾你。”
  • (大纪元记者王金丁报导)新唐人亚太电视台艺术总监万裕民今年在美国纽约最大剧场观赏了《神韵艺术团》的表演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应台湾国立新港艺术高中的邀请,为学生们讲解中国舞时,惊叹的说:“那么大的剧场,居然座无虚席,第一出演的是《创世》,演员服装华丽,舞台美的像风景,演员的肢体与音乐、天幕连成一气,整体搭配的简直严丝合缝,我还听到旁边的西方人落泪的声音,当时,我觉的观众的精神层次都跟着提升了。难怪《神韵艺术团》创造了百老汇史上,第一次由东方艺术团体登上西方歌舞剧殿堂的记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