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217)

曹雪芹

大觀園的煙水樓閣映襯著紅樓夢。(夢子/大紀元)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一百十一回 鴛鴦女殉主登太虛 狗彘奴欺天招夥盜(上)
話說鳳姐聽了小丫頭的話,又氣又急又傷心,不覺吐了一口血,便昏暈過去,坐在地下。平兒急來靠著,忙叫了人來攙扶著,慢慢的送到自己房中,將鳳姐輕輕的安放在炕上,立刻叫小紅斟上一杯開水送到鳳姐唇邊。鳳姐呷了一口,昏迷仍睡。秋桐過來略瞧了一瞧,卻便走開,平兒也不叫她。只見豐兒在旁站著,平兒叫她快快的去回明白了「二奶奶吐血發暈,不能照應」的話,告訴了邢、王二夫人。邢夫人打量鳳姐推病藏躲,因這時女親在內不少,也不好說別的,心裏卻不全信,只說:「叫她歇著去罷。」眾人也並無言語。只說這晚人客來往不絕,幸得幾個內親照應。家下人等見鳳姐不在,也有偷閑歇力的,亂亂吵吵,已鬧的七顛八倒,不成事體了。

到二更多天,遠客去後,便預備辭靈。孝幕內的女眷,大家都哭了一陣。只見鴛鴦已哭的昏暈過去了,大家扶住捶鬧了一陣,才醒過來,便說「老太太疼我一場,我跟了去」的話。眾人都打量人到悲哭,俱有這些言語,也不理會。到了辭靈之時,上上下下也有百十餘人,只鴛鴦不在。眾人忙亂之時,誰去撿點。到了琥珀等一干的人哭奠之時,卻不見鴛鴦,想來是她哭乏了,暫在別處歇著,也不言語。辭靈以後,外頭賈政叫了賈璉問明送殯的事,便商量著派人看家。賈璉回說:「上人裏頭,派了芸兒在家照應,不必送殯,下人裏頭,派了林之孝的一家子照應拆棚等事。但不知裏頭派誰看家﹖」賈政道:「聽見你母親說是你媳婦病了,不能去,就叫她在家的。你珍大嫂子又說你媳婦病得利害,還叫四丫頭陪著,帶領了幾個丫頭婆子,照看上屋裏才好。」賈璉聽了,心想:「珍大嫂子與四丫頭兩個不合,所以攛掇著不叫她去。若是上頭就是她照應,也是不中用的。我們那一個又病著,也難照應。」想了一回,回賈政道:「老爺且歇歇兒,等進去商量定了再回。」賈政點了點頭,賈璉便進去了。

誰知此時鴛鴦哭了一場,想到:「自己跟著老太太一輩子,身子也沒有著落。如今大老爺雖不在家,大太太的這樣行為,我也瞧不上。老爺是不管事的人,以後便亂世為王起來了,我們這些人不是要叫他們掇弄了麼﹖誰收在屋子裏,誰配小子,我是受不得這樣折磨的,倒不如死了乾淨。但是一時怎麼樣的個死法呢﹖」一面想,一面走回老太太的套間屋內。剛跨進門,只見燈光慘淡,隱隱有個女人拿著汗巾子,好似要上吊的樣子。鴛鴦也不驚怕,心裏想道:「這一個是誰﹖和我的心事一樣,倒比我走在頭裏了。」便問道:「你是誰﹖咱們兩個人是一樣的心,要死一塊兒死。」那個人也不答言。鴛鴦走到跟前一看,並不是這屋子的丫頭,仔細一看,覺得冷氣侵人,一時就不見了。鴛鴦呆了一呆,退出在炕沿上坐下,細細一想道:「哦!是了,這是東府裏的小蓉大奶奶啊!她早死了的了,怎麼到這裏來﹖必是來叫我來了。她怎麼又上吊呢﹖」想了一想,道:「是了,必是教給我死的法兒。」

鴛鴦這麼一想,邪侵入骨,便站起來,一面哭,一面開了妝匣,取出那年絞的一綹頭髮,揣在懷裏,就在身上解下一條汗巾,按著秦氏方才比的地方拴上。自己又哭了一回,聽見外頭人客散去,恐有人進來,急忙關上屋門,然後端了一個腳凳,自己站上,把汗巾拴上扣兒,套在咽喉,便把腳凳蹬開。可憐咽喉氣絕,香魂出竅。正無投奔,只見秦氏隱隱在前,鴛鴦的魂魄疾忙趕上,說道:「蓉大奶奶,你等等我!」那個人道:「我並不是什麼蓉大奶奶,乃警幻之妹可卿是也。」鴛鴦道:「你明明是蓉大奶奶,怎麼說不是呢﹖」那人道:「這也有個緣故,待我告訴你,你自然明白了。我在警幻宮中,原是個鍾情的首座,管的是風情月債,降臨塵世,自當為第一情人,引這些痴情怨女,早早歸入情司,所以該當懸梁自盡的。因我看破凡情,超出情海,歸入情天,所以太虛幻境『痴情』一司,竟自無人掌管。今警幻仙子已經將你補入,替我掌管此司,所以命我來引你前去的。」鴛鴦的魂道:「我是個最無情的,怎麼算我是個有情的人呢﹖」那人道:「你還不知道呢,世人都把那淫欲之事當作『情』字,所以作出傷風敗化的事來,還自謂風月多情,無關緊要。不知『情』之一字,喜怒哀樂未發之時,便是個性;喜怒哀樂已發,便是情了。至於你我這個情,正是未發之情,就如那花的含苞一樣。欲待發泄出來,這情就不為真情了。」鴛鴦的魂聽了,點頭會意,便跟了秦氏可卿而去。

這裏琥珀辭了靈,聽邢、王二夫人分派看家的人,想著去問鴛鴦明日怎樣坐車的,便在賈母的外間屋裏找了一遍,不見,便找到套間裏頭。剛到門口,見門兒掩著,從門縫裏望裏看時,只見燈光半明不滅的,影影綽綽,心裏害怕,又不聽見屋裏有什麼動靜,便走回來說道:「這蹄子跑到那裏去了﹖」劈頭見了珍珠,說:「你見鴛鴦姐姐來著沒有﹖」珍珠道:「我也找她,太太們等她說話呢。必在套間裏睡著了罷﹖」琥珀道:「我瞧了,屋裏沒有。那燈也沒人夾蠟花兒,漆黑怪怕的,我沒進去。如今咱們一塊兒進去瞧,看有沒有。」琥珀等進去,正夾蠟花,珍珠說:「誰把腳凳撂在這裏,幾乎絆我一跤。」說著,往上一瞧,唬的「噯喲」一聲,身子往後一仰,「咕咚」的栽在琥珀身上。琥珀也看見了,便大嚷起來,只是兩隻腳挪不動。

外頭的人也都聽見了,跑進來一瞧,大家嚷著,報與邢、王二夫人知道。王夫人、寶釵等聽了,都哭著去瞧。邢夫人道:「我不料鴛鴦倒有這樣志氣,快叫人去告訴老爺。」只有寶玉聽見此信,便唬的雙眼直豎。襲人等慌忙扶著,說道:「你要哭就哭,別憋著氣。」寶玉死命的才哭出來了,心想「鴛鴦這樣一個人,偏又這樣死法。」又想:「實在天地間的靈氣,獨鍾在這些女子身上了。她算得了死所,我們究竟是一件濁物,還是老太太的兒孫,誰能趕得上她﹖」復又喜歡起來。那時,寶釵聽見寶玉大哭,也出來了,及到跟前,見他又笑。襲人等忙說:「不好了,又要瘋了!」寶釵道:「不妨事,他有他的意思。」

寶玉聽了,更喜歡寶釵的話:「倒是她還知道我的心,別人那裏知道!」正在胡思亂想,賈政等進來,著實的嗟嘆著,說道:「好孩子,不枉老太太疼她一場!」即命賈璉:「出去吩咐人,連夜買棺盛殮,明日便跟著老太太的殯送出,也停在老太太棺後,全了她的心志。」賈璉答應出去。這裏命人將鴛鴦放下,停放裏間屋內。平兒也知道了,過來同襲人、鶯兒等一干人都哭的哀哀欲絕。內中紫鵑也想起自己終身一無著落,恨不跟了林姑娘去,又全了主僕的恩義,又得了死所。如今空懸在寶玉屋內,雖說寶玉仍是柔情蜜意,究竟算不得什麼,於是更哭得哀切。

王夫人即傳了鴛鴦的嫂子進來,叫她看著入殮。遂與邢夫人商量了,在老太太項內賞了她嫂子一百兩銀子,還說等閑了將鴛鴦所有的東西俱賞他們。她嫂子磕了頭出去,反喜歡說:「真真的我們姑娘是個有志氣的,有造化的,又得了好名聲,又得了好發送。」旁邊一個婆子說道:「罷呀,嫂子!這會子你把一個活姑娘賣了一百銀子便這麼喜歡了,那時候兒給了大老爺,你還不知得多少銀錢呢,你該更得意了。」一句話戳了她嫂子的心,便紅了臉走開了。剛走到二門上,見林之孝帶了人抬進棺材來了,她只得也跟進去,幫著盛殮,假意哭嚎了幾聲。

賈政因她為賈母而死,要了香來,上了三炷,作了一個揖,說:「她是殉葬的人,不可作丫頭論。你們小一輩都該行個禮。」寶玉聽了,喜不自勝,走上來恭恭敬敬磕了幾個頭。賈璉想她素日的好處,也要上來行禮,被邢夫人說道:「有了一個爺們便罷了,不要折受她不得超生。」賈璉就不便過來了。寶釵聽了,心中好不自在,便說道:「我原不該給她行禮,但只老太太去世,咱們都有未了之事,不敢胡為,她肯替咱們盡孝,咱們也該托托她,好好的替咱們服侍老太太西去,也少盡一點子心哪!」說著,扶了鶯兒走到靈前,一面奠酒,那眼淚早撲簌簌流下來了。奠畢,拜了幾拜,狠狠的哭了她一場。眾人也有說寶玉的兩口子都是傻子,也有說他兩個心腸兒好的,也有說她知禮的。賈政反倒合了意。一面商量定了看家的,仍是鳳姐、惜春,餘者都遣去伴靈。

一夜誰敢安眠,一到五更,聽見外面齊人。到了辰初發引,賈政居長,衰麻哭泣,極盡孝子之禮。靈柩出了門,便有各家的路祭,一路上的風光,不必細述。走了半日,來至鐵檻寺安靈,所有孝男等俱應在廟伴宿,不提。

且說家中林之孝帶領拆了棚,將門窗上好,打掃淨了院子,派了巡更的人,到晚打更上夜。只是榮府規例,一交二更,三門掩上,男人便進不去了,裏頭只有女人們查夜。鳳姐雖隔了一夜,漸漸的神氣清爽了些,只是那裏動得,只有平兒同著惜春各處走了一走,咐吩了上夜的人,也便各自歸房。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鴛鴦見鳳姐這樣慌張,又不好叫她回來,心想:「她頭裏作事,何等爽利周到,如今怎麼掣肘的這個樣兒!我看這兩三天連一點頭腦都沒有,不是老太太白疼了她了嗎!」那裏知邢夫人一聽賈政的話,正合著將來家計艱難的心,巴不得留一點子作個收局。
  • 卻說賈母坐起說道:「我到你們家已經六十多年了,從年輕的時候到老來,福也享盡了。自你們老爺起,兒子、孫子也都算是好的了。就是寶玉呢,我疼了他一場。……」說到那裏,拿眼滿地下瞅著。王夫人便推寶玉走到床前。
  • 卻說五兒被寶玉鬼混了半夜,又兼寶釵咳嗽,自己懷著鬼胎,生怕寶釵聽見了,也是思前想後,一夜無眠。次日一早起來,見寶玉尚自昏昏睡著,便輕輕的收拾了屋子。那時麝月已醒,便道:「你怎麼這麼早起來了﹖你難道一夜沒睡嗎﹖」
  • 話說寶釵叫襲人問出原故,恐寶玉悲傷成疾,便將黛玉臨死的話與襲人假作閑談,說是:「人生在世,有意有情,到了死後,各自幹各自的去了,並不是生前那樣個人,死後還是這樣。活人雖有痴心,死的竟不知道。況且林姑娘既說仙去,她看凡人是個不堪的濁物,那裏還肯混在世上﹖只是人自己疑心,所以招些邪魔外祟來纏擾了。」
  • 寶玉聽了,不待再說,就出席到後間去找鴛鴦,說:「老太太要行令,叫姐姐去呢。」鴛鴦道:「小爺,讓我們舒舒服服的喝一杯罷,何苦來,又來攪什麼。」寶玉道:「當真老太太說的,叫你去呢。與我什麼相干﹖」鴛鴦沒法,說道:「你們只管喝,我去了就來。」便到賈母那邊。
  • 曹雪芹還沒有寫完石頭記(《紅樓夢》)就撒手人寰了,他憤憤不平,於是到閻羅地府去告狀。來到地府殿前,見了閻羅王也不磕頭,上前就質問:「按命理我還有十年的陽壽,為何要奪去本人的十年光陰?」
  • 卻說賈政先前曾將房產並大觀園奏請入官,內廷不收,又無人居住,只好封鎖。因園子接連尤氏、惜春住宅,太覺曠闊無人,遂將包勇罰看荒園。此時賈政理家,又奉了賈母之命,將人口漸次減少,諸凡省儉,尚且不能支持。
  • 賈政見母親如此明斷分晰,俱跪下哭著說:「老太太這麼大年紀,兒孫們沒點孝順,承受老祖宗這樣恩典,叫兒孫們更無地自容了!」
  • 話說賈政進內,見了樞密院各位大人,又見了各位王爺。北靜王道:「今日我們傳你來,有遵旨問你的事。」賈政即忙跪下。眾大人便問道:「你哥哥交通外官,恃強凌弱,縱兒聚賭,強占良民妻女不遂逼死的事,你都知道麼﹖」
  • 且說賈母見祖宗世職革去,現在子孫在監質審,邢夫人、尤氏等日夜啼哭,鳳姐病在垂危,雖有寶玉、寶釵在側,只可解勸,不能分憂,所以日夜不寧,思前想後,眼淚不乾。一日傍晚,叫寶玉回去,自己扎掙坐起,叫鴛鴦等各處佛堂上香,又命自己院內焚起斗香,用拐拄著,出到院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