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The Unknown Story》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89)

46 不安的歲月,受挫的歲月(下) 1962~1965年 68~71歲
張戎(Jung Chang),喬.哈利戴(Jon Halliday)
font print 人氣: 1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回北京之後,毛沒有立即對劉少奇採取行動。他很可能是想等第二次亞非會議開完後再動作。會議定於六月在阿爾及利亞召開,劉少奇作為國家主席同很多亞非國家元首打過交道,在會議前夕清洗劉會給毛造成不良影響。毛對這次會議寄予了無限希望,打算通過它進一步確立自己在發展中國家的領袖地位。他派周恩來去完成這個任務。

第一次亞非會議十年前在印尼的萬隆舉行。那次周恩來在新獨立的發展中國家的領導人中留下了良好印象。自那以來,中國有了原子彈,毛澤東又不斷慷慨撒錢收買人心。萬隆會議的明星尼赫魯已不在人世,毛唯一的擔心是蘇聯參加,有蘇聯出場毛就唱不成主角了。中方花了大量精力遊說發起國不邀請蘇聯。

印尼的蘇加諾總統由於是萬隆會議的東道主,有最後裁決誰被邀請的特權,毛不惜重金來籠絡他,還提出派軍隊支援他打馬來西亞。最使蘇加諾傾心的是中國許諾為他訓練製造原子彈的科學家。同樣的許諾中國也對埃及等主要發展中國家做出。★結果蘇聯未被邀請。
(★其實毛無意與他人分享核技術,後來埃及總統納賽爾要求周恩來履行諾言時,周叫他「自力更生」。)

正是為了給毛「拉選票」,中國撒出了一筆巨款:修長達兩千公里的坦贊鐵路。坦桑尼亞總統尼雷爾為修建這條從內陸的坦桑尼亞經贊比亞(Zambia)通印度洋的鐵路尋求資助,被西方拒絕。中方得知後說:「毛主席說了,帝國主義不幹的事,我們干,我們幫助你們修。」這條鐵路到底有多大用處,毛是不關心的。其實連尼雷爾本人對該不該修也猶豫不決,哪怕鐵路由中國白送,錢、材料、人力都是中國出。周恩來還得說服尼雷爾,居然謊稱中國修鐵路的材料、人員都有餘裕,如果不修坦贊鐵路也就浪費了。這項工程耗費了中國十億美金。毛輕飄飄地說:「沒有什麼了不起嘛。」

第二次亞非會議開幕前十天,東道國阿爾及利亞發生軍事政變,本.貝拉(Ahmed Ben Bella)總統下台。毛曾竭力拉攏本.貝拉,嫌外交部寫給本.貝拉的信「打官腔」,親自動筆,稱本.貝拉是「親愛的兄弟」,「我希望看到你。全中國人民準備熱烈歡迎你。」本.貝拉一倒台,毛立馬翻臉不認人,要周恩來宣佈支持新領導人布邁丁(Houari Boumedienne),按原計劃開會。

絕大部分亞非國家部不想此時去阿爾及利亞開會。中國外交官們四下活動,拚命想說服他們去,到處碰壁。尼雷爾總統坦率地對中國外交官說:周恩來總理是我最敬佩的政治家,但我很不理解周總理為何堅持如期在阿開會。本.貝拉是非洲公認的反帝、反殖鬥爭的英雄。他的被捕,無論從理智上或感情上,我都不能接受。尼雷爾說:中國政府的堅決態度和中國所進行的積極活動,超過了布邁丁政權,這已引起一些人的驚奇、懷疑,甚至不滿,有損於中國和周總理本人的崇高聲譽。

會議延期了。在對中國懷疑日盛的情緒下,埃及等國提出邀請蘇聯參加。毛當不了老大了,中國轉而宣佈不參加。第二次亞非會議沒開成。

毛又氣又急。他迫切希望能來點成功,以平衡挫折。正好這時印巴戰爭爆發。三年前,毛曾痛快淋漓地打敗了印度,這次他想跟巴基斯坦左右夾攻印度,再來一場勝仗。巴基斯坦跟中國相當接近,是得到中國援助最多的非共產黨國家之一。

毛把部隊調到邊界,發了兩份最後通牒式的照會,限令印度政府在九月二十二日午夜前,拆除所有「侵略工事」。印度的答覆是和解的,說「雖然印度政府深信它的軍隊沒有在西藏境內修築工事」,它願意「進行一次聯合調查」,如果發現有,「不會反對拆毀它們。」中方的答覆是:「沒有必要進行調查」,「印度方面確實有侵略工事設在中國境內」。毛把中國拉到戰爭邊緣。

就在中方限期到期的前一天,巴基斯坦接受了聯合國要印巴雙方停火的決議,告訴毛,不停火無論外交上還是經濟上代價都太大。毛極力勸他們打下去,可巴基斯坦不願打。無奈之餘,毛只好放棄了打印度的念頭。沒有巴基斯坦配合,毛難有把握單獨取勝。上一次打敗印度得益於出其不意,如今印度有了準備。為了體面地下台階,中方宣佈「印軍偷偷摸摸平毀侵略工事狼狽逃竄」——其實印度什麼也沒做。

在急於成功的心態下,毛到處發動「武裝鬥爭」。在泰國,他培植起來的、以華僑為主的共產黨,在八月七日首次與政府軍交火。這一天從此被稱為「開火日」,以失敗告終。

最大的慘敗發生在印尼。當時印尼共產黨有三百五十萬人,在非共產黨國家中人數最多。斯大林把它劃歸毛管。★日本共產黨總書記宮本顯治對我們說,中共一直在鼓勵印尼共和日共:「只要有奪權的機會,就奮起以武裝鬥爭奪權。」宮本與艾地曾在一九六四年討論過這個問題。日共的態度是謹慎,而艾地卻信心十足,覺得只要毛看準了就有把握成功。
(★一九六三年九月,周恩來把印尼共領袖艾地召到廣東溫泉城市從化,與胡志明和老撾共產黨負責人會晤,在戰略上把印尼和印度支那聯繫起來。)

亞非會議坍台後,八月,毛告訴印尼共奪權的時機到了。中方對艾地說,給親華親共的蘇加諾總統看病的中國醫生,診斷出總統的腎臟有嚴重問題,將不久於人世,機不可失,時不可待。印尼共的奪權是奪軍權。蘇加諾總統不掌握軍隊,軍隊高層強烈反共。中國曾不斷敦促蘇加諾把軍隊拿過來,在蘇加諾協助下,印尼共加緊滲透軍隊,以致過於樂觀地相信它能秘密掌握陸軍的一半、空軍的三分之二、海軍的三分之一。印尼共的奪權計劃是:把反共的軍隊首領抓起來殺掉,然後蘇加諾出面接管軍隊,軍隊裡的共產黨人則保證部隊服從命令。

九月三十日,蘇加諾總統警衛部隊營長翁東(Untung)中校率人逮捕處死了印尼陸軍司令和其他五個主要將領。毛在跟宮本顯治的談話中把這一事件稱為「印尼共產黨的武裝起義」。可是,一個未曾預料到的變故使全盤計劃土崩瓦解。密謀者中有一人偷偷把「九.三○」行動計劃通知了陸軍將領蘇哈托(Suharto)。蘇哈托本人不在處決的名單上,他做好準備,等逮捕處死完畢後,立即出面控制軍隊,在全國掀起血腥大屠殺,直殺了數十萬共產黨人、同情者和無辜平民。印尼共產黨領導人幾乎被一網打盡,上了斷頭台,只有一名政治局委員逃脫,尤索夫.阿吉托若夫(Jusuf Adjiorop),他當時在中國。三十年後他仍然在那裡,我們見到他時,他已是一位灰心失望的老人。

蘇加諾總統被迫讓位。蘇哈托將軍建立起一個反華、反共、迫害華僑的軍事獨裁政權。毛澤東把一敗塗地的責任推在印尼共頭上。日本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向我們提供了毛同日共領導人的談話記錄,毛說:「印尼共產黨犯了兩個錯誤。第一,他們盲目相信蘇加諾,過高估計了黨在軍隊裡的力量。第二,他們動搖了,沒有打到底。」其實,印尼共根本沒有還手之力。蘇哈托的大屠殺其殘暴,其兇猛,其迅雷不及掩耳,是中共在蔣介石手裡從來沒有經歷過的。跟蘇哈托比起來,蔣介石對中共簡直可以算得上「仁慈」。

一九六五年快要過去了,毛澤東在全球是失敗連連。滿腹挫折感的他,掉轉頭向國內的政敵猛撲過來。(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九四○年春,華北的大片土地都掌握在中共手裡。三月份在斯大林的默許下,八路軍集中三四萬兵力,全殲六千國民黨部隊,在華北佔據了絕對優勢。這時,朱德、彭德懷感到他們也應該打打日本了,不然說不過去,四月一日,他們準備大規模破壞日本運輸線。
  • 項英的總部有一千工作人員、八千部隊,駐紮在雲嶺,在以多變的雲彩和奇詭的石峰著稱的黃山之側。一九四○年十二月,項英的總部是新四軍唯一在長江以南的部隊。毛把百分之九十的隊伍都已調到江北,組成了江北指揮部,由毛的盟友劉少奇負責。項英管轄的新四軍不到百分之十。
  • 毛固然沒能挑起全面內戰,但他贏得了一系列勝利。首先是他的宿敵項英死了。項英在蔣介石下令停火後逃了出來,三月十四日深夜,在一個山洞裡睡覺時,被副官開槍打死。這名副官本來就對共產黨不滿,打死項英後,他拿走項英身上的金條財物,後來投向國民黨。
  • 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德國入侵蘇聯。這對毛澤東的打擊非同小可。蘇聯是他的資助人、他的希望,一個被削弱的、自顧不暇的蘇聯顯然不能對他像以往那樣幫助了。多少天來,毛都睡不著覺。
  • 首先,毛拿他們的帶頭人、三十五歲的共產黨員作家王實味開刀。王實味曾翻譯過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托洛茨基的著作。三月十三日,延安的主要報紙《解放日報》連載他的文章《野百合花》。毛一看就留了神。王實味寫道:延安青年近來似乎生活得有些不起勁,而且似乎肚子裡裝得有不舒服。
  • 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延安生活的中心是審訊和受審,一個接一個的坦白大會,還有各種改造思想會議。用開不完的洗腦會來摧毀人的意志,將成為毛澤東統治的一大組成部分。所有休閒娛樂,像唱歌跳舞,都被停止。僅有的一點點個人獨處時間也不得安寧,那是寫「思想檢查」的時候。
  • 至一九五八年底,中國上馬修建的大型企業高達一千六百三十九座,然而,只有二十八座建成投產。多數成了「鬍子工程」,半途而廢的比比皆是。被浪費掉的設備不少是花巨資從蘇聯買來的,因為沒有基礎設施而閒置一旁,任其生銹報廢。
  • 彭德懷的窮苦出身使他跟農民更有感情。他後來在獄中寫成的《自述》說:「我常常回憶到幼年的遭遇,鞭策自己不要腐化,不要忘記貧苦人民的生活。」中共執政後,他對毛澤東在全國各地修別墅,招文工團員伴舞伺寢等,屢表不滿。
  • 其實赫魯曉夫並不是為彭德懷而來。他沒有帶中文翻譯。阿爾巴尼亞的薩森島(Sazan Island),是蘇聯在地中海的核潛艇基地。赫魯曉夫的親自出馬,是為了阻止阿爾巴尼亞和中國在核潛艇方面達成什麼交易。
  • 彭德懷被毛點名上廬山開會。汽車行至牯嶺路口,警衛人員舉旗示意停車,說「一組」(毛的代號)在休息,請彭和其他中共領導人下車步行。為彭挑選的一百七十六號別墅,離毛的別墅只有一百多公尺,與彭德懷來往的人盡入眼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