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花的芬芳不但為戶外空間打造優雅夢幻的氛圍,無形中也舒緩緊繃的情緒,拉近人心之間的距離,如果你也著迷於滿溢的花香,想打造專屬自己的小花園,就一起來看看有哪些香氣綠植能列入栽種清單吧。
花與花的故事

蝶豆花在飲品界已經風靡一陣子,由於少許花瓣泡入飲水會釋出療癒的紫羅蘭色調,因此很多人會和各種茶品進行調和,外觀上就很與眾不同。蝶豆花目前有被用於茶類飲用,中醫上則建議性寒體質的人不宜食用。

色彩繽紛的一年生開花植物:百日菊。當你站在自家門口,看到百日菊開滿庭園,充滿生機,當下的心情,只能用心花怒放來形容,精神為之大振。百日菊的花語相當討喜,是「步步高升」,不過,現在這個特殊時期,我們可能更喜歡它的另一個花語:「堅忍不拔」。奼紫嫣紅的百日菊,讓人目不暇給,很難決定該種哪一種,可以先從以下9種最適合的百日菊,開始栽種。

5月9日母親節,每年的母親節讓我們有機會表達對母親的愛與養育之恩。總希望能有一些特別的方式慶祝母親節,聊盡一份孝心。即使因為疫情的關係,不能親自探望母親,也可以利用電話或遠端視訊跟母親話家常。

我切開鳳梨頭尾時,幽微暗香入鼻。削皮、切塊後,盛盤拍照,然後吃下鳳梨頭的一塊果肉,喔!一陣陣香酸帶甜味浪從舌上震盪傳遞,躍升為味蕾時空新境界,尾韻果香中還飄盪著花色的嬌豔、針刺長葉的狠勁!這才叫做台灣鳳梨!

一花一草何止一世界?當我凝視著一株草花或任何植物體,儘管我可以挖開它的根系、解剖它的花果,依據十八世紀以來,古典植物分類學的描述典範,從根、莖、葉、花、果實、種子、形相及形態,從解剖顯微鏡到電子顯微鏡,從植物生理到生態,乃至其與動物、其他植...

清新優雅的綠色植物有助於放鬆心情,美麗的花朵讓人賞心悅目,但看到植物價格不菲,甚至比汽車或房價還高時,難免乍舌。怎麼一盆花或植物可以賣到如此高的天價呢?

「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蓮花之所以被千古傳頌,不僅僅是因為它的美麗,更在於它的品格,清凈無染、光明自在......

鼠年迎春,來欣賞強健一族「鼠尾草」。賞唇形花的美,涵納鼠尾草強健的生命力和花語的精神吧!在西方的花語中,鼠尾草是「家庭觀念」的象徵,也有「神聖的藥草」的美名。

有一種果實叫做「神祕果」,原本生長在西非、加納、剛果等國家的熱帶森林裡的小小橢圓形紅色果實,模樣很可愛,但是只要吃上一口,檸檬、奇異果就會變得超甜超好吃,「神祕果」這來自西非的神秘力量,完全顛覆人們對酸的想像。

中秋將至,大小企業總會向自己的合作夥伴贈送商務禮品(Hamper),以示尊重。送禮要顯出送禮人之地位,亦要得體和講究,令貴客覺得貼心和受到器重,箇中學問則須向專家請教。

(大紀元記者沙莉報導)雪絨花(又名也得懷、火絨草)是奧地利和瑞士的國花。這種植物喜歡生長在海拔1800-3000米多石灰岩地帶,分佈不均,抗高海拔寒冷、乾燥和紫外線輻射。作為偏遠山區的稀缺花草,它成為阿爾卑斯山的美麗與純潔的象徵,尤其受到奧地利和瑞士人民的喜愛。

(大紀元記者沙莉報導)歐洲嚴冬中最早帶來給人春天氣息的當屬雪花蓮,四周還是白雪茫茫時,稍微一兩天溫暖陽光的照射,就能喚醒這不畏嚴寒的花朵。

新春伊始,花開富貴,美的事物總是帶給人們永恆的喜悅,自古認為「一花在目,萬物洽合」...

自三月十六日起,第15屆加拿大花卉展(Canada Blooms)在位於多倫多湖濱的Direct Energy Centre向公眾開放,佔地6公頃的花園及花卉展將持續至週日。這次展覽有幾個展廳的鮮花裝扮結合了音樂的元素, 讓人不禁感歎設計者的巧思。

蘭的花姿自然秀美,香氣淡雅,給人灑脫飄逸感,格調之高,實冠群芳;就是不著花的葉片,寧謚幽雅,也纖細可人。所以,自古以來很多畫家都把它做為描繪對象。

蘭,在植物學上是屬於被子類中的單子葉植物,並獨立為一個「科」。它的族群非常龐大,原種約有3萬多種, 如果加上幾乎每天都出現的人工培育和天然交雜新品種,則其總數更多得不可勝計。

原先台灣常見的茶花,大約只有40種左右,目前則已增至上千種以上。當中最突出的就是不經人工嫁接,一株可同時開出多種顏色、多種花形的「賓司」。

茶花是一群山茶科(Theaceae)植物的總稱,又名山茶、海石榴、曼陀羅樹、耐冬、楂和山茶花等,日本人則稱之為「椿」。原種以我國南部為中心,分布於亞洲南部各地,尤其是我國的雲南省一帶最多,素有茶花「祖家」之稱。

閩南話裡,有一句形容一個人不自量力或者缺乏自知之明的話說:「圓仔花不知醜」。 圓仔花,也就是千日紅,是和雞冠花一樣,屬於莧科(Amaranthaceae)的一年生草花。它原產於印度,大概傳入我國的時間稍晚,所以歷代《本草》和明朝李時珍編著的《綱目》(1578)裡,都找不到相關記載。一直到清代陳滉子寫的《花鏡》(1688)才提到說:「千日紅,本高二三尺,莖淡紫色,枝葉婆婆,夏開深紫色花,千瓣細碎圓整如球,生於枝杪,至冬葉雖萎而花不薦。婦女採簪於鬢,最能耐久。略用淡礬水浸過,晒乾藏於盒,來年猶然鮮麗。子生瓣內,最細而黑,春間下種即生,喜肥。」後來吳其濬也把這一段收錄在他的《植物名實圖考》(1848)裡。可見大陸婦女早習慣把千日紅當做頭髮裝飾品。令人難以明白的是:這麼美麗持久的花,在1661年間,自華南地區傳入台灣後,竟淪落為諷刺人不知「醜」的花。

朱僅移栽釋梵中,老僧非是愛花紅;朝開暮葉關應事,祇要人知色是空!

扶桑又名「大紅花」,是各地庭院、公園、堤岸和田梗等,到處都可看到的花木。由於生性強健,容易繁殖,只要把老熟枝條插在土中,不到半個月就可生根發芽,迅速成長,所以有人說它很賤。其實,它不僅枝葉繁茂,而且幾乎終年花開滿枝,紅花綠葉相配,顯得特別鮮艷照人,是熱帶和亞熱帶地區極具代表性的花卉。夏威夷等地的土著姑娘,還常把它插在頭上,以表示熱情呢!

木槿和朱槿(扶桑)同屬於錦葵科,是外形很相似的兩種花木。要不是木槿為落葉性灌木,冬天會休眠落葉,春天再萌發新葉;以及葉片呈紙質,菱狀卵形,淺三裂,主脈明顯三出,兩面疏生星狀毛等特性,和朱槿的葉常綠,廣卵或狹卵形,兩面光滑有光澤明顯不同,彼此還真不好區分呢!

在台灣平地,冬春兩季草花中,最可愛且最有趣的莫過於三色堇了!因為它的花形、花色和花姿,都比其他花朵富於變化而引人注目。

清代有一個名叫武介康的文人,到薛濤故園遊覽後,寫了一首聯語說:「同是宦遊人,問他節度何心,忍令名媛歸樂籍?不勝今昔感,才向草堂憑眺,又澆杯弔香魂!」武氏本意,當然是責備當時的地方長官節度使,不該讓一代才女淪為樂籍 (妓女)。不過,仔細想想,如果沒有這一段悲痛遭遇,薛濤恐早已沒沒無聞,那裏能夠發揮和表現她的天賦才華,流傳千古,直到今天仍令人追思憑弔?

中國古代以芙蓉為名的花有兩種。一種名叫草芙蓉 ,又名芙蕖,也就是蓮花。世俗所謂的「出水芙蓉」和古詩「涉江采芙蓉」中所說的「芙蓉」,都是指這種在植物學上屬於睡蓮科的水生花卉而言。

歐洲引進菊花的紀錄,最早是1688年荷蘭的商人布瑞尼斯(Jarob Breynius)。接著1789年法國商人布藍卡德(M.Blanchard)相繼由中國引入。至於英國的菊花,主要是在1843年由倫敦園藝學會派來中國蒐集珍奇植物的羅勃、福進(Robert Fortune)在1846年返國時帶回的。

農曆九月(國曆約十月),菊花怒放,俗稱「菊月」,是賞菊的好時候。著名的晉朝詩人陶淵明,就是在某一年的九月九重陽節,坐在庭院中賞菊,正感歎沒酒喝,意外地朋友適時送酒來。心中大樂,兩人便邊飲酒邊賞花,因而引發詩興寫下傳頌千古的飲酒詩說:「結盧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東方朔是漢朝的作家,有一回旅行在外,由於口很渴,叫弟子去敲人家的門,敲了很久,裏面卻沒人回答。就親自走上前去,在門縫中看了看,發現裹頭種有幾棵李樹,樹上又聚集了許多博勞 (百舌鳥),即告訴弟子說:「這家的主人姓李名博,你只要叫他的名字,他就會出來。」弟子依照吩咐放聲大叫,主人果然出來了。這個故事的真實性如何,當然已經很難考證。不過,卻可由此看出東方朔確實具有過人的觀察和判斷力,讓人不得不折服。

共有約 8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