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茶趣:郎士元品茶與馬將軍喝茶

作者︰舒晴

品茶‧文人與茶趣(pixabay)

  人氣: 4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唐代宗大曆年間,有「大曆十才子」之稱的錢起與郎士元並稱「錢郎」,兩人是詩壇著名詩人,也是嗜茶之士。

當時,朝中自丞相以下各級官員到外地任職或奉命出使,如果沒有錢起、郎士元寫詩作文為他送行,此人就會感到非常沒有面子,二人的詩文就是如此受到重視。

郎士元雖沒有知名的茶詩,卻有出名的飲茶故事。郎士元的詩清麗雅致,但恃才清高,經常語出驚人,有時出口不免傷人,所以往往自食其果。宋代王讜《唐語林》中就有一篇關於郎士元飲茶的記載:

「安史之亂」平定後,藩鎮據地擁兵自重,不受朝廷約束,身為河朔三鎮之一的田承嗣尤其驕橫跋扈,他不聽朝廷號令、不繳納賦稅錢糧,還不把皇帝放在眼裡,從不入朝拜見。因此,當時人們對他多有看法。

郎士元當然也聽過人們議論「田承嗣不入朝」,他就曾說:「郭令公不入琴,馬鎮西不入茶,田承嗣不入朝。」

郭令公是指平定安史之亂的名將郭子儀,他是一個武將,說他「不入琴」是指他不懂欣賞琴曲。馬鎮西則是鎮西節度使馬燧,說他「不入茶」是指他不懂茶道。田承嗣原是安祿山手下的將官,後來被任命為節度使,說他「不入朝」是指他不懂遵守臣子的本分,暗示他有二心。

原來,郎士元是譏笑郭子儀、馬燧只會動刀舞槍,不懂斯文。琴、茶乃屬文人雅士之事啊!

「馬鎮西不入茶」這句話傳到馬燧耳裡,他當然心裡不服了。一次,馬燧遇到郎士元便說:「先生說我不能喝茶,我在寒舍設茶宴,就請您到我家中來喝一次茶吧!」說完並和郎士元約定了日期,郎士元也一口就答應。

當時,豪門貴族家飲食中有一種食品叫「古樓子」,就是用一斤上等羊肉,切片後均勻地鋪在一張大餅上,加上胡椒粉、豆豉、鹽等調料,再澆上酥油,然後入火爐炙烤,烤至半熟就可以吃。

吃「古樓子」得有好茶伴食,否則難以下嚥。茶宴當天,馬燧一起床就開始吃「古樓子」,他慢慢地吃還忍著不喝一口茶水。馬燧吃完「古樓子」,就在家中等待郎士元。

郎士元來時,馬燧早已口乾舌燥喉嚨如火燒般,因此馬上命人烹茶。馬家有許多皇上賞賜的上等好茶,茶烹好了,你一杯我一碗,兩人開始喝起來了。十碗茶喝完再煎茶,一口氣兩人又連喝了十碗。就這樣,兩人各喝了二十碗香茶。

郎士元第一次見識到這種大碗連飲的茶宴,與他平常參加那種細品慢啜,品茗吟唱,悠閒自得的文人茶宴,自是大大不同。馬燧飲茶如同指揮作戰般,橫掃千軍,端起茶碗一口氣就連飲二十碗濃茶。

郎士元年紀已大,腸胃又不好,一下喝這麼多茶,他的肚子實在無法忍受,多次起身要告辭。這時,馬燧就會立即語帶諷刺地說:「你不是說『馬鎮西不入茶』嗎?你是茶家,怎好中途退席呢?」

原本郎士元所說的「不入茶」,是指馬燧不懂茶道,可馬燧偏偏說成「不能喝茶」,這下郎士元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都說不清了。郎士元實在不好就此告辭,於是就強忍著又坐下來喝茶。但他哪裡知道馬燧平日喝茶就是大碗喝,為的是消膩解渴,這二十碗茶對他根本算不了什麼。

於是兩人對飲又拼了七大碗,這時郎士元總算見識到馬燧喝茶的厲害,他知道再喝下去非撐破肚皮不可,就堅決告辭逃出了馬家。剛走到自己的馬車前就上吐下瀉,十分狼狽,回家後病了很久。

馬燧原意是想比誰能喝茶,沒想到把郎士元折騰得病倒了,他心裡實在過意不去,就派人送給郎士元二百匹絹作為慰問,並表示歉意。

其實,郎士元與馬燧都善飲茶,但郎士元重在品,體現的是茶的精神作用;馬燧則重在飲,著重於茶的解渴功能。雖然兩者差異很大,但有一點卻是相通,就是茶不僅是文人雅士愛之,糾糾武夫也喜之。@*#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