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 劇 欣 賞 】《武松打店》

武松擊潰孫二娘的黑店
袁榮易
  人氣: 107
【字號】    
   標籤: tags: , ,

中國的武術歷經好幾千年的傳承,形成一套完整的系統,由於對身體有深刻探究與實踐,上達天人之際,也稱為武術氣功。中國戲曲與世界其他劇種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武術被納入演員的訓練中,稱為基本功。

基本功分為:(一)腰腿功—促使腰部柔軟、(二)毯子功—翻撲摔跌、(三)把子功—打鬥招式(包括手把子–徒手打鬥;槍把子–各種武器打鬥),以及(四)桌子功—在桌上跳上跳下。

京劇中包含許多武戲,戲中類似舞蹈的武打動作,往往看的觀眾目不暇給,屏氣凝神。《武松打店》是武松與黑店女老板孫二娘在漆黑的屋內打鬥,動作設計的非常精彩,將這四種基本功發揮得淋漓盡致。

武松打店》又名《十字坡》,敘述武松因殺嫂替兄報仇,被充軍發配孟州,一路由大小二解差押送,途經十字坡投宿,險遇不測的經過。黑店裡的打鬥,有四個段落:第一段是搜店;第二段是孫二娘進房窺探,初次交手;第三段是武松在正式打鬥前的準備;第四段是雙方摸黑打個你死我活。

「搜店」是武松就寢前對房內進行檢查,藉此表演也交代出房內空間的狀態。例如他執燭察看床下(舞台上以桌代床),他用腳將桌帷踢起,但不馬上向床下看,而是後退一步,蹲馬步,身朝台口,臉向台裡,一手護著燭光,注視床下;擺這姿勢目的在防備床下有人,等沒動靜,才把燭光移照床下。這個動作的設計,表現出武松的細心。搜店後,武松拋去蠟燭,上床睡覺。

國光劇團演出《武松打店》,中坐者武松由孫元城飾演,左前方孫二娘由戴心怡飾演。

第二段孫二娘前來窺探,她用水澆濕門軸,拔簪撥門進房。伸手觸摸,碰到床上的武松;武松並不馬上坐起,因為突然坐起有風,會被對方發現。武松猛睜雙眼,同時一腳朝上蹬去,人隨之坐起,接著用腳向床下探索,並凝神傾聽。

武松的腳探到床下孫二娘的臉,孫感到有物逼近,跪地下腰,接翻「軟滾背」避開,武松的腳幾乎貼著孫二娘,這個「繞頭」的表演,因為孫二娘的機伶而躲過。孫二娘立起,武松下桌,對摸,手相碰,武松抓孫二娘頭,孫二娘低頭、竄上桌、翻下,逃出門,將門反鎖。

第三段,武松在屋內拉門,拉不開。武松料定對方會再來,因此先做準備。首先是「脫銬」,接著脫褶子,褶子脫下後繞在手銬上作武器(兼作盾牌),然後找定位置,躲著等候。這段的設計是讓觀眾歇口氣,緩和一下緊張,以便觀賞接下來激烈的惡鬥。

第四段,孫二娘手持一柄明晃晃的攮子(匕首)上場,揮刀劈鎖入屋。武松見刀光,迎上去,卻撲了空,幾次對摸,摸熟對方位置。等孫二娘匕首砍來,武松扔掉自己的武器,去奪匕首。相持不放,孫二娘不支,匕首被武松奪去;武松掃孫二娘爬虎(觔斗的一種),猛向孫二娘射出匕首,被孫二娘閃過。

武松、孫二娘均欲尋匕首,找到後同時握住,共同拋出匕首,徒手起打;武松飛腳踢、孫二娘搶背(觔斗的一種)。又對摸,打「小五折」(拳的套數);武松又踢孫二娘爬虎,孫二娘烏龍絞柱回踢、武松搶背。

武松上桌,孫二娘撫腿上痛處,倚桌稍歇,武松發現桌前有呼吸聲,以掌擊孫二娘臉,揪孫二娘上桌,互相扭打壓制。孫二娘下腰下桌,又開打。——最後孫二娘敗走,武松追下。

武松戲是蓋叫天(1888一1971年)的拿手好戲,他從十四歲起演《武松打店》,整整演了六十年。蓋叫天演的武松,奪到孫二娘手中的攮子(匕首),猛力射向倒在地上的孫二娘(稱為「剁攮子」),匕首戳在孫二娘頭旁一點點的地方,全場觀眾震懾。演出從未失手,這全靠平時苦練。他說:「要練到有百分之二百的把握,上台上才能有真把握。」

蓋叫天被稱為「活武松」,他那種嫉惡如仇、又同情善良的個性,可說與武松一般無二;這張是他演出《武松打虎》的劇照。

蓋叫天不只是賣弄武打與技巧,他還注重表現人物的思想、感情。他能掌握住武松那種桀驁不馴,視權威如無物,但又十分重情,為了別人可以死而無怨的精神狀態。蓋叫天詮釋武松,能表演出一種同時皺眉又瞪眼的表情–皺眉是多愁善感,瞪眼是反權威,既要皺眉又要瞪眼是相當難的。可是這卻能將一位嫉惡如仇、又同情善良的好漢武松,活靈活現的呈現在觀眾面前。

解放後蓋叫天因為周恩來稱讚他,視周為知音;七十歲時政府又為他拍「蓋叫天舞台藝術」記錄片,他誤以為受到共產黨禮遇。然而1966年文革開始,他受盡摧殘,起初罪名是「戲霸」、「地主」、「黑幫」、「反動藝術權威」,後來升級成「反對樣板戲」、「炮打江青」,遭受的折磨也隨之升級—數十人輪番毆打近八十高齡的蓋叫天,剪胡子把他的皮肉一同扯下,將他塞在糞車遊街,還故意打斷他早年曾斷過的右腿。這些令人髮指的共產黨殘暴行徑,一直未改,直到今天還在虐殺家庭教會成員、法輪功學員。而且變本加厲,現在已被證實共產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賺錢。

蓋叫天不知道共產黨選他做為批鬥的對象,是因為他的名氣與善良(他到死前,還為周恩來設想,怕自己牽累到周,完全不知周的陰險)。共產黨殺百分之五的人,去恐嚇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一貫技倆;而且這百分之五的人還不能是默默無聞的人,這才愈有殺雞警猴的效果。

蓋叫天被掃地出門,住進不足六平方米的破屋子,全靠其妻照顧。拖著病痛到1971年1月,又患中風,送到醫院,醫院以他有「黑幫」之名拒絕救治,因而去世。這位為藝術奉獻一輩子的藝術家,八十三歲高齡還需面對如此不堪的情景,親眼看到泯滅人性的醫生。共產黨不只毀滅醫生的人性,在其黨文化的洗腦下,各行各業的人逐漸「黑店化」,如果全國大半人民泯滅人性,那將是「自做孽不可活」,老天不容許呀!@*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美雲戲演得好不說,出身戲曲家庭,她對於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擔,更有深深的自覺。她成立戲班,培養後進,年年推出新戲,作可能的探索卻永遠不忘戲曲的立基,她將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顯一個演員在生命承擔與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明代侯方城《壯悔堂文集》記載了一則明代名戲班興化班和華林班的主角競藝的故事。南京富商請了這兩個當時最有名的戲班同時搬演《鳴鳳記》,事後三年,敗部的興化班馬錦請求二度演出。馬錦如何敗部復活?可謂臥薪嘗膽…
  • 唐滌生的《胭脂巷口故人來》除了在戲台上演出的舞台版外,還有一個電影版本,由任劍輝、白雪仙、林家聲等主演,改名《琵琶巷口故人來》。兩個版本的故事骨幹是一樣的,分別只在於舞台版中,文敏被逼離家後,懇求桐軒莫上京應試,因「有師在,弟子難出頭」,桐軒贈他盤川(盤纏)即隻身離去;電影版中,桐軒則認為「弟子功名師有責」,同赴秋闈,其後,二人投宿寺院,桐軒染病加上盤纏不足,自願放棄應試,把餘錢贈予文敏,「讓舅功名把姓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