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玫瑰花中听潮音(4)

黄翔
【字号】    
   标签: tags:

        4

凡是热爱文化艺术者心灵都年轻,尤其是女性,往往不仅年轻,而且具有与生俱来的天然的美丽。女性中的特殊者,纵使随岁月远逝而老了,也有一种不可名状的“美丽的端庄”和不可抗拒的的“精神的诱惑”。

玛格丽特(Margaret)和克瑞斯托(Crystal)是美国匹兹堡的两个女诗人,形象各具特色。最近她们又一次引人注目地“登临”纽约、“弄潮”人文。

她们分别举办两次艺术活动,特别邀请我偕同秋潇雨兰参加。其中一次是在夜晚举行,地点在纽约郊外的斯坦顿岛(Statend Island)ETG书店(ETG Book Cafe and Neighborhood Stage)。

“斯坦顿岛之夜”的活动,是一次人文艺术综合的派对,活动以两个女诗人新颖的艺术表演为主,同时也包括为美国女画家卡萝(Carol Summar)绘画作品首次展出而特别举办的招待会。

从纽约市区去斯坦顿岛要坐轮渡,活动时间从夜里八点开始,我们特别邀约了活跃于纽约的一位诗人和学者陈破空同行。可惜未及联系别的青年朋友如唐伯桥,伯桥是“六四”运动参与者,湖南学运领袖人物之一,刚在纽约出版一本颇受欢迎的英文传记。

诗人陈破空曾多次来过这里,我与秋潇雨兰却是第一次。这里与曼哈顿华尔街隔海相望,从轮渡上的视窗可以眺望矗立于灯光璀灿的夜纽约中的自由女神。更远处,不意撞击你的眼球的却是曼哈顿桥和布鲁克林桥的“双桥叠影”。

不知为何?刹那间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地球上世间的灯光已亮了多久、还能亮多久?地球上的有限能源储藏量究竟有多大、还能开发多少年月?是否也如生命能量本身一样天然局限?同人类生命短促之“光链”一样总有一天突然断裂、熄灭于终极?!

世间的“无限”是宇宙的“一瞬”。人活着,生命的黄金岁月对每一个生者有多么珍贵!

为什么世间总有那么些“自愚愚人”者,这些人一代传承一代,总持那么一种精神幻觉、自视发现并自信掌握了“宇宙生命”的“终极真理”?!自身同人一样微尘般漂荡天空下,却自以为有异于其他生灵,从上朝下“俯瞰”同类,盘踞于人类群体中、强行占据他人的心灵世界。这些人以为自己是“微尘中的陨石”,无论“血肉和精神”的体积都超大、并将在人间永世长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生命本来是“本真而天然”的“不受扭曲的生命”;生活理应为自由选择、复归“简单与自然”的生活。
  • (shown)活着,就活出一份自在!就活出一份自由!打造浮生“应当如此”的梦境!自由开拓“瞬间人生”的丰饶!
  • 诗化人生,率真性情。身心有韵,笔墨有行。不为“血肉枯竭”而活;宁为“岁月滋润”而死。生命本来是“本真而天然”的“不受扭曲的生命”;生活理应为自由选择、复归“简单与自然”的生活。
  • 一首诗如狂飙 掠过 干裂的黄土地 飞翔 因为一支风铃的召唤 在远山
  • 此文可视为《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的姐妹篇,两者均以“宇宙人体”思维表现星际时代“文化”精神质变的雏形。
  • (大纪元记者李新纽约报导)2011年1月6日(周四)晚,纽约林肯中心大卫寇克剧院(David H. Koch Theater)迎来了神韵纽约艺术团在纽约的首场演出,中西方观众陶醉于神韵所展现的东方传统韵味之中,目前旅居纽约的中国著名诗人黄翔在观看演出后表示,神韵演出将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展现在当前的同一瞬间,具有超凡的力量,开创了全新的文化。
  • 力虹死了!他的死正值人生“日正中天”的岁月,他是不能死的、也不该死的!力虹的生命较之那些“面目可憎”或“浑浊不清”者,本应有精神日月的辉煌!然而,他死了,生命的火焰熄灭了!是谁掐熄了它、是谁害死了他?是一只黑手!是专制者!是操控于他们手中的有形和无形的“专制坦克”!
  • 1 贵州高原,荆棘燃烧、骨血绵延、阳刚之风依旧。最近读陈西《以选票改变中国》和今天读王藏1月2日凌晨“于几天几夜不眠、发烧、胃痛、愤怒和悲伤中”刚刚完成的组诗《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心中不由一震!似乎出于纯粹偶然的因素,我的影集里都有意保留着这两个人的照片。从命相学视角看,这两个人都是正人、且相貌堂堂,后者可说年青而英俊。
  • 本无意写作此文,但被极权者在中国大陆精神上追杀和封杀一辈子,至今仍不歇手,魔爪伸到海外,继续“追杀”、泼污,手段之卑劣、内容之无耻,不得不起而回应和公开揭露!
  • 在许多藏人心目中,达赖喇嘛是“雪国西藏”的精神象征。然而,在世俗政治中这个名字却极为敏感,有人视它为政敌的符号,有人对此望而生畏、也有人因之敬而远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