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海棠诗社(35)

第一卷 校园
作者:杨天水

海棠诗社 第一卷 校园。(公有领域)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续前文

***

寒假结束,我们又返校了。一天我在校园碰到吴安石,发现他垂头丧气,满脸痛苦的表情。跟他说话,他总是前言不搭后语,然后怅怅而去,犹如丢魂。

又一会碰到杨红蔓,我问:“吴安石生病了吗?”

杨红蔓说:“这病来历可大了。寒假中,他用自行车带妹妹到县城玩,他妹妹被一个警察一巴掌打死了。”

杨红蔓眼圈红红地离开了。

中午遇到王德茂,见他郁忧不振,我问:“这学期有什么打算?”

他说:“红尘看破,只差一点点儿了,哪里有什么打算?父母生养我一场,未享上我针尖大点福,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时他的女友来喊他,那女子看上去十八、九岁,天真烂漫的,但由于学校的生活质量差,也免不了面黄肌瘦的。假前我听王德茂说:“他自己也不具备恋爱的心境与精力,无奈那女生经历与他相似,大有同病相怜之意,于是就不知不觉地相爱了。”

四月中旬,某天黄昏,杨红蔓、黄琳碰到我:

“马上在海棠树边为莉芝送行哩,肯定又是很热闹的,你来不来?”

我:“这事我寒假中就知道了。”

“你如何知道的?”

我将火车上诸同学相遇赋诗的事,路遇步木真母子的事,冬日登游贺兰山一事等讲了一遍。蔓、琳拍手:

“可惜我们不在场,错过了这样游贺兰山的大好机会。”

“将来毕业了,还愁没有机会?总会有出差的机会吧。”

“分到学校教书,有甚出差的机会?”

这时有个路过的学生凑过来:

“现在的学术界也赶新潮,会议多的很,听说只要花几天时间,炮制一篇文章,平时与学会的人攀结点关系,就不愁出差参加学术会议的机会。”

蔓、琳待那同学走后,说:“我们约好的是这个星期六下午。人也不贪多,平时接触多些、关系近些的来聚会。我们昨天跟古丽、瓦娜、莉芝在紫竹苑玩,商量了一下,除我们之外,大约还有这几人到场--黄芳、李铁山,北大的木兴、项时雨,清华的徐晴、许光山,另外几个马上就出国的人都来。钱实行碰到我们说,打算至清华为他妹妹送行。既然我们这里聚会,干脆叫他们过来好了。”

她们说完匆匆走了。

星期天下午,我早早就来到师大广场的海棠丛下,正是季春时节,桃芳谢尽,杏花正红,苹果树与梨树枝青叶茂,海棠绿叶鲜翠欲滴,径边细草生香,蜂蝶飞来飞去。诸多学生或闲游径上,或独自寻芳,或坐看书本,或倚栏交谈。

不一会,杨红蔓、黄琳、莉芝、古丽、瓦娜、黄芳、木兴、项时雨、徐晴、许光山、钱氏兄妹、谢林以及几个快出国的人都来了。海棠丛下顿时活跃了许多。

杨红蔓支好了画夹,说:“莉芝,我为你画一肖像,到了加拿大,可别忘了替我们采些西方红叶寄来。”

又说:“钱慧到美国也要写信来,让我们享受点美国文化的气氛哟。”

莉芝:“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寄点树叶子送给你。”

钱慧:“你也要给我画张像,算是先付了小费。”

大家闻之开心一笑。

木、项二人:“听说美国那边打工的工资很高,一小时抵我们这里半个月的工资。我们班有个同学,去年去的,现在寄回的照片像阔老,有洋房有轿车。”

黄琳、古丽、瓦娜:“那些行民主的西洋国家都富得很。去澳大利亚的同学,来信说学校学生公寓到处放水果,随便吃的,不要钱。”

“那不成了乐园了么?”徐晴、许光山、我同时说。

谢林:“说天堂、乐园都对。前二年我爷爷回来,讲了许多,简直使人不敢相信,他说,美、加、澳、德、法、英、瑞这类国家,小学到大学全免费,老人国家全包,公民生病、妇女分娩,统统享用国家补贴,总之国民从摇蓝到坟墓,皆由国家包下,就是失业者,生活也比我们这里厅局长的好得多。”

这时细雨沥沥飘来,大家坐在廊蓬之下,待细雨过后,唯见草木一新,清凉拂面,大家一面聊天,一面饮酒。

“本来是我为莉芝送行,却成了她请客了,这酒、点心、水果,全都是她准备的。”杨红蔓、黄琳说。

“这正是她的优点,具备大国总理的素养、细心与周到。”木兴、项时雨说。

又有几个人说:“她是资本家的小姐,请得起。将来她再找个有钱的夫婿,就是几个学校的学生一并请,也请得起。”

“今天我们是沾了光,希望将来在美、加参加你的晚会。”几个快要出国的人回应。

莉芝:“发财的日子没有,见面的日子还没有么?我真要是将来发了财,就不是请几个学校的学生的事了,而是要办上几所大学,让天下寒士都有免费研修的地方。杜工部的‘安得广厦兮千万间,庇我天下寒士尽开颜’,我改一下,以明我志--‘安得建校兮千万所,俾我天下寒士学子毋蹉跎’。”

古丽、瓦娜说:“佩服你的志向。今日蒙你招待,又即将离别,不可不为你及位欲赴西洋者助兴。我们每人或诗或词,权作贺礼,如何?”

一提起做诗,没有人反对的。杨红蔓此时停下画笔,说:“两位赴西方的小姐,你们的画像好了。”

大家举目望去,只见两幅肖像逼真。莉芝的像肤如凝脂,明眸带笑,光彩照人;钱慧的像文静俊秀,一副仕女柔态。杨红蔓说:“今天先由送行的人交卷,只许口头吟出,纸笔一概免去,哪个不从命,我就用画笔画他的眉毛。”

大家议论了一番,说好。

钱慧:“这要求高一些,但也无妨。于此园林新雨之后,这点灵感应该有的。”

于是各自苦思冥想。过一会,钱慧说:“还是让我先交卷吧。请诸位先听听我的。拟题为《海棠园别诸友》:
万树枝头添涨痕,霏霏雨露一园春。
欢杯怜惜明朝别,他国谁知乡梦魂。”

谢林:“人还未到西洋,先言他国乡梦,也可知恋土情深了。好,我的题目叫《赴洋前夕别诸友》。
未至西洋地,乡愁沾暮烟。
此时同好雨,明朝别恨天。
未酒人先醉,傅杯歌渐鲜。
不惧征帆远,实怜海棠园。”

莉芝:“谢林似也为离愁别绪所缚,但对海棠园之深情,实在是我们能够体会出来的。我为大家留上小诗一首,虽想力避愁情忧绪,能不能做到,就难说了。题目为《海棠园别诸友》。
新雨从来不惜春,翩翩浇落杏头魂。
群芳减却园纷乱,碧树生情泪纵横。”

接着说:“没法了,‘新雨’、‘碧树’不免堆砌了。且‘泪纵横’犯了我刚才的立意,唉,谁叫我取‘十三元’的韵,一沾上此韵,想避免愁情乱绪是很难了。”

“数年诗谊酒会,将成过去,有些愁情别绪,本为正常,何必避开呢?”有人回说。

“那我就继续了。
彼岸何时逢俊杰?今天此地聚清纯。
倾杯更惜棠前景,最怕人生雁阵分。”

诸同学不免因之而感伤。接着大家都诵了自己的诗作。

轮到我:“正逢季春佳景,本当兴致非常。又有良友俊秀,集于棠前,新雨为人助兴,园花散发幽香。但几位诗友西洋一去,不知何时再聚海棠丛下?三思数感,却没有了字句。我今天没什么送给各位,就诵一下国人赞美华盛顿的碑文,如何?”

“你呀,就忘不了那碑文。”黄芳接着说:“我来诵给大家听听。华盛顿异人也,起事勇于胜广,割据雄于曹刘。既已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位号,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于天下为公,骎骎乎三代之遗意……”

至此,黄芳笑得天真。

“这碑文公正而有文采。那下文呢?”有人提。

我:“黄芳再继续为大家效劳吧。”

黄芳不同意。我只得将下文诵了一遍,然后说:“望各位到海外,能将此碑永立心头。”

这时雨渐增大,廊蓬也有些不耐浓霖,开始滴滴答答漏雨。大家又饮了一会儿酒,说了一会儿话,就散了。

临散时,几个女生与莉芝、钱慧恋恋不舍,相互拉手挽臂,脂面上有滢滢水珠,不知是雨还是泪水。@(待续)

(点阅小说:海棠诗社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担水砍柴,皆是妙道。打是不打,不打是打。还真有些趣味哩……”
  • 几千年文明积累,积累了众多的精神财富。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打破门户之见,把宗派的、国别的、族别的界限一并打破。人类的文化遗产因地球已成小村而变得具有共同性。因此古今中外的真理,都是我们的文化遗产,必须继续之。
  • 我要说的是如何在这两种极端之间取得平衡呢?套用孔老夫子的话,可叫做如何取得‘中庸’呢?
  • “宇宙任何事物间无不存在着联系,而有一种联系是内在的,相互影响的。我们人类文明,自产生到昌盛,先后间的联系不可等闲视之,谁见过宇宙过程中有前后截然不同的断裂呢?传统与现代之间,不应是断裂的关系,而应是继承与发展的关系。望诸位一道,研察传统文化,有用的成分发展之,无用的成分废弃之。请各位畅所欲言吧。”
  • 我望那信纸,只见那些字如断梗飘蓬,毫无生气,与昔日杨雪贞一手神清骨秀的王家行体相比,截然不同。几个女生嘤嘤抽泣。
  • 古人有中年而后不谈诗、不写诗的,可见为诗之难。历代诗人如云,一并搜肠括肚,好句子都让他们弄去了,我们这一帮小小书生,只得呀呀学语,收拾些残山剩水。
  • 只见秋空青湛,满园沉静,虽近萧瑟之季,却也到处碧绿,不过枝叶之生气有些不比仲秋时节。那丛丛菊花,虽不甚娇艳,然其清影丽色却使秋园添了许多清雅之气、俊秀之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