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小说:黑与红(23)

作者:李科林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3月26日讯】慰问团结束了在朝鲜的慰问演出。热闹的气氛过去了,一切又归于平静和正常的学习,开会,排练演出。

在一次政治学习小组会上,组长(延安来的老党员)说:“李科林同志,这次在朝鲜英勇无畏的表现,说明你已具备了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的基本条件,希望你在这个难能可贵的基础上,严格要求自己,极积靠近党……党的大门随时都会向你敞开的。”入党?成为党员?我想都没想过,也不敢想。我满脑子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思想,出身又不好,还当过国民党的远征军,就因为我在朝鲜前线山头上,为战士拉了个雄纠纠,气昂昂的曲子,一夜之间,就扶摇直上,变成了有资格参加共产党了?我脑子一下全懵了,怎么也转不过弯来。

当晚,小组长和另一位老党员,到我宿舍来找我,还是继续上午开小组会的话题。我向他们表示,我一点精神准备都没有,而且觉得自己的出身,经历,思想……差得太远了。他们俩轮番地做我的思想工作,什么出身不可选择,重在表现,入了党,在党的教育下,你在乐团发挥的作用会更大,对改造你的资产阶级思想,会更有利等等……然后他们拿出一张申请入党的表格,交给了我,临走,一再的要我好好想想,有什么问题,随时去找他们。

我这一辈子,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使我为难的事。抗战时,申请参加远征军,去朝鲜报名慰问志愿军,都没有令我为难过,而这次申请入党实在是让我为难……思前想后,决定第二天将申请表填好,交给党支部。我一早就起身,在申请表上填上我的大名,年龄,出身,经历以及原因。早上,书记一进门,我就将申请表交给了他,他笑着和我说:“想好了?很好!你耐心等著吧。”

回到宿舍,各种想法又一涌而上,书记要我耐心等是什么意思?等支部开会讨论?等上级批准?半年?一年?如果我被批准成为党员,我就必须去掉“小资产阶级”的人性……想来想去觉得太没谱了,甚至有些后悔递交了申请书,但又不敢撤回申请。每天就处在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心情下,有时甚至希望党支部讨论时通不过,或者上级党委不批准。

 22    初婚

1956年,是我的第一次婚姻,当时我已是年过三十的大龄青年了,担任个什么共青团宣教委员。有一位小我五岁的我们乐团的小提琴手,曾表示对共青团的响往,但年龄已接近共青团年龄的上限,二十五岁。有一年夏天,我和她应工人文化宫的邀请去辅导工人学习小提琴。每次,我们从乐团步行到文化宫,大约需半小时,一路上,我们聊天的内容,都是有关共青团的组织,活动等。当我知道她曾有加入共青团的愿望时,我呢,使出了浑身解数,“我想团组织也一定会根据你的表现和良好的愿望,实现你的理想的”,我极力支持她提出申请。我这一通说教竟打动了她以前自卑的心理,同意好好再考虑考虑。

从此,每当去工人文化宫的路上,我们都是离不开入团的话题。好像当时只有谈这件事,两人才能滔滔不绝,从未想过换个话题,谈谈彼此的过去和感情方面的事,更不用说谈自己交友和爱情方面的事了。那是禁区,一谈这些就有资产阶级和小资阶级情调的嫌疑了。

两周后,她递给我一份入团申请书,我感到无比的兴奋,一是她终于下定决心要求入团了。二是对我自己的思想工作所得到的成效感到很满意。我答应她立即送交团支部,并向她许愿一定会很快批下来的。我们还是照例每星期六,到工人文化宫去辅导,谈话的内容是入了团以后……

一个月后,团支书让我通知她,下班后在会议室召开团支部大会,讨论她的入团问题。下午,团支部大会准时在五点开始,支部书记首先发言讨论乐团黄琳申请入团的事。支部书记说,黄琳在一九四九年,就毅然决然地抛弃在香港豪华的生活和待遇,参加革命的文艺工作……她在乐团的演奏工作中,表现了高度负责的精神,下厂矿及到外地巡回演出,不怕累,得到领导,指挥和团员们的肯定和赞扬……“在宣教委员李科林同志耐心的帮助和启发下,她终于决心提出申请加入共青团的要求,这是非常可喜的事。现在请黄琳同志谈一谈自己要求入团的想法和思想过程,根据她的谈话结合她各方面的表现,大家再发表意见”。

黄琳谈到她刚由香港回到大陆,对她这个长期生活在外面的人来说,的确是一次不小的变化和考验,从生活到思想都要经过一番彻底的适应和改变。有时很矛盾, 有时甚至很烦恼,对“革命,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既不了解,又没有一个自己要追求的目标和方向,每天只是练琴,排练,演出,回到宿舍,然后就是吃饭,睡觉。自己常常反问自己,难道这就是参加革命?那和我在香港时,练琴,排练,演出,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些想法又不便去找人谈,怕别人笑话我,说我幼稚,无知。自己闷在心里,感到很痛苦。尤其是看到党团员们,每周开会,过组织生活,有时我路过会议室听到他们热烈的讨论声,使我感到我好像是这个革命队伍里的局外人,更增加了自己的孤独感和自卑感。自从李科林同志给予我耐心又无私的帮助后, 使我开始明白了这些……请同志们和团组织给与我批评和考验”。在沉静了片刻后,团员们纷纷开始发言。绝大多数的发言都是对她要求加入共青团的愿望,给以鼓励,但也有团员提出对她的生活品味,穿着和嗜好,有香港小姐的小资产阶级的派头等等。(待续)#

责任编辑:马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心不在焉的听着,我一点没有因为她的进步而感到高兴,像她当初考取学院那样兴奋地祝贺她,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革命队伍对改变一个人个性的力量,真是神速。可我这个“资产阶级”家庭出身的人,怎么也甩不掉身上的小资产阶级情调呢?我感到我和她之间,已拉开了距离。
  • 解救英军取得胜利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缅北的大街小巷。中国远征军的身价一下就提高了。
  • 孙立人与作战参谋乘吉普车到达英军第一军团指挥所。军团长一见孙立人,像遇见了救星:“如果中国军队,再不赶去达罗援救英军,他们就可能全部被俘。”
  • 同学们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不到十分钟,宪兵的吉普车呼啸而去,接着紧急集合的哨音吹得又响又急,我们都怀着大祸即将临头的感觉,迅速集合完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