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童年 写对联

国华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4日讯】岁月如梭,新年又至,不禁想起儿时过年的趣事。记得每逢腊月冬至,就开始跟着父亲忙碌著给村里人写对联,直到大年除夕之夜也不得空闲,然而那至今难以忘怀的童年经历给我的一生留下了特殊的记忆。

那时,我们住在东北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叫“太和村”。那是个远离城镇、仿佛与世隔绝了的穷山沟。零下二十多度的腊月时节,冰天雪地,寒风刺骨。做大学教授的父亲,文革时被打成“臭老九”、“历史反革命”,被迫从城里下放到农村,全家便跟着来到了这个偏远农村。

那里的村民没有多少文化,但是每逢过年张贴对联却是他们家家户户不可缺少的习俗。记得每年一过腊月,我家里就有村民们接二连三的登门造访。读者也许会纳闷儿,怎么村民们这么早来拜年啊?其实他们不是来拜年的,他们是带着纸墨来求父亲为他们写对联的。这下倒好,全村一百多户人家,家家户户都拿来了写对联的纸墨,不大的乡村土房里,炕上地下全是对联道具,好一个对联店铺而不及!每户人家都有大门、房门和屋里门,所以一户人家至少要贴上三幅对联。全村共有三四百幅对联,还得尽量写上不同的内容。有时候对联的主人还各有不同要求,有的盼妻得子,有的望子成龙,有的祈祷富贵,有的求神保佑。这样以来,完成全村编写和书写对联的工作便成了我家整整一个腊月的大工程。尽管如此父亲还是不厌其烦,乐呵呵的有求必应。

记得那时我才七岁。父亲一人实在忙不过来,就叫我来帮忙,他一边教我一边写。我最初是帮助父亲裁纸叠纸,后来开始学习作诗对偶。对联是上下两句对偶诗句,要求上下联字数相同,词性一致,平仄相调,和辄押韵。好的对联寓意深刻,格调高雅,启迪善念,陶冶情操,读来悦耳动听,听者身心受益。有时为了编出一幅好的对联,要不惜花上许多时间,反复推敲。就这样我跟着父亲开始了我学习和使用汉字、体悟词句、写诗作词的生涯。一个个以象形和音韵表达深邃内涵的神秘汉字,给一个纯真的孩童带来了不尽的乐趣和无限的想像;每一个汉字的内在结构和音律都仿佛存在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灵性,在一个纯善的心灵中扎下了通达神明的根。这给我后来十岁开始修读古中医书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不久父亲就开始教我写毛笔字了。记得那沁人肺腑的墨香,一笔笔横平竖直的笔划,让我沉醉到废寝忘食。经过这样每天的练习,逐渐的,我可以帮助父亲写对联了。有时,父亲说出上联来,我便对出下联,那其中一种无以言表的心灵沟通带来的喜悦和父子之爱油然而生。今天在回顾童年往事的时候,更感悟到上苍留给人类的汉字不仅仅是沟通的文字符号,她更是一个个让人通达神灵的神秘图案。比如以下这幅对联,表现天、地、人之间的和谐关系,写出了敬天则天赐良机,重德则万事俱兴的天理。

上联:吉星高照世代祖

下联:高德善行万事兴

横批:重德行善

对联是中国古老文化的一种形式,据说源于三千年前的对偶诗,表达了人们精神上的向往、对未来的憧憬和对神明的敬畏。

记得在写对联时,父亲讲述了一个东汉时期的神话故事。话说东海度朔山上,长著一株大桃树,这棵树的树枝之间有一个如同门一样的间隙,鬼怪从这里出来,危害无辜百姓,弄得这一带鸡犬不宁,所以这个门便被称作“鬼门”。所幸有两个兄弟,一个叫神荼(音﹕神舒),一个叫郁垒(音﹕郁津),具有超凡的能力。神荼与郁垒兄弟二人赶来守护这个鬼门,一旦鬼怪出来害人,他们就降妖除魔,把鬼怪捆绑起来喂老虎吃。他们还在四周种了许多桃树。从此,此地一派和祥,百姓安居乐业,兄弟俩也深得民众的爱戴。后来,兄弟俩上天成了神仙,成了专门除魔的门神,这就是中国历史上“门神”的来由。

有趣的是后来百姓们发现以前兄弟俩种的桃树有着神奇的避邪除魔之威力。所以人们就用桃树雕刻成“门神”的样子。后来,人们干脆用桃树做成两块板,上面画上门神的形象或者写上咒语一类的文字,放在家门口看护门户。这就是我们常听说的“桃符”。

这样的传说深深地根植于我们中国古老文化之中,而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古人敬天地、信神明、弃恶扬善、尊天重道的价值观的反映。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对联就体现了当时社会的道德与精神标准。

今天的中国,在共产党宣扬的“无神论”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人们盲目拜金,物欲横流,重实惠而不重德行,不再如同以前的人注重精神境界的修持,所以,如今的对联多以表达对金钱、名利的向往,而难有精神层面的内涵。

儿童时代写对联的经历,在我的生命中扎下了中华神传文化的根,也对我正直善良的人格形成、对后来精修医道成为善解人意、关切人生疾苦的医生、以至思考人生归宿、寻求修持身心的大德之道这样整个的人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记得每当我揣摩诗句、书写对联的时候,我仿佛感受到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得到净化与升华,我感受到汉语诗句把我带到圣洁美好的天国世界,唤醒着我对神佛的敬仰。我从汉语诗歌的传统文化中体悟着生命的深刻意义。

忙碌了整整一个腊月,终于写完了全村人家的过年对联。当一个个村民来取对联时,父亲常常把对联读解给他们,他们好像在用心体悟著其中的内涵。村民们取走各自满意的对联回家过年去了。看着他们一个个怀着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满意的笑容静静离去,我和父亲也贴上自家的对联,终年辛苦操劳的母亲端上来香喷喷的除夕年饭,这一切仿佛瞬间消除了父亲和我终日忙碌的疲倦。想到乡亲们贴对联时,一定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祈祷对联驱除邪魔、净化心灵、送走严冬、迎来温暖自由的春天。想到这里,我开始感受的为他人付出的意义和幸福。

就这样年复一年地在那个东北的山沟里,我度过了二十个年头。每年的过年写对联成了我们家与村民之间不约而同的约定。渐渐的,人们理解了父亲被政治迫害的冤情,他们了解了真相,开始对我们更为友善和关照。

二、三十年过去了。今天远离故土的我在遥远的他乡,再给家乡同胞送上两幅辞旧迎新的对联﹕

上联﹕百年春秋过眼烟云人间事

下联﹕万古机缘正法正道天上经

横批﹕珍惜佛缘

上联﹕心善人善国和善

下联﹕天泰地泰三阳泰

横批﹕善有善报◇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