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芦苇荡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31日讯】他们天天在那里, 年复一年,随季节而荣枯;可是,有一年, 却再也不见踪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多年前在此社区盖了新房, 屋后是片保留地;该处地势较低, 大部分是草地 ,有一条人工小径横贯其中,有几丛小树林, 有一大排水管,排水管边十分有意思的,有一小丛芦苇荡。

每天有人在小径上慢跑, 散步, 蹓狗, 骑脚踏车,溜直排轮;草地上经常有小孩在那踢足球、玩耍;小树林有时是小朋友的冒险园地, 有一简陋小树屋(treehouse), 想必是那位慈父为其爱儿所搭;倒是那片芦苇荡,似乎不引人注意, 只是动物的小天地;偶见野禽, 水獭现身其中。 说实话,我也鲜少去关心她,只是偶尔散步时,会走近凝视一番,大都是远远的望她一眼;我一向不是个浪漫之人,但毕竟就在你自家后面就有一荡芦苇,好像挺诗情画意的!

芦苇 ,再平凡无奇的植物;却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中国最古老的诗歌总集”诗经”, 就将蒹葭(芦苇)与伊人(美人)描绘的 相得益彰.所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蒹,未秀穗之芦荻;葭,芦苇。诗豳风七月疏:初生为葭,长大为芦,成则名苇。

古老的两河文化也提到那里的芦苇荡里,有各种野禽小兽,还有鱼类,提供了宝贵的食物蛋白质和脂肪。

我一年就探视她那么几回,似乎感到她有年年缩小的现象, 只是从未担心什么 。

本来她就怡然长于斯, 比我们房子还老呢!

可是就在温室效应严重的当下, 她消失了!

过了一个寒冬后, 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一开始,我还不相信自己的双眼, 我想我一向并不甚重视她,她确切的位置是否被我搞错了? 会不会在松树丛后面?

不对啊!三棵松树丛紧挨着一户人家; 亲身绕过去,果不其然, 没见着, 一时 我竟有些心慌!

直到我把整片保留地都”搜索一遍, 才不得不承认–她消失了! 有些不死心, 看看有否些蛛丝马迹,如果有些残根, 或许明年她又回来了; 好像也寻不着,不禁驻足凭吊一番,邻人或许会觉得我的行止有些怪异吧!

两三年过去了 ,我算是不再奢望了!

过去的似乎只能在记忆中留存, 有时不免感慨世事诡谲,风云变化, 人类千百年来似乎造下许多业债,难道现在是还债的时候了?

我惆怅的只不过是那一小片芦苇荡 ,全地球将承受的就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尽的!心中不免期待, 众人快觉醒, 地球更新的时候早日到来!

或许我记忆中的芦苇荡, 将从记忆中走回现实。(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鹅、大雁和野鸭都是常见的飞禽,在动物学上它们都属于脊椎动物亚门、鸟纲、雁形目、鸭科。如果把飞禽分为家禽和野禽,它们都属于野禽。它们不是留鸟,而是候鸟,是鸟类中的“游牧民族”,每年春季北飞,秋季南飞,逐食物和水草而居。它们都是飞禽,而且飞行能力特别强大。如果把飞禽分为涉禽、游禽、路禽、攀禽、鸣禽和猛禽,它们都属于游禽。游禽的嘴宽阔而扁平,脚趾之间有蹼(pu)相连,它们都善于游泳和潜水,还有特有的平盘状的水面浮巢。它们都是很亲近的邻居,夜间有时就歇宿在一个芦苇荡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