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20)

晨风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18

猫娃蓬头垢面,穿个对襟破小褂,正在给婆婆捶背,边捶边念唱:

“抱元守一,天一地二,万法归一……”

有人问了:“猫娃啊,你为什么念这个?”

猫娃答道:“问观音为何倒坐,因众生不肯回头。”

有人开始称奇,就有问的:“猫娃啊,这个婆婆又不是你娘啊?”

猫娃又答道:“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婆养我,供小学;眼虽瞎,赛亲娘。能舍做官的爹,不舍叫花子的娘。”

就有人啧啧称赞,问:“那敢问你是哪里来本地的?”

猫娃随口答道:“蓬莱仙岛芙蓉国,儿本中华孝顺郎。”

那人又问:“敢问是平壤,是山乡?”

猫娃道:“山高好种田,儿孙个个贤。立在壶瓶里,端的是神仙。”众人一起叫好,就有人开始向地上的碗里放钱。

就有一个长子,留着两片瓦的分头,听口音像外地人,手里拈着两个5分圪子,“我也是一山乡人,猜到我就放下钱。”

猫娃瞥了那人一眼,开口说:“南甜北咸东辣西酸,少不进广老不入川。”那人嘘溜一声就把钱放进碗里。

又有人挑问道:“小儿知识不少,敢问做官为人道理?”

猫娃略一思忖,答道:“富润屋,德润身。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舍己从人,不虐无告,不费穷困。”又有人叫好。

又有一老年人问:“这位娃娃,几时念书?念的何书?”

猫娃洋洋洒洒答道:“上天之载,无声无臭。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师。从其大体为大人,从其小体为小人。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又脱口而出:“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犬守夜,鸡司晨,蚕吐丝,蜂酿蜜,人不学,不如物……”人群中响起来掌声。

爸爸笑嘻嘻地,挤在人群中看,就问:

“咦,他这些知识都从哪来的?”

小诗在旁抢着说,“是从拉板车的破烂院里学来的。”

爸爸就暗暗称奇,赶快从包包里掏出个小本子,拿了笔往上记,这就是正功道做记者的功夫,也叫做‘好忘急求记事珠,精学更贵于博学’。正记着,就见许婆婆拄着个杖,也挤在人群中,原来也是过节热闹,上街来走走。爸爸就唤了声:

“许老师好啊!”两人见了面,都感叹不已。

婆婆说:“晋仁啊,中国的文化就这样隐藏在地下啊,看今天中国还有几个人知道这些道理啊?!”

爸爸点头称是,“我也好久没听到这些道理了。”

这时,就挤进了一个像是市民模样的,一脸菜色,额头上印着皱纹,愁苦地说:

“猫娃啊,你看我这个家里啊,我是个补皮鞋的,去年6月续的弦,几个孩子不听后妈的话,后妈又有病。大丫头出嫁后,又跟旁人跑了。小儿子上学不用功,光打架,偷家里钱欧……现在老婆闹离婚……你看我这个咋搞,能不能给讲两句?”

旁边的听了,都面露同情。猫娃只稍沉吟,答道:

“雨里深山雪里烟,看事容易做事难,看花容易绣花难。世人多求是非多。一树之果有酸甜,一母之子有愚贤。满堂的儿女,不如半路的夫妻。穿了是衣,死了是妻。”

看了鞋匠一眼,又念:

“百行孝为先,论心不论事,论事世间无孝子
万恶淫为首,论事不论心,论心天下无完人。”

一圈人都在点头。那皮匠听了对路,还想问点什么,见又有人探听,连忙砸了钱在碗里,去了。那接着问事的人兔头蛇眼,一脸苦相,上前蹲地称:

“我在街道小厂上班,住杂院,生就的性小心窄,与人处不好。上下左右麻烦事,家庭关系也紧张,铁丝灯笼,浅薄麻子脸,有时就苦恼,这位小哥给指点一二。”

猫娃抬起脸,侃侃道出数言:“恶人骂善人善人总不对,善人若还骂彼此无智慧。逢人损寿,遇物增价。心多过虑何似杞人忧天,势不量力何异夸父逐日。朋友高打墙,世上难得是兄弟。船多不碍港,车多不碍路。宁可无了有,不可有了无。不行春风难望夏雨。雪里送炭真君子,锦上添花是小人。用人惟己,改过不吝,克宽克仁。”

那人连连称是,手里的小纸票往碗里放下,再三谢了去了。

这又上来的人,面白虚滞,略带浮肿,小声气地说:

“善童啊,我原先是走街给人焊锡炉的,现在一身是病啊,家属孩子都有病噢,上医院又瞧不起,真没办法哦!”

猫娃就念:“我又不行医,何苦来求经。且念几句谚,对症自然应。”说完面不改色,又念叨:

手脚无善症
医生会了十八反,治死人如同摔个碗
老怕伤寒少怕痢疾
干劳气臌噎,阎王请的客
老健春寒秋后热,黑痰轻,黄痰重,白痰要了命
内科不治喘,外科不治癣,治时讨伤脸
若要小儿安,常带三分饥和寒。

众人听了楞神,又有人放钱在碗里。有个中年的壮汉腆着个脸,上前说:

“我这个人啊,也是拉车的,就是好个酒,能说两句吗?”

猫娃应声而言:“酒是人间大胆汤,人人吃了被它伤。汉王为酒忠臣散,杨妃为酒马前亡。六郎为酒三关死,李白为酒丧长江。杜康为酒天牢禁,徐州拆散汉关张,君王为酒家邦破,高官为酒坏名扬。兄弟为酒伤和气,夫妻为酒骂爹娘。”

那人听了,扇了自己一个嘴巴:“那说书的也这么说,今天这小娃儿也说中了!”撒下钱,掉头而去。

猫娃又口占一令:“欲寡精神爽,思多气血衰,少盅不乱性,除气免伤财。吃王莽的饭走刘秀的国,要知古今事须看五车书。”

当时就有人听了出神,称:“说的是,大道劝人三件事,戒酒除花莫赌钱。讲的对欧!”

旁边又有一老先生说话,也像是读过一些老书的,对人讲:“小伢子一点没讲错喔。嫖场是万人坑,堵场是剥皮厅,酒馆里是非窝,烟馆有照尸灯嘛。”

众人一起首肯。小诗在人群中听得就觉得比自己上学学的东西要好得多,自己看过的一些书和文章,自己写过的一些诗歌,和猫娃讲的一些东西相比,简直就没了颜色。

就听得人群中论起世道不公,世事不明。又有人蹲在地上问:“小兄弟,你说这个天黑地冥,母鸡打鸣怎么解?”

猫娃张口应道:“黑心萝卜独头蒜!论仁义今不如古,丧良心古不如今!秃子无毛他说光,刺猬吃粪他说香,螃蟹横行他说正,猪八戒戴头盔混充大将军!水至柔,寒极则冰而坚;金至坚,热极则熔为汁而柔。由此而知,人不到不能为的极致,也不能化解其心。”

众人嗟叹不已,都说这病世怎会出这样一个小灵童。

有人就想考问:“敢问小童,普天之下,满眼荒枯,哪里买得无价宝?”

猫娃不作思索即刻答道:“一字大一字大,四大部洲挂不下。有人得了一字传,灵山会上能说话。”

又有人寻衅问:“猫娃啊,你这好口才,怎的在此讨饭呢?”

猫娃跪在地上说:“一口金钟在淤泥,人人拿着当顽石。有朝一日悬挂起,响亮一声天下知!”

人群中响起掌声,一片叫好。许婆婆在人群中扯着爸爸的袖口说:“你看看!当今大学生又有几人能背得出这些的?我看我们的学校教育要改革,我们的教育要改革!我们的当代社会思想史一定要加上这一条,中国的社会思想在民间,中国民间社会思想,一定要加上!一定要加上!”说着,激动就拉着爸爸的手。

妈妈和婆婆见了,笑嘻嘻地寒暄了几句,妈妈又送了点刚买的糖炒栗子,已经坐在庙前右边的石阶上歇着了。爸爸还想看一会,就见有一干部模样的上前探问:

“小猫娃啊,我这个头痛病已经有一时了,有方子吗?”

猫娃想了一下道:“大仓减一粟,大树飘一叶。常觉胸中生意满,须知世上苦人多。一世为官,七世打砖。一文将不去,只有孽随身。阴田不如心田,阴宅不如阴德。小秃子摘帽精精光,白轻夜重不早治没命。想忠恕,念慈悲,思感应,三教同心。”那人听了,从胸前口袋里捏了钱放下,嗫喏着去了。

又有一人穿长衫,戴眼镜,像是个教书先生,弯着腰,恭敬地问:“这位小学生,请问这救世救人道理?”

猫娃抬眼道:“天惟一理,大道万里。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救人救世,惟在救心。”那先生撩起长衫从里袋掏了钱,放进碗里,又深深鞠了一躬,去了。

婆婆哽咽一声,拿出手绢擦眼泪,嗫喏道:“难得啊!难得啊!菩萨显灵啊!猫娃救婆婆!猫娃救中国!”从布扣对襟夹袄中掏出2元多零碎钱,老花镜下手指点了一下,一个月的菜金,捏出两角来,塞进包里,余下的全放进地上的碗里。爸爸也从袋里摸了块把钱放进。

婆婆边擦眼泪边拍拍爸爸的胳膊:“你们是记者啊,要总结中国社会的道理啊!”一路擦着眼泪去了。

爸爸告别了先走的许婆婆,显得累了,坐在妈妈身旁的石阶上,打开自己记的小本子,把额一拍,只觉得今生一世算是白学了。就听得猫娃那里传来一声亮喝:

“国乱民寒,王未出头谁作主
天穷地冷,水无一点不成冰

……五月连阴六月旱,七月八月吃饱饭
八月十五一声雷,普天之下皆是贼!”

四下里人一齐惊散,猫娃也搀起婆婆,拣起碗里的钱,卷起地上的芦席,一路快走。爸爸赶快拽过小诗,护在怀里,就见一辆警车“呜——”地开过去了,地上卷起一阵尘埃秋叶,紧接着开过来一辆披红挂彩的毛主义思想宣传车,也呜哩哇啦喊着开过去了。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国庆节又到了。因为是15周年大庆,全市隆重准备。小诗是三好学生,参加全市青少年在湖山公园的一天短期夏令营活动,有本市劳动模范讲话,省歌舞团的叔叔阿姨唱新疆歌跳西藏舞,小诗觉得挺好玩的。他模模糊糊感到好像现在汉民族没有歌没有舞的,要不然为什么我不会跳舞呢?
  • 妈妈回来,把一袋桑葚放在桌上,从包里取出一本《五四以来的新诗》说,“小诗,你上六年级了,妈妈给你买了本书,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小诗还在那里唱歌,大妹妹也上了小学,也在唱;小妹妹上了幼儿园大班,也跟在后面哼,妈妈就皱眉头,说小孩子唱这个不好。
  • 五一节这天,节日连周日,结束了社会活动,好不容易得了两天假期,爸爸舒展了眉眼,“一日清闲一日仙”,就里外整整花草。妈妈说:“包饺子!”爸爸拍拍身上的尘土,又带几个孩子上街买了点五花肉。小诗带着两个妹妹正在后院挖荠菜呢,瓜片兴冲冲地跑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根线插在耳朵里,让小诗听。
  • 不久,春暖花开,阳风和煦。学校里小朋友已经风魔了打乒乓球。下课时,黑板上,走道墙壁上、楼梯上,白蛇飞舞,到处小球声。小诗乒乓球拍藏在书包里,每天一大早塞上两个馒头就往学校奔,占水泥乒乓台子。妈妈说:“哟,这孩子变乖了嘛,上学也不要人催了。”人们都说现在小孩变好了。
  • 又是一场雪,转眼就是春节。这一年,机关农场杀了猪,家家分了点肉,又分了很多红薯干。小诗和孩子们吃了红薯干,满肚子瘴气,到处找不到玩的。就拿了家里夏天用的菜罩子,到雪地里支上,牵一根绳,捉鸟。捉了半天,也没捉到,倒是叫老鼠跑进去把米都吃了。
  • 一晃快要到年底了。爸爸下乡蹲点还没回来。妈妈一个人在家,又烧饭、又洗衣,带小诗和妹妹们。小诗在学校听说,猫娃自那次逃学之后就再没有到学校来过了,心里就觉不舍。国庆节前,小诗学校的合唱队参加全市少年歌咏比赛,获了一等奖。奇怪的是他没看到史老师。
  • 小诗回到家,跟妈妈讲了丽丽妈妈要送一点菜,自己没要的事,妈妈听了,就夸奖着说:“做得对!”告诉小诗,丽丽妈妈在邮电所做清洁工,家里困难,不要要人家东西。小诗看妈妈正腾出一个小箱子,又拿到外面晒,就问干什么。妈妈说爸爸要到下面去蹲点了。
  • 墨墨黑夜,你的睡眠深深地居于我静寂的存在中。
    醒来吧,爱情的痛苦,我不知道怎样把门打开,只好站在门外。
    时光在等待,星辰在观看,风儿已平息,我心中的静寂如此沉重。
  • 过半月,老家来了亲戚,带来了点土产,一只小猫,前几天溜走的那只小小猫也跑回来了,两个小猫就在一起玩。妈妈买了一点小鱼虾给爸爸吃的,小诗都把鱼鳞虾壳煮了拌饭给小猫吃。节日快到了,城里到处在搞卫生,插红旗,贴标语。小诗放了学,到家就爬上爬下擦窗子,两个妹妹扫地拖地板。这天星期天,老师到家里来探访,说了小诗在学校的一些表现,爸爸妈妈听了都很高兴。
  • 小诗一边唱着,一边想,“她多美啊!多亲切啊!”漆黑细长的柳叶眉,钻石般晶亮的眼睛,贝玉般的牙齿,红红的嘴唇,一脸的善美……因为没有红领巾,他躲在最后,偷偷看史老师。他的动作被老师看见了。史老师正微笑地看着他呢!他脸唰的一下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