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中國的公平和正義,請不要沉默

——耿格在2017年5月在奧斯陸自由論壇上的呼籲
韓亦言 漢譯
高智晟的女兒耿格在2017年5月奧斯陸自由論壇的演講。(圖片來自錄像截屏)
font print 人氣: 1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譯者按:該文是著名的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先生的女兒耿格在2017年5月在奧斯陸自由論壇上的演講。而在當年的8月13日,她日夜思念的父親在陝北家中被失蹤,至今一直杳無音訊。百年中共,百年紅禍。今天,中共法西斯更加瘋狂地搜刮民脂民膏、繼續殘忍地鎮壓異議人士和維權民眾、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和所有的宗教信仰者。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中共是百年中國所有人道災難和社會無法無天的根源。譯者認為,耿格多年前的呼籲,依然有著十分鮮活的現實意義。無論是身處自由世界還是在中共統治的地方,我們一定要持續關注中國的良心和勇氣高智晟先生和所有的被中共迫害的團體和人士,一定要堅持抗爭,一定要堅持發聲和曝光中共法西斯反人類的惡行。文章是根據耿格的英文演講錄音漢譯。這篇翻譯稿得到了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女士的認可,並同意正式發表。

耿格的英文演講漢譯文章朗讀。(音頻由希望之聲 晨間話題節目主持人 齊玉 提供)

大家好。很榮幸站在這裡,我真誠地感謝奧斯陸自由論壇給我這次機會。

我叫耿格,我的父親高智晟是人權律師,他被關進監獄直到2014年。你們可以從網上看到很多關於他和他的工作的資料。但是,今天我不想談眾所周知的他,我只想說說只有女兒才知道的他。

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實際上不常見到他。媽媽一週帶我去他辦公的地方一二次,我記得他的辦公室總是擠滿了人,有坐輪椅的,有在擔架上,有哭的。那時我才四歲,並不知道大人的事,但我相信,我的爸爸用他超常的能力在幫助那些需要他幫助的人。我們見他時,爸爸會拍拍我的頭,和媽媽說幾句話,然後就趕快回頭辦公,讓我們呆在走廊裡。

我的爸爸非常專注地幫助那些人。其中一位顧客是退伍軍人陳先生,在一次車禍後,由於醫療事故,醫生在他體內留下了一塊紗布,造成了可怕的後遺症。他花了二年的時間起訴那家醫院,但由於腐敗沒有成功,最後找到我爸爸為他打贏了官司。在那之後,陳先生很多年與我們保持聯繫。一天,他給我爸爸打電話說他的自行車丟了,我爸爸想都沒想,就寄錢給他買新的。

我爸爸有慢性腰疼病,時有發作。作為小孩子,我卻希望他腰疼,想著那樣的話,他會在家呆幾天,有時間和我在一起。但我的願望總是落空。他賣命地工作,即使腰疼,還是要去辦公室,躺在那兒,繼續會見來自全國各地的顧客。有次我問爸爸為什麼工作這樣投入,他回答說,「在這個國家,法律被權力蔑視,律師們無能為力。人們來找我,說明他們還沒有完全喪失信心。儘管我改變不了他們的命運,但傾聽他們的痛苦,表示我的理解,同情和尊重,這樣的工作有意義。」

我爸爸大多數的顧客很窮。我記得鄒偉毅的故事,就是這張相片上的孩子。由於錯誤治療,僅僅三個月的他就失去了聽力。他家在六年裡爭取讓醫院承擔事故責任,在幾乎要失望時找到了我爸爸。在一年多的時間裡,我爸爸和他的助手,自己花錢往返於新疆和遼寧兩地,終於幫他們贏了。從那以後,他在小孩的生日和假日寄錢去,這樣,孩子的奶奶把我爸爸當著是她自己的兒子。2006年和2008年,當我爸爸被政府綁架時,這位上了年紀的老人,乘夜車到北京,站在我家的門外,舉著我爸爸的相片,不停地呼喊著我爸爸的名字,直到被警察帶走。

我爸爸大多數的顧客是中國的弱勢群體,他們都遭到了不公正的對待。在我的記憶裡,爸爸總是用他所有的能力和智慧在幫助他們。不幸的是,這使他成了政府控制的對象,(譯者按:以下的講話幾乎全部在哽咽和悲痛中,但還是流暢地講出)我經常生活在會失去他的恐懼之中,也常常在媽媽的哭聲中醒來。有一段時間,我們被24小時監控,有八名警察強住在我家裡。他們整天地盯著我們吃,盯著我們睡,甚至盯著我淋浴。另外有八名警察每天跟蹤我到學校,他們有時在其他同學面前打我。更不用說,所有的學生被警告不能和我說話,不然,他們的父母也像我爸爸一樣會被關進監獄。人們開始遠離我,好像我有什麼傳染病似的。最終,我連上學的機會也沒有了。因為這樣的遭遇,我做惡夢,甚至開始恨我的爸爸。一天,我呆了很晚,不想睡覺,我要看到我父親安全地回到家裡。當他終於走進家門看到我坐在地上,他的眼睛往上翻。我求他,「請你能不能只關心我們,我要我的爸爸,我要像其他女孩一樣過正常的生活」。他沉默了好久,淚水掉了下來,說,「請再給我幾年的時間,到那時我就只顧家裡了」。每當想起那一刻,我感到內疚。我那時太小了,不能理解他作出的犧牲,太小了,以至於不知道他為了大愛和美好而進行的抗爭。

2009年1月9日,是我們一家人在一起的最後的一天。早晨一醒來,感覺到了緊張而有點害怕的氣氛,好像有人要遠行但卻沒有準備行李。爸爸緊緊地抱了弟弟後,也緊緊地擁抱了我和媽媽。我突然知道,哦,是我們一家人就要離別了,而這次可能會是很久。我們互相抱着流淚,那是最後一次見我的父親。那一天,媽媽帶着我和弟弟逃離中國,踏上了漫長的政治流亡之路,最終到達了美國。

在我父親的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中,他描述了我們逃離後的情況:他回到空空的房子裡,將移動床搬到卧室外。好多天,他也不願進入卧室,不願接受我們已經離家的事實。那一年,他又被捕。在八年的關押中,他被酷刑,不讓吃飽飯,長期被關禁閉。他2014年被「釋放」,可直到今天,仍被軟禁在家。由於酷刑,他掉了很多牙齒。目前,我們跟他只有很有限的一點聯繫。不久前收到了父親的一封信,他說,「我確實受盡了折磨。最糟的不是肉體酷刑,而是在嚴冬被關在部隊牢房地下室裡遭受的地獄般的寒冷。那穿心刺骨的冷,遠遠超過了任何的酷刑。但是,更糟的是我對妻子和兩個孩子的想念以及我的負罪感。他們的苦難,讓我有不能忍受的心痛。孩子們出生在這樣的國家是很不幸的事,對他們來說,更不幸的是有我這樣的父親。我對他們造成的痛苦,將永遠無法抹去。」

在中國,有千千萬萬個像我們這樣的家庭。我逃離中國八年多了,但中國的情況變得更加令人擔憂。今天,我在這裡為所有因中國政府的胡作非為而失去親人的孩子們呼籲:作為受害者,作為逃難者,作為女兒,我懇求你們,請不要忽視中國政府製造的悲劇,請不要,不要忽視中共對人權的踐踏,請不要保持沉默。

謝謝你們的聆聽。

註:
(1)原英文視屏: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itbtQ0DPFU
(2)耿格演講的初稿包含了更多的內容:https://www.hrichina.org/en/node/19275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國大陸著名的維權律師再次失踪3年多,至今毫無音訊。他女兒耿格近日受邀在聯合國發言,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向中共政府施壓,釋放包括她父親在內的被強制失蹤的人權活動人士及律師。
  • 上期我們講到,2005年11月份的下旬,高智晟到山東、遼寧、吉林調查法輪功學員被殘酷迫害的真相之後,給胡錦濤、溫家寶寫了第三封公開信,第二天,就鄭重發表退黨聲明,並且說:這是他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 窯洞 無論簡陋還是奢華 只要是母親一生的居所 她就是母親的化身 她就是母親
  • 為民請命的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被強迫失蹤迄今已經超過1,200天,新年伊始,又傳出高智晟姐姐因擔心弟弟,每天擔驚受怕,於2020年5月跳河自殺的噩耗。
  • 被迫流亡美國的高智晟妻子耿和在2021年1月1日發推文說:「新年伊始,噩耗傳來,驚悉高智晟的山東姐姐因擔心弟弟牽連被逼迫,每天倍受煎熬擔驚受怕,夜不能眠以致憂鬱成疾,絕望中於2020年5月跳河自殺,生命的盡頭都沒能見上日夜牽掛的弟弟一面!」
  • 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已被強制失蹤1,139天,近日傳出消息,陜西榆林公安以中美關係緊張為由拒絕家屬會見。高智晟太太耿和表示,懷疑當局以此理由搪塞,高智晟是否因為遭受酷刑已不在世間?
  • 高智晟
    4月19日是大陸知名維權律師高智晟被強迫失蹤的第1144天,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女士高度懷疑高律師已被中共迫害致死。當天,她來到中共舊金山領事館門前,抗議中共對高智晟律師的迫害,要求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 光天化日, 朗朗乾坤, 在偉光正中共治下, 你怎麼就失蹤了呢? 高智晟, 你在哪裡?
  • 在2021年的宗教自由峰會上耿格接受採訪時,談到了她的父親高智晟先生在2017年再次被失蹤前與她通話時告訴她的一個夢。高先生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說那個夢是上帝給他的一個景象。
  • 那是2001年,我第一次來到了澳大利亞。 那一年,我是一個隨團旅行者,旅行的路線是武漢——上海——墨爾本——堪培拉— —黃金海岸——悉尼——上海——武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