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時空的微笑

一江
【字號】    
   標籤: tags: , , ,

清明又到,天空霧靄沉沉。厚而深的雲霧為人們追思故人的心境,添上了憂鬱的一筆,也好像是故去的人們把他們的資訊和意願托在其中,圍繞在活著的人的周圍,想讓活著的人知道什麼,但時空的帷幕一拉,陰陽懸隔,生死異方,茫然不得申意。

但我堅信帷幕雖隔斷陰陽,終也是塊布,經緯線的交織處會有很多的間隙。某些機緣巧合,或是塵緣未了,兩界的生命會穿過間隙,傳達生命的資訊和意義。比如說:我的外婆,在29年前撒手人寰後,她慈祥的微笑時常會出現在我的夢裡。多年來,一直是我精神世界裡最溫暖的一隅。

我出生後由外公外婆領到六歲,之後我就離開老家回到昆明的父母身邊。從此再沒見過兩位老人,十一歲時得知兩老一年內先後離世,哭成淚人。不斷湧出的淚水更多的是對他們的想念。那時的小心眼裡就知道最心疼我的人在世上沒有了。太多的淚水還引來了媽媽的斥責。是啊,母親的離世對她是莫大的打擊,她更難過。

媽媽的聲音裡帶著疲憊和痛苦。她和我一樣,明白世上最心疼她的人沒有了。她的哀傷裡還有許多的無奈和抱怨:人到中年,工作壓力大,家庭負擔更大,她的身體狀況也很不好,爸爸又不理解她。媽媽長得很像外婆,她們都曾是老家有名的才貌雙全的女子。雖都是讀書有成,但她們讀的卻象兩本完全不同的書。

外婆接受的是傳統教育,她擅長書、畫,彈一手好琵琶,還有蜀繡的絕活。她能留下的少量字畫,在她去世後十年,還被縣文化館拿去展覽。她的繡品,老輩人提起就讚歎不已,可惜兩箱蜀繡和多數字畫一起,在文革中被付之一炬,沒留下一片絲綢。

媽 媽是外婆四十歲才生的么女,她長到該接受教育時,正是當今政權成立之初,新教育體系實施之時。她的教育以政治和數理化為主。她的數理化在中學名列前茅,考 上重點大學,她也成為老家人的驕傲。但縱是天之嬌子,媽媽還是小心翼翼,因為,她出身于傳統地主家庭,她得不停的檢討她身上與生俱來的印跡,隨時準備接受改造。

外婆安詳、隨和,說話如流水,柔和沉穩。平日裡微笑盈盈,把溫馨和寬容灑落在家的每寸空氣裡。有外婆的家,是快樂和放鬆的。外公和外婆相敬如賓,舉案齊眉。我的印象裡,外婆慈祥的笑是最美的風景,外公看著外婆時,眼光裡滿是溫情。

媽媽多年來神經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幾十年的各項政治運動,以及思想改造,從靈魂的表面到最深處改變著她。檢討、思想彙報、跳忠字舞、武鬥、下放…運動的狂瀾 讓她的舉止逐漸失去了從容,蹉跎歲月在她姣好的面容留痕,悅耳的聲音變得尖銳,即使是唱最慢的抒情歌曲,她都帶有鐮刀鐵錘之類的鏗鏘。最糟的是,她把“男女平等”,“與人鬥,其樂無窮”等等觀念也帶進了家中,從不原諒家裡人的每個錯誤。

生活得累,心情鬱悶,不是罵孩子,就是與丈夫吵,家無寧日。而當我無端的又受一頓責駡後,外婆的微笑就會出現在我夢裡,溫暖而朦朧,向我輸送著不間斷的安慰和關懷,外婆把黑夜織成輕盈的紗,層層環繞著我,輕撫著我的面龐,安 慰著我無助和孤獨的心扉,籠起我嘴角的笑意。

我提醒媽媽她不像外婆時,媽媽一愣,眼中有迷霧閃爍,之後目光一橫,駁道:“你媽是大學生,有 工作。你外婆再有才,也只是個家庭婦女,要外公養著。”然而媽媽這樣說時,我總會聽到父親的歎息,十分的滄桑和無奈。

我無言:媽媽深以新女性的獨立為榮, 經濟上的獨立讓她有足夠的底氣與才華橫溢的父親叫板,爭取誰在家裡說了算,所以多年來父母一直在意識上爭鬥著誰在家裡是主,一對金童玉女一架吵了四十年,頭髮吵白了也沒結果。夫妻恩愛以及家的溫馨在四十年的爭鬥中沒了蹤影。而媽媽又是最想得到父親的疼愛的,她愛父親一生,父親生命裡又沒有別的女人,但她還 是沒得到父親的疼愛和尊敬。其實,她很不幸福。

讀著聖賢書長大的外婆,傳統文化教給她的不僅是琴棋書畫,更有做人的智慧。平日裡賢慧溫柔, 相夫教子,大難面前有泰山崩於前而不動聲色的定力。“土改”期間,外公被定為“地主”,那年代這種“家庭成分”是典型的“專政物件”,雖兩老在鄉里威信甚 高,在那時仍然難逃厄運。多次抄家毀家批鬥,人被弄得生不如死。

此大劫下,外婆依然淡定從容,以她的堅強樂觀和豁達,引領全家渡過一次又一次難關,但過後 既不誇耀,也不居功。這等修為,豈能不讓我外公敬重?外婆沒有出去工作過一天,但外公明瞭外婆把一生都託付給他,對他賢淑依順,外公自然疼愛了外婆一世。 這種剛柔相濟,陰陽和諧,真是夫妻幸福的基礎。可惜媽媽沒有這個智慧,她一生憤然不平一件事:以她的美麗和優秀,為何不得丈夫的疼愛?她至今也沒有找到答案。

非常遺憾的是,外婆沒能把這些美德和智慧傳給媽媽,一個是媽媽上中學就離家住校,大學畢業就遠赴昆明工作,幾乎沒有在外婆身邊受薰陶的 機會。另一個,外婆要教的內容,正好在當年是被斥為“封建思想”,是要批判和鎮壓的。媽媽自己還被“地主子女”的帽子壓得抬不起頭來,“劃清界限”都來不 及,那裡還會聽外婆的教誨?那年月,外婆思念著遠方的女兒,看著滿眼的紅袖標,聽著滿耳戰天鬥地的口號,會是怎樣的徹骨之痛啊。

烈火熊熊,四周是一片漫駡聲音,天空被各處的煙火熏紅了眼睛,殘陽如血,火堆前兩箱精美的繡品被傾倒出來,絲綢的亮麗立刻劃過粘稠的空氣,射向四周,漫到天際,仿佛 知道自己的命運,她們在最後一刻發出璀璨華光,和字畫一起,涅槃於火。外婆目睹自己的心血付之一炬,會是怎樣的感覺,我難體會。“你外婆好堅強,一直站得很直。”目睹當年情形的四孃告訴我。是什麼在支撐著她呢?答案被模糊在她的微笑裡,幻化為無比美麗的精靈,隨風而走,向我默默傳遞。一聲歎息,幽然來自大 地深處,緩緩回蕩在細風殘月的天際。

荒塚淒淒,一柸黃土掩蓋了外婆的身軀,也掩去了她的美麗容顏。但外婆並沒有離開過我和媽媽,她的精神和不凡氣度存于意念,如看不見的絲帶牽著過去和現在,越過時空,向我傳遞善和愛的資訊。@*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一座山前站兩個人,一個是盲人,一個是視力完好的人。對後者而言,一眼望去,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對這個盲人來說,情況就完全不同了:眼前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
  • (大紀元記者德明澳大利亞悉尼報導)4月19日晚,神韻國際藝術團在悉尼國家戲劇藝術學院大劇院上演了本年度神韻藝術團悉尼站的第二場演出。觀眾們陶醉在如詩如畫的境界中,穿越時空,從古到今,感受到中華神傳文化的博大與悠遠。觀眾們的掌聲和歡呼聲表達了對神韻藝術家們精湛表演的盛讚。
  • 「在大幕開啟時,我就已感到動人心弦,非常的精彩。音樂中西合璧,多種多樣,對我來說很新穎。舞蹈是如此的壯麗。從女舞蹈演員們的溫柔大方到男舞蹈演員們精力充沛的陽剛之氣,每個節目都有很高的藝術性。我喜歡這樣的演出,舞台上沒有太多的語言表達,卻能讓人很感動。」
  • 恭賀喜句  咸願那
    人倫好合,白手起家
    婚姻永固,福澤綿長
  • 古樹成了古戰場。楚河漢界的搏殺,日復一日地在它的身上發生。
  • 懂事時,看到壁上那張圖就特別喜歡,上學認了字,父親跟阿公都告訴我那張圖叫《清明上河圖》,是祖先傳下來的,第一次聽見「清明上河圖」幾個字,打心底震了一下
  • 親愛的朋友已紛紛離去,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東西。寒夜裡劃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記憶發出的光,多溫暖:在那個長滿了綠色植物的地方,居住著我心愛的人。他們如同夏日陽光裡甜美的花朵果實,美好、燦爛,永遠吐露芬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