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企业奋斗史:陆王(下)

作者:池井户润(日本) 译者:叶韦利
日本足袋鞋。

日本足袋鞋。(公有领域)

  人气: 1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续前文

第2章 塔拉乌马拉族的启示

1.

“这个嘛,倒也不是不可能啦!我们以前的确推出过马拉松足袋呢!”

隔天早上,在社长室听完宫泽提出来的点子后,富岛啜着茶说道。

“当年甚至还有人穿着足袋跑奥运咧!我记得金栗四三就是穿着足袋参赛。”

“玄叔,你知道得真多。”

富岛出乎意料的博学,让宫泽大吃一惊。

其实,宫泽昨晚调查后才知道,金栗四三穿着足袋跑马拉松,是一九一二年斯德哥尔摩奥运的事。

当时金栗因为长途舟车劳顿,再加上于比赛时中暑而弃权,最后并未抵达终点。当时金栗在途中失去意识,受到农家的照料,却未通知主办单位,因此在这次奥运中的纪录只留下“失踪,下落不明”。

后来相隔超过半世纪,直到一九六七年三月,才以纪念仪式让他在形式上抵达终点,并留下奥运马拉松史上最慢的纪录“五十四年八个月六天又五小时三十二分二十.三秒”。

在纪念仪式上,金栗发表精彩的感言:

“在抵达终点的路上,我已经多了五个孙子。”

“金栗选手的故事,我是听老社长常说才知道的。”

“老爸竟然⋯⋯”

真想不到。而且小钩屋也推出过马拉松足袋,却在宫泽父亲那一代“停产”了。印象中是以地下足袋为基础,在前面搭配鞋带。鞋尖分成两趾,颜色是白的。大概是介于运动鞋和地下足袋间的设计。

“我猜工厂里应该还留着以前做的产品吧!可以请你找出来吗?我想看看马拉松足袋究竟长什么样子。”

富岛看起来兴趣缺缺。

“马拉松足袋应该没办法成为主要获利产品吧!要是有潜力的话,当年就会继续生产了。就算有所谓时代潮流,结果还是不敌运动鞋啦!”

富岛似乎认为,事到如今,就算让马拉松足袋复活,也没什么意义。但所谓时代潮流,不就代表流行的项目会再度改变吗?从足袋到运动鞋,再从运动鞋到足袋,那款“FiveFingers”就是个好例子。

“说不定是这样没错,但我还是想多思考看看。”

宫泽一说,富岛便眯起眼,隔着香烟的烟雾直盯着宫泽瞧。

“你要做马拉松足袋吗?”

“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不过,如果这种鞋款畅销的话,专门用来跑步的地下足袋也没理由卖不好吧!”

宫泽用指尖敲敲从网路上列印下来的“FiveFingers”照片。

“真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富岛回应。

“又不是要你来构思新产品,就看看嘛!我也很了解公司的状况啦,尽量不乱花钱,这样总行了吧!”

对于掌管公司会计的富岛而言,多余的开销最令他头痛。宫泽自己其实也没打算投入不必要的花费。毕竟万一资金不足,到时候得筹钱的可是他本人,这是可想而知的。

“我们不能只做足袋吗?”

话虽如此,富岛的脸色还是不好看。

“不是不行,但光做这个没意思啊!首先,太无趣了。”

宫泽一说完,富岛便回应“无趣的事情做个一百年也会成为工艺”。

真是个老顽固。

“我们公司在一百年前开始生产足袋时,也是有样学样啊。考虑到将来的发展,要守护老传统,就不能只做这些老掉牙的事情。”

宫泽说着,突然看到有访客走进办公室。

是埼玉中央银行的坂本。

“早安,两位好。”

他一看到宫泽,远远的便点头示意。大概是来拿融资案需要的资料吧!

“好啦,我得先去为眼前的贷款努力了。”

富岛从社长室的椅子起身。

“讲到金栗,要是真有金栗子就好啰!”

富岛说着扫兴的冷笑话,抱起桌上的一叠资料,往坂本等候着的办公室走去。

“怎么样?肯不肯借我们啊?”宫泽问。

跟富岛开完会后,坂本来到大门敞开的社长室门口探头张望。宫泽两天前才去申请贷款,不可能这么快就有结论,这当然是句玩笑话。

“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但坂本是个不折不扣的银行员,一脸严肃地认真回答。

“我知道啦!来喝杯茶吧!”

“打扰了。”

坂本打了声招呼后,便走进社长室。一看到放在桌上的照片,立刻脱口而出:

“喔,这是‘FiveFingers’吧。”

“你知道啊?”

这反应出乎宫泽意料之外,他惊讶地反问。

“最近流行的鞋款嘛!社长您要买吗?”

在坂本对面坐下的宫泽,重复说了一次刚才与富岛说的那番话。

“前几天听了坂本先生的建议后,觉得不如趁这时候考虑一下新的业务内容。”

“这个想法很好耶!”

没想到坂本立刻以兴奋的语气回答。

“不知道会推出什么样的马拉松足袋,真令人期待。”

“不过,也做不了太大规模的改变啦!”

自己说这话好像没什么志气,但的确是小公司的挑战。没有资金,也没有人力。

“我想,按部就班,就先从研究跑鞋开始吧!虽然看起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应该有尝试的价值。”

足袋与运动鞋相似却又不同。要说能将小钩屋的技术套用在制鞋上的,顶多只有缝制技术吧!想到这一点,万一遇到需要大量生产时,可不能继续用一百年前的缝纫机。话说回来,现阶段担心这种事情也没用。

“研究竞争商品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不是也有必要先了解跑步的原理呢?”

坂本指出一项重点。

“刚才说到的这款‘FiveFingers’,并不是为了标新立异的诉求才制作的,而是有确实的跑步理论做为依据,才开发出这样的外型。如果当初只是研究了其它跑鞋,绝对想不出这种款式。既然跑鞋是用来跑步,我认为必须先了解跑步的原理。”

说得真有道理。同时,宫泽对于一时兴起冲昏了头、丝毫未曾冷静思考该做什么的自己深感反省,想法未免太短浅了。

不过,说是要研究跑步⋯⋯该从哪里着手呢?宫泽一无所知。

不如先找几本这方面的书来看看吧!

正当他心里盘算时⋯⋯

“我有认识的跑步教练,可以介绍给您。”

坂本伸出了援手。

“可以麻烦你吗?”

“当然没问题。我先告诉对方这件事,看他方便的时间。”◇(节录完)

作者简介

池井户润

1963年生于歧阜县,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

从小喜爱阅读推理小说,于是立下志向,以获得江户川乱步奖为目标。1998年以《无底深渊》一书获得第44届江户川乱步奖、2010年以《铁之骨》获得第31届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2011年时再以《下町火箭》获得第145届直木赏。

由于人物形象生动,再加上主题容易让人产生共鸣,许多作品皆已改编为影视作品,包括“半泽直树”“下町火箭”“女银行员花咲舞”系列,以及《七个会议》《飞上天空的轮胎》《陆王》等。

——节录自《陆王》/ 圆神出版公司

《陆王》/ 圆神出版公司提供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白色足袋
    同样是穿在脚上的产品,但业界不同,竟如此天差地远啊。宫泽感触良多,这时他看到跑鞋架上展示的一只鞋。
  • 唐美云出身歌仔戏世家,感于父母对歌仔戏的热爱,不忍见其逐渐没落,故投身歌仔戏成为一代名伶。
  • 足袋
    埼玉县行田市的“小钩屋”是家拥有百年历史的足袋制造商。“历史悠久”听起来很了不起,但说穿了,小钩屋不过是一家小型地方企业。在时代的冲刷下,业绩持续低迷,随时倒闭都不意外。
  • 唐美云戏演得好不说,出身戏曲家庭,她对于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担,更有深深的自觉。她成立戏班,培养后进,年年推出新戏,作可能的探索却永远不忘戏曲的立基,她将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显一个演员在生命承担与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虽然我从小就想成为作家,但不知不觉间,竟然已过了这么多年。当然这全要怪我自己懒惰;但另一方面,我的小说与“如何活下去”这个问题密不可分,为了找到答案,我必须花费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行。
  • 父亲说的没错,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开拓。但到目前为止,原岛却从没有“开拓人生”的感觉。他只是搭上这班无趣的上班族列车,为了避免急转弯时翻车而不得不紧抓着不放。
  •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工作?以中小型企业为舞台的故事,陪着你直视那些假装看不见的职场丑态。
  • 那一年的冬雪让我乐歪了。雪可以支撑我的体重,就像水一样,只是更冰冷,感觉更畅快。我会站在外头的雪地,闭上眼睛,舒服到我觉得自己可能睡着了。
  • 我很喜欢一句话:“做一个懂得世故,却又不世故的人。”我们懂得人性的黑暗,但我们不用黑暗面去对人。
  • 世上有所谓“恶魔的呢喃”,在我这样的精神状态中,所谓的恶魔肯定就是我自己。这呢喃就是精神即将因为压力而崩溃的声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