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21)

晨风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19

到家了,爸爸坐下来,冥思不得其解,人家一个讨饭的农村孩子,肚子里都有锦绣文章,看看自己成天不知疲倦上蹿下跳东西不分神魂颠倒的儿子,就觉得是个不成器的混账,三九葡萄冻了心,叹口气,刚想休息一下,小诗啃了个生山芋边进来说:“大食堂这么好,为什么我们天天吃山芋?”

爸爸把额头一拍,晕过去了。过了一会,爸爸问:“小诗啊,你还记得什么?”

“我还记得‘十年超英,十五年超美’,1070万吨钢……还记得我和妹妹说收音机里有小人……你带我养小兔子……还记得你在楼下舞太极剑,我还要你教我……还有,58年,天天用脸盆肥皂水挖蚊子……”

“那是消灭‘四害’啊!”爸爸笑起来了。原来小孩子还记得在上海的一切。

“我还记得我看了《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

“噢。”爸爸笑了。

“我还记得爹爹让我对对联:‘爹在外面想孙儿……’你跟我说过,有一天爹爹在外滩带我走路,公共汽车轻轻推我们,原来我们走在路中间了……”

小诗想了想又说:“你说上海公共汽车的技术真好……”爸爸脸上露出赞许的神色。

妈妈在旁边说:“这小孩子怎么什么都记得?”

小诗又说:“我还记得擦火柴给爹爹点烟锅……”

爸爸眼圈湿了,闭上了眼睛……噢,那是1959年……‘大食堂’的年代……自己设法把爹爹接到上海来了——这后来是不是曾算做一个问题呢……当年做私塾老师、后来因有两亩地土改时被划为富农的老爹爹,就坐在宿舍一楼通道的阶梯口台子上晒太阳抽烟袋,每次给的一点零用钱都带小诗上街买糖果冰棒了……老人家一辈子教导自己的就是——‘修身齐家’,‘慎终追远’,‘见贤思齐’,‘清白家风’……这些东西……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一句:“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

……爸爸掏出手绢,擦擦眼睛。小诗看到爸爸伤心,就感到伤怀,又问了一句:“那为什么要批判‘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爸爸把桌子一拍,又是58年时上海街头的大标语!这个小诗怎么净提这些见不得人的问题啊!爸爸身子往下一缩,一脸颓丧,看来,我是真的老喽!……

一晃十来天过去了,这一向,都在流传着天子阁下现百世神童的流言,又有学童满街唱“一儿携瞎婆,父母皆死光。求告全无着,云游天下去……”小诗知道这是讲的猫娃,都在说自那天阁前散去后,有人看见婆孙俩戚戚向东而走,已杳然不知去向,心里就怅怅的。

这天,广播里突然传出来中国爆炸第一颗原子弹的消息,“新华社10月16日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公告:今天凌晨6点钟,中国在西部地区成功……”

城市“哄”的闹腾开了。到处敲锣打鼓,放鞭炮。爸爸骑自行车回家,手里扬着一张报纸,进门就要妈妈看,进里屋,来不及摘帽就打开收音机。收音机一天十几次播送特大消息。妈妈又包饺子了,让小诗去买醋。小诗揣上钱,抱上醋瓶就往小店跑。小店在大院后门口,挨着街道居民户,许多人都在看报纸,喜形于色,有人还打赌什么时候国家放氢弹……小诗递上两毛钱,打了一瓶醋,捏着一分找钱,走出店门,就看见路中间站着一个人,面容苍白,目光悲悯,披着长长的披风,张开双臂,向空中悲哭着:

风啊,戴着面具在天上舞蹈
也许是共产主义
也许是民族主义
也许是奴隶主义
也许是另一种人类……

风啊你飞
也许就因为我们
戴着脚镣手铐
……

小诗站在路灯底下,嘴里咬着那只分币,“又是演话剧了。”

就在路边咀嚼着那话的意思,路旁的人哂笑说:“这个疯子,他每天都在念什么啊……”有人木然观望,然后离去。小诗站了一会,从嘴里掏出分币,感觉模模糊糊的,顺墙根一路小跑回了家,正等着他买的醋呢。

他把一分钱放在桌上,把醋倒进碟子里,拈起一个饺子,“哇,好烫啊!”

两个妹妹还在包着,妈妈说:“小诗去喊爸爸来吃饺子!”小诗就喊,爸爸还在听广播,“就来啊,就来啊!”妈妈赶快端了一盘送进里屋,爸爸边吃边听广播,连声“好!好!”小诗已经一气吃了20几个。妹妹们吃饱了,小诗还在数,一共吃了67个,这才知道肚饱的滋味。

“妈妈做的饺子真好吃!”

“小诗喜欢吃啊!”妈妈脸上笑开了云。

小诗就说:“妈妈,那个在大街上念广播的人,怎么每次都批评共产党啊?”

妈妈一听,脸色都变了,筷子“啪”地放下,揪着小诗的耳朵,就往爸爸屋里拉。

爸爸刚放下盘子,妈妈把小诗拉到屋角,拿着筷子敲着小诗的额头:“快告诉爸爸,刚才又到哪去了?”

小诗撅着嘴,看着妈妈说:“我刚才又去听那个人念声音去了。”爸爸一听,只气得三尸神暴跳,五雷豪气飞空,盘子也碰到地上,妈妈看了爸爸一眼,俩人面面相觑。

爸爸说:“什么又去听声音去了?不是去买醋了吗?”

小诗说:“那个人又在念诗了!”

爸爸一听恍然大悟,就顿足说:“孩子啊,那个不能听啊!”

妈妈咬牙切齿地说:“今后要听好的,知道不知道?”

小诗点点头,说:“那我长大也要做一名诗人!”一把没拦住,小诗已经跑出去了。

爸爸一看,对妈妈说:“快看他又要干什么去?”

俩人出了屋,小诗正抱着本书在看哪,爸爸点点头,和妈妈休息了。

没过几天,传来赫鲁晓夫下台的消息。小诗放学回家的路上,一路都听到行人在议论这事,一到家,就拍里屋门,进去一看,爸爸正在看报纸,就大声喊:“爸爸,赫鲁晓夫下台了!”爸爸抬起脸来,笑着说“好!”

小诗说:“赫鲁晓夫为什么说中国十个人穿一条裤子?”

“唔?”爸爸从报纸后透出脸来,应了一声。

“还说人民公社是清汤一锅。”小诗又说。爸爸脸上露出警觉的神色,把窗子拉上,

“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为什么中国这么穷?”小诗又追了一句。

“小孩子不该知道这些的。”爸爸在藤椅上说,屋子里暗暗的。

“我看到的,上次到郊区去,农村人都不穿鞋的。”小诗说。

爸爸笑着说:“城里人不是穿鞋吗?”

“那,那些撮屎大哥不是不穿鞋吗?”爸爸“啪”地拍了一下桌子,又收回手,放在胸口,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站起来:“小孩子知道这些太早了。”

“那美国真的那么坏吗?”小诗又问。

爸爸脸色已经发青,“那是帝国主义啊!”两腿一拍,弯下腰,“去做作业不好吗?”就来拉着小诗的手。

“那为什么我们要超美国?”小诗仰头问。爸爸满脸沮丧,“走,我们去帮妈妈做事。”爸爸劝走小诗,回到屋里,就吃了一颗上海上次寄来的救心药,坐下来,静了静神,觉得好一点了。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猫娃蓬头垢面,穿个对襟破小褂,正在给婆婆捶背,边捶边念唱:“抱元守一,天一地二,万法归一……”有人问了:“猫娃啊,你为什么念这个?”
  • 国庆节又到了。因为是15周年大庆,全市隆重准备。小诗是三好学生,参加全市青少年在湖山公园的一天短期夏令营活动,有本市劳动模范讲话,省歌舞团的叔叔阿姨唱新疆歌跳西藏舞,小诗觉得挺好玩的。他模模糊糊感到好像现在汉民族没有歌没有舞的,要不然为什么我不会跳舞呢?
  • 妈妈回来,把一袋桑葚放在桌上,从包里取出一本《五四以来的新诗》说,“小诗,你上六年级了,妈妈给你买了本书,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小诗还在那里唱歌,大妹妹也上了小学,也在唱;小妹妹上了幼儿园大班,也跟在后面哼,妈妈就皱眉头,说小孩子唱这个不好。
  • 五一节这天,节日连周日,结束了社会活动,好不容易得了两天假期,爸爸舒展了眉眼,“一日清闲一日仙”,就里外整整花草。妈妈说:“包饺子!”爸爸拍拍身上的尘土,又带几个孩子上街买了点五花肉。小诗带着两个妹妹正在后院挖荠菜呢,瓜片兴冲冲地跑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根线插在耳朵里,让小诗听。
  • 不久,春暖花开,阳风和煦。学校里小朋友已经风魔了打乒乓球。下课时,黑板上,走道墙壁上、楼梯上,白蛇飞舞,到处小球声。小诗乒乓球拍藏在书包里,每天一大早塞上两个馒头就往学校奔,占水泥乒乓台子。妈妈说:“哟,这孩子变乖了嘛,上学也不要人催了。”人们都说现在小孩变好了。
  • 又是一场雪,转眼就是春节。这一年,机关农场杀了猪,家家分了点肉,又分了很多红薯干。小诗和孩子们吃了红薯干,满肚子瘴气,到处找不到玩的。就拿了家里夏天用的菜罩子,到雪地里支上,牵一根绳,捉鸟。捉了半天,也没捉到,倒是叫老鼠跑进去把米都吃了。
  • 一晃快要到年底了。爸爸下乡蹲点还没回来。妈妈一个人在家,又烧饭、又洗衣,带小诗和妹妹们。小诗在学校听说,猫娃自那次逃学之后就再没有到学校来过了,心里就觉不舍。国庆节前,小诗学校的合唱队参加全市少年歌咏比赛,获了一等奖。奇怪的是他没看到史老师。
  • 小诗回到家,跟妈妈讲了丽丽妈妈要送一点菜,自己没要的事,妈妈听了,就夸奖着说:“做得对!”告诉小诗,丽丽妈妈在邮电所做清洁工,家里困难,不要要人家东西。小诗看妈妈正腾出一个小箱子,又拿到外面晒,就问干什么。妈妈说爸爸要到下面去蹲点了。
  • 墨墨黑夜,你的睡眠深深地居于我静寂的存在中。
    醒来吧,爱情的痛苦,我不知道怎样把门打开,只好站在门外。
    时光在等待,星辰在观看,风儿已平息,我心中的静寂如此沉重。
  • 过半月,老家来了亲戚,带来了点土产,一只小猫,前几天溜走的那只小小猫也跑回来了,两个小猫就在一起玩。妈妈买了一点小鱼虾给爸爸吃的,小诗都把鱼鳞虾壳煮了拌饭给小猫吃。节日快到了,城里到处在搞卫生,插红旗,贴标语。小诗放了学,到家就爬上爬下擦窗子,两个妹妹扫地拖地板。这天星期天,老师到家里来探访,说了小诗在学校的一些表现,爸爸妈妈听了都很高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