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自然植物的教室──台北植物園

文╱葉倫會
台北植物園
台北植物園是認識自然植物的教室。( Foxy Who \(^∀^)//維基百科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1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6月05日訊】台北植物園位於台北市南海路53號,佔地約8.2公頃,成立於1921年,很少人注意她的大門設在博愛路口,也鮮少有人知道,位於博愛路口,台灣省林業試驗所台北植物園是于右任的墨寶。

1895年,台灣總督府殖產課為了解台灣樹木性質及配合造林需要,找了5公頃的土地成立苗圃。

1900年,購入小南門外龍匣口莊農地12,953坪,進行整地及樹苗移植,除苗圃設施外,設置母樹園、果樹園及花卉園,從事育苗並進行苗木栽培試驗,始稱「台北苗圃」,低窪處挖掘為池沼,分別自台灣或日本採運母樹種植於園內,並插名牌,做為植物教育之用。其位置大概是現在的植物名人園、植物分類園區、雙子葉植物區、林業試驗所行政大樓一帶。

1921年,中央研究所成立,接管林業試驗場,台北苗圃改名台北植物園,除繼續培育熱帶植物,熟悉南洋各種植物與生態環境外,派員前往歐、美、澳、非洲及東南亞一帶收集樹種,運回培育。1930年左右,園內栽種1,120種植物,泰半為國外引進者,提供學術及自然科學教育用。該園有大王椰子、亞歷山大椰子等棕櫚科非台灣原生的樹木,如果仔細觀賞這些近百年的大王椰子,或許可以在部分樹幹上看到二次世界大戰飛機掃射遺留的砲彈痕跡。

1933年,因興建台北公會堂的需要,將原址的欽差行台廳舍一部份移築至台北植物園,另一部份移至圓山動物園。1949年,台灣省立林業試驗所改為台灣省農林廳林業試驗所。1999年,台灣省農林廳林業試驗所改為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業試驗所。

台北植物園蒐集植物完整的紀錄,提供陸域、水域生態展示空間,蒐集野地及世界各地的植物,供從事科學研究、保育、展示、教育暨休息之用,讓植物園成為認識自然植物的教室。此外,林業試驗所藉由解說系統,將生物界最真的知識及最美的畫面提供給遊園民眾。遊客可以瀏覽各類植物區,賞荷花又賞鳥,既休閒又可認識獨特的動植物生態,是市民假日休憩散心好所在。

台北植物園
台北植物園被認為是台北市鳥類最密集的區域。圖為棲息園內的夜鷺。( Taiwankengo /維基百科提供)

二次大戰期間,台北植物園區樹木枯損殆盡。光復後,林業試驗所將該園重新整理,引種新樹種,使得植物種類超過以往盛況,目前約有2,000種。因為生態豐富,動物進去後就捨不得離開,尤其是鳥類,一年四季的鳥種各異,被認為是台北市鳥類最密集的區域,屢屢讓我們看到罕見的新鳥種,至少哪種鳥有趣?哪種受到青睞?看哪兒聚集大砲型攝影機多,大概不會讓您失望。麻雀、白頭翁、綠繡眼是優勢鳥種。

台北植物園有兩座古蹟,分別是欽差行台和台北植物園腊葉館。欽差行台以前叫布政使司文物館,是閩南式建築,紅瓦燕尾屋頂,造型古色古香,被指定為國定古蹟;1924年設立的林業部臘葉標本館,即台北植物園腊葉館是市定古蹟。

台北植物園依植物分類系統與習性分區,以不同的主題呈現,設解說牌介紹琳琅滿目的奇花異卉,如荷花池、十二生肖植物區、裸子植物區、多肉植物區、蕨類植物區、詩經植物區、民俗植物區、棕櫚科區、雙子科植物區、植物名人園……等不同的植物生態園區。

植物分類園區內有一座圓拱屋頂白色建築,是仿紐約植物園栽培植物花卉的溫室。以繁花異木及荷花池最有名,也最引人注目,雅緻古典的古式涼亭,周邊盡是綠意和詩意。木棧步道穿越雙子葉植物區,兩旁是黃金雨樹阿勃勒,空氣清新,鳥叫蟲鳴。

漫步在台北植物園,想到對面建中學生游園是不是有股:「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台北植物園水域面積遼闊,約佔全園面積1/7,是台北市公園裡的少數溼地,為水生動、植物提供生育地。其它大小不一的水塘,具有調節溫度的功能。荷花池是台北植物園水域面積最大者,是台北植物園的精神象徵,提供攝影、寫生、賞鳥、觀賞水生動、植物……等。好攝之徒常把出汙泥而不染的荷花百態變成永遠的回憶。

蓮花又稱荷花,古稱芙蓉或菡萏。荷花池旁有睡蓮池,貼在水面是睡蓮,葉子伸出水面的是蓮花。冰清玉潔不染塵,為荷花贏得「水中女神」的美譽。睡蓮池即便睡蓮初綻多稀疏,但兩花競相綻放,交相輝映,美麗得叫人捨不得離開。葉子飄浮在水面上的是睡蓮(香水蓮),花朵挺出水面上,花瓣倒映池面,散發濃郁的香氣。姿態優雅的蜻蜓告訴我們,這兒未經農藥污染。

台北植物園內有銅像,而且是法國人,屢屢引來注意。佛里和早田文藏是最早建立台灣植物分類標準和制度者。佛里是法國傳教士、1874年起在日本傳教,利用餘暇觀察、記錄日本的植物,經由整理、統計、分類成為植物採集家;1903年來台灣探險和採集植物,發現許多植物新物種,國立台灣大學植物館保留有數百份,是研究東亞和東北亞植物重要的資料,1915年7月4日在台灣過世,被認為台灣植物研究的先驅,2017年,行政院農委會在台北植物園為這位法國人佛里設立銅像,早田文藏紀念碑。

語云:「千年土地百人主」。似乎在告訴我們,物換星移的快速。台北植物園2021年就一百歲了,隨著植物和動物數量的增加,有越來越旺的趨勢,在於維護公益性質和形象。期盼,每位遊園的朋友也獲得相同的啟發。@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農委會表示,台北植物園2013年假日主題導覽活動開跑,將以「植物分類大觀園」為主軸,每月推出不同主題讓民眾了解植物。
  • 每個星期一是成衣市場的固定批發日,來自各地的小販帶著超級大袋子,穿梭在各家商店中,比較衣服品質的好、壞,價錢也在你來我往的喊價中降至合宜價位。
  • 1760年,郭錫瑠引新店溪河水建瑠公圳,灌溉台北盆地一千兩百多甲土地。最初,一年兩次收熟的稻子,利用太陽晒乾後予以保存,晒稻穀的地方叫稻埕,稻埕有大、有小,約定俗成地將其命名為大稻埕。
  • 想看個電影輕鬆一下,GJW+裡面那麼多電影,先看哪個好呢?動畫片比較不燒腦,畫面美,容易獲得簡單的快樂,《錯誤的岩石》(The Wrong Rock)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只看縮圖的話,完全無法想像影片內容——誰是主角,怎樣的故事情節等,又只是十四分半的短片,那就從《錯誤的岩石》開始新旅程吧。
  • 這是我在觀看《比拉傳奇》這部動漫影片時印象最深的一句台詞。在當今權勢與利益相互交織,極力歪曲自由和人權的本意之際,觀看這部有關信仰、毅力和社會正義的歷史故事,讓人對回歸善念和正義主導的世界充滿信心。
  • 《奇怪的數學家》(In our Prime)是一部探討數學、教育和人性的韓國電影。影片講述了北朝鮮數學家李學成為追求數學研究而脫北,在韓國的一所重點高中擔任保安時與一位將要被轉學的數學後進生韓智宇結緣,並幫助其大幅度提高數學成績並真正熱愛上數學的故事。
  • 韓信的忠義,在我看來不僅是氣節,更是大智慧。至於說結局,我以為那不重要,反正終究是要離開,早晚而已。這世界上當過皇帝的人數不勝數,但在渾渾濁世,始終能保持一身乾淨,有幾人真做到了?
  • 《Summer Snow》與《我想念我媽媽》,很難相信這兩者是同一部影片的名字。英譯中,一個字都沒對應上,也是讓人服氣。「我想念我媽媽」,直白,挖地三尺的接地氣,這類電影我大概率不看;「Summer Snow」,夏日之雪,如此的文藝脫俗,更不是我的菜。然而,完全不搭的兩者擺在一起,再加上鮮綠背景上鵝黃衣衫的小姑娘陽光燦爛的笑容,莫名其妙地,鼠標就點了上去。
  • 能夠聽到葉落,那或許整個驛站沒有多少客人吧,甚至是只有自己。夜半時接待人員應該也歇息了吧。 整個詩篇,總結起來就是四個字:孤獨、失落。
  • 清明之際,舍妹夫婦遠攜父母靈骨而歸葬於故鄉,余在海外,阻於國難不能奔赴,乃弔之以文,曰: 嗚呼!先父仙逝,十三春秋;先母駕鶴,亦近三月。憶思雙親,善良一生。育我兄妹,兼濟親族。力有大小,唯盡本分。載入家譜,亦有光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