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靜:殊途同歸(下)

沉靜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30日訊】(三)

上中學後,小學同學見面,最想念的談的最多的還是程老師。暑假一起去她家看她。她點頭笑:“都長高了!成了大姑娘、小夥兒了。教你們那一屆的 學生最用心,感情也最深。”屋子裏沒了毛主席像,取代的是天山草原的美麗風光,令黑暗狹小的屋子增添一抹開闊的亮色。她消減了革命熱情,變得實在,沉穩恬 淡。我注意到她大熱天還穿絨褲,她說腿關節腫疼,有風濕病,下雨壞天有感覺,比天氣預報還準。到吉林下鄉插秧時落的毛病。她半自嘲半無奈搖頭:“哎,那時 候太傻了!”

她照舊關心我,對我印象良好。我二十三歲時,她曾給我介紹過兩次對象,都是她教過的中意的學生。她幽幽地歎了口氣,深有感 觸地告訴我:“人品好,再加上有學歷就穩妥多了。”不知怎麼聲音裏含著一縷淒涼,許多的抑鬱沉重。街燈一盞盞地亮起,她看起來很累,眼角有了明顯的魚尾 紋。驀地,我多少讀懂了她難言的內心隱痛。

那個特殊年代,老師他們那一輩人找的多是工人,在重文憑的現在,商品經濟的大潮下,工廠大多不景 氣,甚至倒閉,工人階級是僅次於農民的困窘階層。笑貧不笑娼,一切向前錢看,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又是教師工資待遇較低的時候,一、二百塊錢而已。青春歲 月當紅衛兵、上山下鄉,赤膽忠心把一切都獻給了黨,連擇偶戀愛都按黨的要求靠近出身好的先進階級,在政治運動中旗幟鮮明地跟黨走,指哪兒打哪兒,保持一 致。斗轉星移,世態炎涼,被欺騙愚弄、被利用榨取,又被無情棄。

老師的很多同齡人,文革趕上了,上山下鄉趕上了,現在下崗趕上了,最後離婚也趟上了。
耗盡了青春與精力,滿是勞損疲累困頓。上有老下有小,正是爬坡吃力要錢要勁的時候。咀嚼著黨種下的苦果,辛酸悲涼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她白天上班,晚上進修學習。雖身體不大好,但卻很要強能幹,真的十分辛苦。

97年程老師丈夫單位分房子,搬到我媽家附近。

媽媽早晨到公園鍛煉身體常看見她。媽說程老師跳舞可好了,她一直沒怎麼胖,靈巧得像燕子。她現在是校長,仗著她聰明能幹,精力充沛,使她在女人多,嫉妒盛的教育部門出人頭地。

回娘家時,我抱著孩子和丈夫一起去看她。她黑髮中摻雜著零零星星的白髮,終於搬出了那間陰暗的住了二十多年的小屋,兩室一廳的家裏簡樸乾淨,她兒子已上大學,舒心多了。

(四)

1998年7月,同事在看法輪功的書,我借了一本《轉法輪》回家。家務孩子纏身,丈夫先看,直拍大腿,告訴我:“這本書解決了我所有的疑問和想不開的地方。”

我一看,真是相見恨晚,早看此書,可以避免多少錯事啊!

98年8 月,丈夫到國外工作。我每晚照顧孩子睡下,就不由得拿起《轉法輪》來看。我過去可是個小說迷,但現在這本書,為我打開天窗,帶來神奇,眼角飛來一串串乳白色的小法輪,我使勁兒掐大腿,還在不停的旋轉,是真的!

99年春,那是一個細雨濛濛的傍晚,我來到我家附近的大學裏看書。只聽到旁邊教室裏不斷的響起熱烈的掌聲,還有齊聲誦讀著什麼……心中奇怪:哪個教授講課這麼好?不由的推開了階梯教室的大門。

呵, 原來是法輪功的法會! 我看到了師父身著黃色袈裟的法相,法輪圖形。滿堂的法輪功學員,坐無虛席,後面過道還站著人。聽好幾個中老年婦女講煉功身體健康的事實,她們不用稿,樸實 的語言,發自肺腑,比什麼都有說服力。還有一名大學生讀他提高心性,為他人著想,身心受益的體會。

我暗下決心:我得認真學功了。

在大學幼兒園的小院裏,每天早晚都有人煉功。

第一次抱輪時驚覺一道道白光從空中直射下來。剛開始盤腿打坐,忍痛堅持了四十分鐘。心想:生孩子的疼都過來了,腿疼也忍得住。身旁的阿姨點頭道:“行!”我很快就煉進去了,有了美妙的感應。神清氣爽,好像整個人都煥發清亮起來。

功友們又一本本給我書看。多虧了他們,為我這個得法晚不知精進的人奠定了基礎。

我常抱著孩子環繞煉功場看大家煉功。舒緩的動作,美妙的音樂,祥和的場………男女老少無不全神貫注,透著一種莊嚴大氣。尤其煉靜功時,純樸堅忍,清淨脫俗的神韻表現在歷經滄桑的白髮老者舉止中,也流露在年輕人青春的臉上,很特別,令人難忘。

“五 一”我回娘家。一早四點半,家裏人還在酣睡,我就悄悄跑到附近煉功點——小花園裏煉功。當我煉完靜功,睜開眼睛,驚訝地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在打坐,是程老 師!由衷的會心的微笑在彼此唇邊徐徐開啟,長久地綻放,那麼舒展,靜靜地充滿幸福和喜悅。我感到我們師生的緣分,真是的。困擾她多年的病痛全消,一身輕, 神采奕奕。

兩個月後,7.20風雲驟變。報紙、電視、廣播輪番轟炸,鋪天蓋地的誹謗,殘酷的打壓,大有天塌地陷之勢。我驚愕,迷惑,既而思考……找書對照,句句有理呀!乘車時,夜半醒來,心底有個聲音默默道:“師父說的都是對的。”

昔日煉功點空寂冷清,往日那麼些善良的面孔一下子消失了……

那時功友們有進京上訪的,被抓被打的,也有躲在家裏避風頭的……

媽媽告訴我她碰到程老師,問她怎麼樣,在學校受沒受到衝擊,她歎口氣:“咳,在大會上做檢查。”

我 感慨:“赤膽忠心跟黨走,無私奉獻,被愚弄榨幹,被虧待,年過半百,落個滿身病痛,煉功好了。還要她檢查?!”“你悄悄點吧!”媽媽喝斥我,“什麼形勢, 還敢不低頭?厲害啊!要不就開除了,一輩子白乾了。現在上大學一年比一年費用高,她兒子就要好幾萬。要命呀!什麼時候,太認真了就是不好。老百姓掙兩個 錢,糊弄口飯吃,兩眼一抹黑,隨大流兒,混吧!”

想著她如何無奈地在大會檢查,自我貶損,臉時紅時白,那種侮辱折磨……心情沉重。一輩子聽黨的話,到頭來竟整到自己頭上。如果說年輕時真誠相信,無條件接受,堅決執行;那麼這一次,從震驚懷疑、痛苦掙扎到違心屈從,一部分是被操控的慣性使然。
雖然煉功不足八十天,但它的美好已根植我心。我只想保留自己的內心世界,不回應、不附和外界的干涉與喧囂。這是我最後的堅守。

沒想到,為這基本的權利,也付出很大的代價。後來,我因為不寫保證書,拒絕放棄信仰,三番五次被抓,工作反覆丟。有一次警察抄家,孩子的痰盂被踢翻,尿灑了 一地。櫃門大敞,衣物抖落。床板掀開,翻出了我的影集和日記。我抱著孩子心裏默念:“保住藏在櫃頂的《轉法輪》!讓他們找不到,看不見!”母親放聲大哭: “我怎麼也想不通,全家最用功、心眼兒最好的孩子會成了監獄的常客,三個孩子,數她得的獎最多!”媽把一大摞獎狀拿給警察看,一位五十歲左右的幹警搖頭歎 氣:“太可惜了!”媽媽拽著幹警的袖子,像抓住一棵救命的稻草,急切地說:“她就是有點犟,一點兒也不反動,昨天她還教孩子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 國》。”哎,我哪裏教過孩子唱那個?可憐的母親是太怕了,太知道一頂反動帽子置人於死地的厲害,歷經數次政治運動,當右派的三姨夫上吊自殺,太知道共產黨 整人的兇殘暴虐。

我在獄中,媽媽驚恐擔憂,愛怨交加。程老師親自到我家向媽媽講法輪功的真相,促進我和家人的理解。跟我媽說:“她得出國,叫她對象趕快把她辦出去!三五年都不要回來。”

(五)

《九評共產黨》掀起退黨大潮,我首先想的就是程老師。由於國內迫害殘酷,電話監聽嚴重,除了家人,我幾乎沒什麼其他的聯繫。她又搬家了,聯絡不上。

經多方打聽,得知她已退休。當我電話打過去,她親切的聲音依然沒變。略一點到《九評》,她就明白,非常高興,說她就苦於無處上網,太好了。謝謝你!

放下電話,我感到非常舒暢,輕鬆自在。

冥冥中緣分的牽引,讓我們相遇、分離,又殊途同歸……

我看到一個身穿綠軍裝,紮短辮的女紅衛兵,高舉紅語錄,在天安門廣場紅色的海洋中歡呼雀躍;也聽到一個小姑娘邊跳皮筋兒邊唱:“鋼鐵的意志火紅的心,工農兵是批林批孔的主力軍……”

在78年的平反昭雪控訴大會上我們師生淚眼相望,那種被騙的屈辱;99年春,我們在法輪大法煉功場上相視而笑,那種寧靜的祥和……

經過漫長歲月,歷經迷惘苦惱掙扎,質疑反思探索,我們終於徹底擺脫了那個惡魔邪靈的依附操控,在返本歸真的路上,沐浴著佛光,我們殊途同歸,同歸。(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紀元7月14日訊】 記者陳雅雯/專題報導.攝影

    暑期的海外旅遊價格大戰開火,馬來西亞更是市場上的大熱門!各種包機專案特惠紛紛出籠,想要擁吻南國美麗的豔陽,限時飛行 4小時,擁抱歡樂不延遲!

    暑假一向是旅遊市場兵家必爭的旺季,受南亞海嘯波及的旅遊帶,暑假市場多少都有受到衝擊,包括泰國普吉島及馬來西亞蘭卡威,市場都比去年來得沉靜。

    但馬來西亞幅原廣大,位於西馬的蘭卡威儘管在今年夏季市場失色不少,但是位於東馬的沙巴卻異軍突起,結合親子生態探險和海島戲水的魅力,市場反應熱烈,七月份的機位幾乎都快要被卡光了!

  •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採訪報導)廣東省陸豐市碣石鎮北斗新區,區內有幾百戶人居住。當居民還沉靜在搬遷之喜時,沒想到政府官員卻違法在此興建了一家加油站,僅離小區只有5米,這顆隨時可能引爆的「定時炸彈」,令小區居民惶恐不安;居民聯合簽名上訪,有關部門已責令其停業整改,但此加油站還照常營業。
  • 牢門在身後重重地關閉,楊建利陷入絕對的孤獨中。長久的痛苦過後,奇跡出現了:狹小的囚室裡,一片遼闊的心靈舞台,在他筆下的詩歌中徐徐展開。孤獨伴著他,把他引進一種寂寞而高遠的精神境界。
  • 媽媽用微抖的手按了下門鈴,開門的是個長辮子的姑娘。「找我爸?他還沒回來。進來吧!」紫紅的地板,亮光光的。門邊一溜拖鞋。媽媽和我在門外脫了鞋,侷促且猶豫著 。「不要緊,來吧,天天來人。」那姑娘笑盈盈
  • 要我怎樣跟你說呢?七十年代中後期,在文化大革命結束的前後幾年,在刺目的血腥漸漸褪色的殘紅背景下,我只是一個小姑娘,一個梳著兩根辮子的大眼睛的小姑娘。
  • (大紀元記者天一篆文、攝影)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中心的皇宮可謂是西班牙滄桑歷史的見證人,她不僅目睹了西班牙卡斯第亞王朝的興起、伊比利亞半島上四個王國的統一、歷代皇帝登基時的榮耀,還痛苦的經歷了法國的侵略、兩次世界大戰、西班牙內戰、佛朗哥的獨裁統治和西班牙國王的流亡,幾經滄桑卻仍然不屈不撓矗立在西班牙中心的皇宮最終看到了西班牙人民在不斷的努力下最終為自己贏得了的和平的生活。遠離了戰火和動盪局勢的侵蝕,現在的皇宮看起來似乎更加宏偉和沉靜,當你在她堅強的身邊靜靜地坐下時,你也許會感受到那歲月流逝的痕跡。
  • 何璐,來自古城西安,學院派出身的女歌手。她擁有天生獨特的聲線,略帶沙啞而明亮的嗓音,情緒飽滿的唱腔、沉靜柔和的美感,純熟溫潤的歌聲。
  • (亞洲時報 撰文/郭子由) 最怕是美人遲暮,縱有如花容顏,也難敵歲月磨蝕。而世上總有一種奇女人,她們的美麗會隨著歲月的積澱愈發濃郁,年輕時的美麗如水晶澄澈而通透,成熟女人香則如溫潤美玉,沉靜平和,有著看不透的內質。
  • 美國副總統錢尼的幕僚長李比,在形成布希政府的政策上,一直是股沉靜而強大的力量,他也曾協助建構美國入侵伊拉克的理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