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实文学
(shown)那年月每人每月凭票的定量只能吃二十来天。父亲长期劳累加上营养不良,肝脏肿大,继而半聋了。母亲的脚面也出现肿胀。冬季的一天,她把两张整斤的粮票给了一个上门乞讨的老大爷。我生气了,她朝我笑了笑,淡淡地说了句:“比起他来,我们不强多了吗?”
(shown)父亲集木匠、泥瓦匠、小工于一身,从夯土打基础,和泥砌砖墙,建成一个砖木结构的新房。四年里与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互相帮衬,从上无片瓦之盖,下无立锥之地,到拥有了自己的蜗居。
(shown)缠小脚的母亲首缘早寡,木匠父亲常年在外奔波,战乱动荡中两人携手流亡他乡以求生,相濡以沫展开新的人生。
这不是我出生时的名字,也不是在往后的人生中,在不同的时期里,别人强迫要我接受的名字。这个名字,是我在获得自由以后,给自己取的名字。“晛”这个字的意思是“阳光”。“瑞”的意思则是“好运”。会选择这个名字,是因为我的未来将充满光明与温暖的日子,我将再也不会活在阴影的底下。
(shown)监狱里的狱官带我穿越过由泥墙围成的操场,来到一扇黑色的大门前。门锁匡当响,铁门发出吱嘎声以后往旁边打开。铁门的后面站了一个人,是我的母亲。
(shown)我一心一意只想找到我的家人。不管要付出多少代价,我心想。不管要付出多少代价,我都愿意承担。
(shown)我的心脏开始狂跳,使得我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就像录音机播放出来的声音。“我是北韩人,”我说。“我想要求政治庇护。”
(shown)我告诉他自己是怎么样渡过了结冻的鸭绿江,以及自己在中国经历过怎么样的日子。听我说完以后,他伸出自己的手来握住了我的手。
(shown)我又换了名字。这次,我决定要叫自己蔡尹希。这是我的第五个名字。
(shown)我拔腿就跑——跑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我不知道自己人在哪里,看见亮着黄色灯光的空计程车朝我的方向开过来时,我像个疯子一样要它停下……
(shown)“你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们五个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母亲下了班回到家。她看起来很累,心神涣散。她带了一封信回家,那封信是她的同事收到的。
(shown)厄运与危险咬着不放,稍微松懈立刻大难临头! 这样的日子,我过了4000多个……
台湾空军军官在美国唐人街邂逅了美国华裔女孩,在那个战乱的年代开始了他们浪漫又凄苦的故事。
台湾空军军官在美国唐人街邂逅了美国华裔女孩,在那个战乱的年代开始了他们浪漫又凄苦的故事。
台湾空军军官在美国唐人街邂逅了美国华裔女孩,在那个战乱的年代开始了他们浪漫又凄苦的故事。
台湾空军军官在美国唐人街邂逅了美国华裔女孩,在那个战乱的年代开始了他们浪漫又凄苦的故事。
我心里有坚定的一念:这是我最后一次魔窟行了,将来我不会再进来了。既然这次又来了,就没想回去,我是大法铸造的,谁也毁不了我,我要清理邪恶,救度众生。有了这样的一念,旧势力就把我死死的定了二年,后来还加期了六十多天。
刚一进劳教所就把我们带到操场上,强迫超强度的军训,我体认大法弟子应该炼功,不应该练这些东西,就在操场上盘腿坐下来,其他大法弟子也跟着坐下来。结果只训了一天,就不训了。后来又强迫我们做操,我们就炼动功,做了一天操,也不做了。真是否定啥,啥就解体。
文中作者虽述及曾遭受“上大挂、戴背铐、蚊虫叮咬的酷刑”,并没有详细描述,更显大法的洪大宽容及修炼者的慈悲,法轮功修炼者身处邪恶逆境,仍坚忍不拔、维护大法的伟大感人精神。
重庆风云二十年(1)
马克思对神、人和世界的仇恨是阴冷的,而他的毁灭欲,他对暴力的偏爱则是疯狂的。时而阴冷,时而疯狂,阴冷中有时透着疯狂,疯狂中有时又含着阴冷,这种诡异多变的内心世界从另一个侧面展现了马克思“魔鬼般的性格”。
“一切存在都应该被毁灭”,马克思很喜欢复述《浮士德》中恶魔靡菲斯特斐勒司的这句名言。在他早年的诗歌中,“毁灭”是使用频率最高的词之一。
首先被马克思仇恨的是上帝,是神,但他的仇恨并不止于此。基督教认为,人是上帝创造的。因为仇恨上帝,马克思对上帝创造的人自然也很仇恨,在这一点上马克思的态度与撒旦教十分相像。
有人推断,青年时代的马克思曾加入过撒旦教。(1)不管这种推断最终能否被证实,马克思身上的魔性却是显而易见的,那是一种糅合了仇恨、毁灭、暴力、阴冷与疯狂等因素,并且包裹着恶的内核的混合物。
更准确地说,马克思不仅是一个极端的无神论者,而且是一个战斗的极端无神论者。
除了赤裸裸的诅咒和仇恨,马克思还在《斯考尔皮昂和费利克斯》中恶心上帝,把上帝虔诚的使徒讥为一条狗,将对上帝的信仰讽刺为引发便秘的病因。
步入大学校门后,在时代浪潮的不断冲击下,再加受到青春期内心危机等因素的影响,马克思原有对上帝的信仰很快便土崩瓦解,没多久,昔日虔诚信神的马克思就变成了一个与上帝不共戴天的渎神的马克思。
1824年,马克思也受洗做了一名基督徒。大约12岁时,他进了家乡的弗里德里希-威廉中学读书。这是一所耶稣会学校,同学中有五分之四的人是天主教徒,宗教是必修课程之一
事实上,马克思不仅没有也不可能给工人阶级和全人类带来解放,而且推动他投身共产主义运动的内在深层动机,也并不是真想让穷苦人翻身,而是要借助这种方式让自己成为人人感恩膜拜的救世主,从而名垂青史,流芳百世!
马克思后来的表现证明这一“疑虑”并非杞人忧天。在他狂热的爱情里,忧心匆匆的老父亲根本就找不到他认为应有的责任感,以至他近乎义愤填膺地责问马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