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子心聲
一句好話可以改變你的想法,甚至改變人的一生;謝謝媽媽的適時提點,但願我日後能堅持不懈,做任何事情都能從頭到尾保持專注。
在志工們的幫助下,學校變得更有趣、更美麗,而這些熟悉的陌生人,讓我們在學校的學習更美好,志工們的熱忱令我佩服,因為他們的日行一善,使我們的學習之路更加平坦順利。
姐姐對學習的積極態度成了榜樣,感染了兩個弟弟。他們也很爭氣,像姐姐一樣發奮讀書,並一直以優異的成績贏得獎學金,既大大減輕了家裡的經濟負擔,也減少了對資助的依賴。
頃刻間便結束的過程,內心掙扎卻像是打了幾十年的戰爭......
經過這幾次的教訓,我學到人無法避免做錯事,天底下不可能有人永遠不犯錯的,重要的是知道錯了就改過來......
每年這個季節都是維州12年級學生擔憂自己ATAR成績的時候,很多人認為高考成績將決定自己的前途。費爾法克斯(Fairfax)媒體作家維爾士(Lisa Wells)以自己的經歷告訴大家,這種擔憂是不值得的。
若是每個人都能正向思考,選擇做正確的事,許多不道德的舉動就不會出現了。
生活中,不管受到挫折、獲得成功,總有影響你最深的一句話,讓你永生難忘,幫助你從失敗困境中解救出來......
現在,很多國家都缺水了,連在台灣的我們這陣子也感到缺水危機,甚至要面臨限水的痛苦。因為跟生活有關,所以老師有空都會宣導節約用水。
我很矮,但換個角度想,對於這件事似乎並不用太傷心......
從高中起,老師和同學就常羞辱菲比「太笨」。在悉尼科技大學就讀的最後一個學期裡,她更被確診患有閱讀障礙、計算障礙、書寫障礙,還被扣上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帽子。今天的菲比不但成功拿到了學位證書,還是同科業應屆生中得到最高GPA(成績平均績點)的學生之一。
我的生活中,我透過旅行,體驗大自然的美好;透過閱讀,發掘了文學之美。
雖是萍水相逢,《星夜談心》讓我們在月光下彼此真誠的分享。隊員站在台上,拿起麥克風,說出自己這幾天在營隊中的轉變及感觸,期許自己成為更好的人。
年復一年,轉眼間,我從傻呼呼的小女孩變成了青少女,但求學的日還有十幾年呢!多麼想要趕快成年、大學畢業,過著我所憧憬的輕鬆自由的生活。
莎士比亞曾說:「上天創造了你,是讓你變成火炬,不僅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每當看見路上有街友趴在地上,也沒有足夠的保暖衣物時,心裡總覺得萬般不捨,可是,又怕眼前的景象是假裝的,當下不禁陷入沉思:我到底能為他們做些什麼呢?
台灣Facebook專頁「爆料公社」網友貼出了一則小學生的國語文功課,求網民解題「錯字在哪裏?」照片引來超過一萬名網民回響.....
離家前,英國是什麼樣,大家都調查過,自己會變成什麼樣也許沒什麼可參考的。不論你後來在這個島的什麼地方落腳,生活體驗過一段時間後,英國的「風」多少會「吹」著你改變點什麼。
美國哈佛大學是世界名校,其畢業生在各個領域都被視為佼佼者,而且前途光明。但要在這樣的名校念書,可能要付出很多努力,而這樣的努力往往不為人知。來自俄亥俄州的本屆畢業生利特爾(Shannon Satonori Lytle)就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他就讀哈佛之前打工賺錢和照顧弟妹,還要兼顧學業的艱苦生活,讓許多人感動不已。
「感恩」可以觸動人心,讓人感同身受,不僅可以用言語表示,也能用動作來表達。
天啊!這些年我到底浪費了多少時間?只是我疑惑的是,這些奪走寶貴時間的到底是哪幫人物?神不知鬼不覺的偷走時間,連我也無法察覺,現在,我要揪出嫌犯,將它們繩之以法!
現在的我面臨許多的煩惱,這些煩惱來自於課業的壓力、父母的期待、會考的沉重,以及自己的期許。而我最大的煩惱是面對未來的選擇......
......這幸福的聲音,就是家裡的背景音樂,天天聽依然覺得很動聽呢!
望向身旁的老師,溫暖微笑彷彿在說:「別怕!繼續說。」那如魔法治癒了我身上痛苦的疤痕,我終於鼓起勇氣堅強的大聲發言。隨時間悄悄過去,膽小怯怯的我在不知不覺中,學會了不再害怕了。
很多時候,「跟自己比賽」才是重點,因為別人永遠是別人,自己永遠是自己,沒有任何人能取代自己,跟自己才能了解自己在哪方面進步?在哪方面有缺點?直到把自己做更好!
你對這些照片可能並不陌生:亞伯拉罕‧林肯,丘吉爾,肯尼迪……但它們這樣的栩栩如生,估計你還是第一次看到。在這裡,古舊滄桑被代之以俗世氣息,或許這就是瑪麗娜‧阿馬拉爾(Marina Amaral)這批上色照片的力量所在。此間她付出了巨大努力,讓觀者獲得了審視重大歷史事件與名人的新視角。
這是一個阿拉伯的傳說:有兩個朋友在沙漠裡旅行......
從國小開始,星期六、日只要有空閒便會和爸媽一起前往育幼院,煮飯給小朋友吃,說故事給他們聽,陪伴他們一起玩樂。 有一次,育幼院的小朋友跟我說了一段令人揪心的話......
「驪歌初動,離情轆轆,驚惜韶光匆促⋯⋯」當驪歌聲起,炎夏催紅了鳳凰樹上的花,六年的國小生活將與我告別了......
最近陸陸續續參加了一些比賽,成績都不理想......後來照著進度度表實行 了一陣子之後,我的狀況逐漸變好,全家又恢復了以往的歡樂。
我和我的同學們常偷偷的批評老師,把她說得很難聽......那些出於師長的「愛」,當時的我們怎麼就看不見呢?我們是不是常忽略了別人的愛,認為這是理所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