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語故事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仲秋白露沁肌,自古以來蒹葭挺立在那秋水漫迴處,《詩經》說……在水一方?在水中央?含意深厚。蒹葭是厚生資源,一身盡是妙用。歷史有不少感人的「出蒹葭之中」高潔的人生故事!
《金陵萬卷樓刊本》(1591年)桃園三結義繡像。(公有領域)
「出言不遜」,這句成語背後的故事,所涉人物不少,有曹操、袁紹、張郃和郭圖等人。現在就來看看吧。
曹操所說的王必「披荊棘」一詞,並非是首創。漢光武帝劉秀也曾說過。劉秀登基後,任命大將馮異為征西大將軍,派他前往關中平定赤眉軍。
在給劉巴的書信中,諸葛亮稱劉備雄才蓋世,意思是說他才能出眾,世上無人可及。
趙威后很清楚,如果收成不好,糧食缺乏,百姓就會挨餓。國家內部不安,國君的位子就坐不穩當。她說的話,其意和「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的道理是相通的。
成語「蛛絲馬跡」與駿馬有關嗎?圖為唐 韓幹《照夜白圖》。(公有領域)
蜘蛛吐的絲很纖細,很難看到它的存在。而馬踩下的馬蹄印就比較大,讓人一眼就能看到它的蹤跡。「蛛絲」和「馬跡」,本是風牛馬不相及,為什麼會組合在一起呢?
古人認為,聲音出自於五臟,是總合五臟之神發出的聲音,所以有人能通過聲音判斷吉凶,即相術中的聲相。有句話說:「上相審聲,中相察色,下相看骨。」上等相士通過聲音,就可以知道人的吉凶。
至漢朝時,朱雲將尸位和素餐連接起來。朱雲對漢成帝說:「今朝廷大臣,上不能匡主,下亡以益民,皆尸位素餐。」現在朝廷中的大臣,對上不能輔佐國君;對下不能幫助百姓,都是占著職位,只享受著國家的俸祿,卻不盡職守。
郤缺和妻子相敬如賓,蕭意辛和夫君不離不棄,他們沒有因為身分、地位的改變,就放棄夫妻之緣,而是在尋常的生活中,好好守護著來之不易的夫妻之義。
「身為將帥,首先應當修治心志,收降散漫的思想。哪怕泰山在眼前崩塌,神色也不會改變;哪怕糜鹿在身邊來回奔跑,眼睛也不會眨一下。」身為將帥,能達到這樣的境界,才能真正掌握利害的戰機,鎮定自若的氣勢,猶如鐘鼎,能夠冷靜地對付敵軍。
有一年冬天,齊國境內天降大雪,一連下了三天三夜,齊景公披了一件白色的狐皮裘衣,坐在廳堂的窗前欣賞雪景,高興地對晏嬰說:「真是奇怪!一連下了三天大雪,可是天氣一點都不冷。」晏子問道:「天氣真的不冷嗎?」
說到立秋就聯想到「一葉知秋」的成語典故!這是中國古人在二千年前就洞察了以小明大、見微知著、以近論遠的智慧,同時教了人掌握先機的良方。
他對父親說,他已經給老虎當倀了。他明天就領著老虎到村裡來,應該在偏西的路上趕快修一個陷阱。
很多人聽說「男尊女卑」就非常反感。其實「男尊女卑」,不是說是男人就高貴,女人就卑賤。「尊」「卑」源自《易經》的陰陽平衡。男尊女卑的含義是男人有男人的特質,女人有女人的特質,這決定了男女在家庭中分工不同,男女恪守其位,家道自然興隆。
相傳,有個叫造父的人,非常善於駕馭烈馬。造父先後為西周天子周穆王物色八匹好馬。穆王得到這些好馬,統稱八駿。他讓造父把這八匹駿馬,都裝配在一輛馬車上,準備到遙遠的西方去遊歷。
一目十行」這句成語出自《梁書‧簡文帝紀》。意思是看書時一眼可看十行字。形容閱讀速度極快。
西晉時有個大富豪,名叫石崇。他曾經當過縣令,後來又做過武帝的侍從官。五十一歲,他出任荊州刺史。在荊州任上,他縱容官兵劫掠客商,奪取財寶,成了西晉有名的大富豪。而當時的後軍將軍王愷,是晉武帝司馬炎的舅舅,這人也是個大富豪。
朝的紂王,是個非常暴虐的國君,人民對他非常痛恨。當時,周國是商朝的一個諸侯國。周國的國君姬昌(周朝建立後追尊為周文王),是一位仁德之主,他精心治理國家,積極準備力量,決心消滅紂王,以解救百姓的倒懸之苦。
休戚相關」此春秋時期,晉國的公子周子,因被人陷害而流亡在外,周國的大夫單襄公,非常敬重他,把他請到家中,待為上賓。一成語出自春秋‧左丘明《國語‧周語下》。形容彼此命運聯繫在一起,息息相關。
「先入為主」這句成語出自漢代班固《漢書‧息夫躬傳》。意思是以先聽到的話為主。比喻抱有成見,不再聽後來的話。
秦朝末年,楚漢相爭,韓信受漢王劉邦之命攻打齊國時,聽說劉邦又另派酈食其成功勸降齊國七十餘城後,韓信打算停止進軍。此時,蒯通鼓動韓信,以漢朝未下詔退軍及與酈食其爭功勞,說服韓信攻打未作防備的齊國。
春秋末年,魯國的國君,想讓孔丘擔任司寇的官職,準備召集卿大夫們來商討一下。一天,魯君碰見左丘明,問他:「我想讓卿大夫們來商討一下,可不可以讓孔丘做司寇,把魯國的朝政交給他?我想先聽聽你的意見!」
齊桓公問管仲:「你看國家最擔憂的是甚麼?」
「惜墨如金」這句成語出自於宋代費樞《釣磯立讀》。原意是作畫不到關鍵處,不用重墨,正像不虛擲黃金一樣。後用來形容作畫、作文時不輕易下筆,力求精練。
當時西涼連年大旱,百姓鬧饑荒。張寔認為,這是因為自己有些事情沒有做好。
太史驚慌地對劉秀說:「我昨夜觀察天象,發現有一顆星,侵犯皇上的星座。」
明山賓性格十分誠實。
商朝的紂王,是個非常暴虐的國君,人民對他非常痛恨。當時,周國是商朝的一個附屬國。周國的國君周文王,是一位仁德之主,他精心治理國家,積極準備力量,決心消滅紂王,以解救百姓的倒懸之苦。
蒙恬從前曾處罰過趙高,趙高一直懷恨在心。
蘇秦因衣著破陋而被秦惠文王拒之門外,還遭到了親人和鄰居的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