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自然
攀樹到底為什麼會如此吸引人、喚起這麼深沉的情感?而我究竟又是如何能以攀樹維生?爬上樹時,我覺得自己被賦予一個機會,得以窺見一個半遭遺忘的古老世界,而基於某種原因,這讓我覺得很棒,幫助我記住自己在宇宙安排下身處的位置。
攀爬的關鍵在於節奏,和繩子自然的彈跳同步永遠是很有用的,但這仍舊是漫長而艱辛的過程。我的手臂在一開始把細線往上拋的階段就已經耗盡力氣了,因此用雙腿把自己往上推,希望能夠減輕二頭肌的負擔。
許多鳥友喜歡為拍照而餵食、放鳥音,號稱萬物之靈的人類真不該這麼做,美麗照片的背後,如果夾帶著破壞鳥類生態的情事,這樣拍來的照片還稱得上「美」嗎?大自然並不以人類為主,蟲魚鳥獸都應該擁有牠們本來的樣貌,維持牠們原生的狀態,這才是令人陶醉的大自然!
畢業旅行是許多小學生的難忘之旅,但對偏鄉小校來說卻是相對困難。南投仁愛鄉的都達國小,今年只有3位畢業生!為了想去畢旅,這三位才12歲的小朋友決定自辦畢業旅行,不但規畫行程、交通還有食宿,還自行籌措旅費,準備完成一週的環島之旅。
為了讓學童對家鄉的環境、土地有更深的認同感,高雄師範大學與屏東勝利國小攜手合作,透過生態、文化與生活的新型態在地戶外教學體驗課程,培育孩子成為守護地球環境的小尖兵。
鍾孫霖說明,他的專長領域地球化學,是透過推知岩漿活動的年紀,以及火成岩的成分、地球化學特性,來反推當初發生事件的時代,或者是地質動力的過程。
中研院地球所所長鍾孫霖院士,在 1997 年展開「東亞地體構造演化整合型研究計畫 (CREATE) 」,二十年間到西藏、高加索、伊朗、東南亞等地做地質調查。利用火成岩樣本的地球化學分析結果,重新詮釋東亞地體構造的歷史,揭開山脈形成的奧秘,也有助於人們了解臺灣周圍的板塊活動。
何東垣從小在一個純樸小漁港的苗栗小鎮(苑裡)長大,在一片美麗白沙的通霄海水浴場玩水,在夢幻夕陽美景的西子灣讀大學、又到充滿各式原始天然海灘的澎湖服役,對海洋充滿好奇的初心,就像洋流般將何東垣帶往科學研究的領域,這人生旅程的選擇應當不是偶然。
一轉眼,我們已經在英國生活五年有餘。其間搬過兩次家,第二次是搬到了自己買的房子裡。在我們的三個家裏,最令孩子大人開心的就是花園。三處花園都有一片綠地,幾株灌木、花樹,還有三兩棵大樹。這樣的居處,總能使生活多出好幾番情趣來。
給孩子們一片森林原野,讓孩子們在大自然裡開心做自己,發揮無限創意與想像力,並且擁有那一段自由快樂的時間,這是最好的生命禮物。
導覽行程通常從中研院大門口開始,一直深入森林步道及生態池,院區內的植物、昆蟲與動物,對生態志工而言如同老朋友,路邊的一花一草都可以說個故事,一蟲一鳥都是令人駐足流連的焦點。
資源稀少、遭遇外來競爭時,我們應該堅持保護自己的資源與利益,還是以更開放的態度與鄰人合作?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的沈聖峰副研究員發現,受到「逆境」促進「合作行為」的物種,反而展現出更強的族群繁殖表現,更勝順遂環境下的激烈競爭策略。
廣大的海面全是灰濛濛一片,寒風吹亂了浪花,海面上佈滿泡沫,隨波上下起伏,就像是糾結的白髮。狂風陣陣的大海,因而顯得蒼老、黯淡、陰鬱、毫無光明,彷彿大海是誕生在沒有光亮的時候。
海面明亮異常,顯得奇特而美麗。白天看起來滿是泡沫的海面,到了晚上卻散發出銀白光亮。船身破浪前行,船頭兩側是激起的波濤,像是兩道液態螢光,而船尾的航跡則像是一條銀河。
海洋的面貌變幻莫測, 色彩斑斕,光影交錯,日光下閃耀著點點金光,薄暮中煥發出神秘色彩,海的樣貌與情 緒,無時無刻不在變化。
正如您可能想像的,夏令營提供各式各樣的項目。一些夏令營可能專注於某一項目,而其他夏令營則提供多種可供選擇的項目。
夏令營的經歷會對孩子的生活產生重大影響,所以家長需要事先做一些相關的研究,許多家長需要這一方面的指導,學會如何明智地作出選擇。
很多孩子會害怕昆蟲,這種恐懼會讓他們無法盡情享受戶外遊戲和認識他們周圍的世界。
近年來南海主權爭議持續不斷,為了解南沙太平島周邊海域水產動植物資源現況和珊瑚礁生態變化,台灣漁業署委託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鄭明修及其團隊,在4月6日至5月19日前往南沙群島中的太平島海域進行水產資源調查。調查團隊拍攝的短片與最新發現,首度在媒體曝光。
近日,一家日企竟然在東京站前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開了家觀光牧場,讓生活在城市裡的孩子們能近距離接觸到牛、馬、豬這些餐桌上常見、現實裡卻不常見的動物——這就是日本最為重視的「食育」。 東京站前的觀光牧場 這家「大手町牧場」座落在東京站日本橋...
在日本的飲食文化中講「旬之味」,「旬」意指吃當季最新鮮美味的食材。當季食材新鮮好吃又少農藥,家長若自小培養孩子認識本土的「旬之味」,能帶給孩子長遠的飲食健康之道。
假日的時候帶著小孩到郊外走走、爬爬小山 ,悠然的親近大自然;累的時候就找個陰涼的地方休憩一下,休息的時候,跟孩子一起觀察一下身旁的野草,說不定就會發現有藥草之王稱譽的魚腥草呢!
其實,日本每個孩子都被鼓勵發展自己的興趣特長,並思考社會各種與人類生存有關的問題,讓他們從小懂得學習的目的是為了實現自己對社會和人類的價值,懂得學以致用,而非為了分數本身和顯示自己的本事。所以不必與人比較。
台灣曾經是蝴蝶王國,蝴蝶密度世界第一,各類蝴蝶飛舞大地。然而,隨著民眾濫捕與棲息地被破壞,蝴蝶數量驟減。近期,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以公民參與方式完成了68條蝶道的調查,為台灣蝴蝶保育開啟了一頁新的篇章,讓民眾能藉由蝶道健行來了解蝴蝶,進而感受人與自然的關係,最後達到蝴蝶保育的目的。
在回來的小徑上,伯樂伊突然停頓下來,指著路旁一個小丘問:「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嗎?」「螞蟻窩!」孩子們異口同聲回答。「嗯,在森林裡,如果大家見到螞蟻窩,千萬不要破壞它,有螞蟻窩,才證明森林是健康的。」伯樂伊鄭重地說:「因為螞蟻會吃掉各種對樹木有害的蟲子或寄生蟲。」
冬季氣溫變化大,台北市立動物園12月16日說,當氣溫偏低時,園中陸龜因為走路速度慢導致體溫更不容易維持,經常停在半路回不了「家」,保育員得抓緊時間,一隻一隻以食物誘導或直接把牠們抱回「家」。但面對體重逾2百公斤的亞達伯拉象龜,就著實考驗保育員的體力、耐力與運氣了。
觀察大自然是孩子認識世界、獲得知識的有效途徑。藉由眼看、耳聽、鼻聞、嘴嘗等多種方式觀察事物、認識事物,孩子從小就會養成從多個角度來觀察事物的習慣,對於提高孩子的觀察能力十分有效。
11月的一個週末,5名初中男生在瀨戶內海一處風景如畫的無人島上登陸。他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旅遊,而是有個重要任務——戒網癮。 和許多少年一樣,這幾個男生平時拿起手機和電腦也很難放下。他們之中,甚至有人一天要玩10個小時手機。而在這座小島...
小時候看過爺爺割下林投葉,去掉葉背和邊緣的刺,捲一捲就做了葉笛給我玩,我蹦蹦跳跳的吹著葉笛跑開了,現在想來自己太沒有好奇心呀!失去了一個學做童玩的機會。
下面這些動物的照片,乍一看像是用Photoshop做的一樣,其實,那都是它們本來的模樣。這些長相奇特逗趣的罕見族群,只是因為散居天涯海角,尚未有機會讓很多人認識罷了。從脖子長長的非洲瞪羚,到露出尖尖犬齒的中國水鹿(獐),現在就來觀賞動物王國裡最古靈精怪的一些角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