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園地
這個俗語跟吃有關。想像一下,有人在烤箱裡烤了幾塊派,貪吃的人偷偷溜進廚房,把手指頭伸進每一塊派裡面,嘗嘗味道。
在各家「嬰戲圖」中,畫面所釋出來的意象,大抵都帶有比較好的寓意與象徵,經常被拿來與佳節慶賀主題結合,諸如「多子多福」、「赤子之心」、「早生貴子」、「五子登科」、「麒麟送子」等等,體現了人們對吉祥安康、淳樸美好生活的嚮往。
從足球到探險,孩子們的課餘時間可能已經充滿了各種有趣的活動。如果你正在考慮是否應該增加樂器課,比如學習小提琴或鋼琴。儘管你的孩子未必就是下一個貝多芬,但是通過樂器的學習,孩子可以更容易學好數學,變得更有禮貌和耐心,成為一個懂得與人合作的好的團隊成員。
See eye to eye,這個成語的歷史悠久,最早出現在17世紀初的《聖經》譯文中。《聖經》中這個成語是指親眼看到的意思,但是逐漸的,人們用這個成語來形容意見一致。
中國藝術重要的價值是令西方藝術界驚歎和讚賞的,東西方繪畫藝術在物體造型方面都有著各自的探索,無論唯形而形還是唯形而意,中國畫和西方繪畫的不可兼容性,共同構成了世界藝術史的兩大支柱。
鄭所南說,蘭花品性高潔,唯有德有才之人才配之為伍。
數學考題寫不出來,是許多人難忘的痛苦經歷。數學真的那麼討人厭嗎?數學家李國偉為數學「平反」,他認為數學讓學生討厭,是因為現行的教育多強調「解難題」。當難題解不出來,就會開始懷疑:數學到底可以做什麼?
(續前文) 中國的讀書人很注重自身和上天的關係,凡事要在上蒼的佑護和倫理道德架構下行事,不敢造次;孔子講要「克己復禮」,董其昌講要「天人合一」,老子的道家修煉文化中對陰陽互動產生生命等理論,讓大千世界開了一扇門,給了人們更多探知世界的...
無論中國畫西洋畫,不重視基本功的藝術之路都不會走遠走穩,古時中國或西方正統繪畫領域,都把基本功的訓練當成步入繪畫大門的門檻。
作為一名家長或者老師,你可能會面對孩子或學生提出的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學數學?」然後接下來又會問:「什麼時候才會用到這玩意兒?」或者「數學對我平時的生活起什麼作用?」 當孩子們提到這些問題的時候,他們似乎覺得數學僅僅是只在課堂上才有用的學科。 作為家長,這樣的問題並不容易回答。下面是大學的數學教師Kevin Larkin對這個問題的研究,希望能幫助你找到思路,並和你的孩子一起討論關於數學實用性的問題。
任何藝術都要依據物象形體表達主觀意圖,畫得「像」是一切繪畫藝術的根本,這是習畫者走向專業化的第一道門檻
今天的東西方社會動盪,人心浮躁,要扭轉這個局面的理學家、社會學者、人類學家們再一次將目光投到了古老中國的「道德」二字上。
為了讓學童對家鄉的環境、土地有更深的認同感,高雄師範大學與屏東勝利國小攜手合作,透過生態、文化與生活的新型態在地戶外教學體驗課程,培育孩子成為守護地球環境的小尖兵。
柴可夫斯基為舞劇編寫了多種風格的樂曲。他以西班牙舞代表巧克力、以阿拉伯舞代表咖啡、中國舞代表茶,但全曲最美妙之處仍在《糖果仙子》中鋼片琴獨奏。壓軸的《花之圓舞曲》更是他最知名的圓舞曲之一。
聖誕節和新年即將來臨,見到親朋好友需要表達祝福,如果只會說一句Happy New Year,會顯得非常單調,新年祝福還可以怎麼說呢?
 親手製作的卡片尤其溫馨,除了手繪,今天教大家製作一款捲紙花的聖誕卡片,簡單又漂亮,快動手做一張吧!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最後接出這句話,而這一個長句不是李後主自由選擇的,是這個詞的調子,這個音樂,到了這裡就該是這麼長的句子。長句的節奏跟感情配合得非常好,由花到人,這麼短暫、美好的生命就消逝了。
“Practise what you preach”,這個成語很好理解,preach是說教、講道的意思。教士在傳教的時候通常都會勸人向善。但是有些人嘴裡勸人向善、做好事,行動上卻做的很差,所以這個時候人們就會提醒他們,你嘴上說的話應該落實到實際行動上,也就是practise what you preach。
母親彷彿三春的太陽,照亮孩子,培養他成長,因此孩子對於母親,再孝順的回報,也顯得微不足道了。
很多人在識字階段過去後就很少以出聲的方式閱讀了。然而最近一個小型研究證實了以朗讀的方式閱讀能增強對所讀內容的記憶,並找到了一些原因。
讀中國的舊詩,就不能平板地讀,而是要按照舊詩的平仄讀,而且要學會吟誦,當吟誦得很多很熟的時候,出口就是合乎平仄的句子,很容易就學會了作詩。
宋徽宗對畫院的種種關注與推動,使得院體畫在北宋後期達到前所未有的頂峰。畫院內可說人才濟濟,而且幾乎都是影響深遠的畫家,如馬賁、王希孟、張擇端、李唐、朱銳、蘇漢臣、劉益、富燮等。
北宋的許多皇帝,包括徽宗,以及南宋的高宗,都喜愛繪畫藝術,在他們執政期間,畫院都得到了充分的發展。到徽宗時,由於徽宗本人對繪畫的偏愛,畫院便不只是滙集畫家的地方,還建制設學,並且把繪畫併入科舉取士之列。
有別於小小孩們追著球跑,這個時候我們會讓小朋友認知到,自己踢到球或是進球,並不完全是最棒的事——好的團隊合作,能使每個球員都發揮所長,更讓整個球隊變得更好。
從小踢球到現在,我的觀察心得是:一個球員平常具有什麼樣的個性,大都會反映在他踢球的風格上。
讓更多的孩子接觸進而喜歡足球,然後把這樣的風氣帶到家庭、學校和社會,會使足球成為一種普遍的生活樂趣。
大家小時候都寫過字音字形的國語考卷,但是有時看到標準答案後,反而會感到相當困惑。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如果唸得很「正確」,有時反而沒辦法與其他人正常溝通。有沒有這麼誇張呢?讓我們來看看下面的例子!
唱歌的確令人快樂,這可不是紙上談兵。我們一般只把‘唱歌’視為一種再普遍不過的消遣,殊不知它其實隱藏了許多鮮為人知的‘秘密’。孔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聲音可以表達思想感情,曉之於理,動之於情,感之於心,尋之於行。
現今的兒童因為長時間使用觸屏設備,手部小肌肉運動和手眼協調技能(fine motor skills)發展遲緩,學習寫字時會遇到困難。教育人士指出,家長需要陪孩子參與更多動手的活動,教孩子正確握筆。
庭聚餐完美結束,大夥兒浩浩蕩蕩回到外公外婆家喝咖啡聊天。“亮亮,要不要彈首歌給大家聽聽?”亮亮七歲開始學琴,十二歲就以優越的成績考獲鋼琴八級了呢!既然媽媽已經開口了就別再扭扭捏捏了吧?